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87.我真没这么想
    燕小北的开导并没有起到作用。

    渡边摩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难得你来开解我,不过我知道,我们完了。”

    燕小北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应该对他有信心,他也会对你有信心。”

    “我不知道。”

    “额……”燕小北叹了口气,这让他心里很内疚啊。

    “对了,陪我去喝一杯吧。”渡边摩利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很想要喝一杯。”

    “高中生不允许喝酒吧。”

    “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

    于是两个人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了酒吧,渡边摩利的心情显然不好,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不是说只喝一杯吗?”燕小北拦住了她。

    “陪我喝。”渡边摩利把一杯酒放在了燕小北的面前。

    燕小北摇了摇头。

    渡边摩利也没有强求,拿起酒杯继续往自己的嘴里倒酒。

    “别喝了。”燕小北说,伸手抓住渡边摩利的手,阻止她继续在喝下去。

    渡边摩利从善如流的放下酒杯,直勾勾的看着燕小北,眼睛一眨不眨的,仿佛在看什么稀奇的东西,要好好的欣赏一下。

    “看我做什么?”燕小北摸了摸脸,问道。

    “今天的事情,是你搞的鬼吧。”渡边摩利说道。

    燕小北顿时尴尬了,干笑了几声,说道:“千叶艾莉卡一直觉得你抢走了她哥哥,怀疑你们之间的感情。所以我就陪她实验了一下,我相信。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是不会被这种小技巧打倒的。但没有想到你们居然……”

    “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吗?”渡边摩利苦笑。“我和修次也许是相爱的人,但真心……或许说不上吧。”

    燕小北现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沉默不语。

    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就不配艾莉卡疯了。

    唉,好好的一对恋人,就被自己给活生生的拆散了,如果燕小北是fff团的人,现在应该大肆庆祝,但实际上燕小北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的说。

    “抱歉……”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了。

    跟服务员要了一杯酒,燕小北闷闷的喝了起来。

    渡边摩利说道:“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来,我们两个人一起喝。”

    “好。”

    因为没有用特殊的力量,燕小北很快就喝醉了,酒精麻痹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就……断片了。

    喝断片什么的,还是燕小北第一次。

    以前喝酒的时候,喝醉之后。特殊能量在体内一转,就可以把酒精去除,没有想到第一次可以买醉,就把自己给喝断片了。

    这还真是……

    隔天。苏醒过来的时候,燕小北打了一个酒嗝,脑袋还有一点疼。大概是宿醉的缘故吧,燕小北驱动死亡源能在体内转动。将所有的酒精驱逐的干干净净,大脑一下子就清醒了。

    睁开眼睛。结果看到的是不认识的天花板。

    话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燕小北从床上坐起来,环视了一圈,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但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难不成自己昨晚喝醉,被某人不认识的女孩子带回来了?

    这种扯淡的事情不是没有可能发生,自己毕竟是人间佛陀,哪怕是一个陌生人,看到自己时,好感度也在平均值以上。

    如果自己真的流落街头,许多人看到自己,都会产生一种没有办法防着他不管的想法。

    恩……

    就在此时,一声娇弱的呻吟在耳边响起。

    如同炸雷。

    燕小北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毫无疑问是渡边摩利的,他身体微微一僵,扭头看去,粉红色的大床上,自己坐在左边,而渡边摩利躺在右边。

    更加重要的是,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

    赤条条的,。

    燕小北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念头,挥之不去,毫无疑问,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大,基本上燕小北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九肯定,昨天晚上自己喝断片之后,两个人一定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

    正因如此,燕小北才觉得纠结。

    想想看吧,昨天自己略施小计,就拆散了渡边摩利和她的恋人,导致他们分手,而后在晚上,自己喝醉之后,就把渡边摩利给上了。

    不管怎么看,这种事情联系在一起,满满的都是阴谋吧。

    自己其实早已经对渡边摩利有好感,可是对方有恋人,于是自己使出阴谋诡计导致她和恋人分手,然而在对方空虚的时候,趁虚而入,占有了对方的身体。

    哈哈哈哈,这简直就是喜闻乐见的大反派的做法。

    卑鄙,下流到无耻。但我他喵的压根就没有这种想法啊。

    就在燕小北纠结现在到底要怎么办的时候,渡边摩利眼皮颤动了几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燕小北和面色的景色时,脸色轰然大变。

    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紫,一阵白……

    变幻莫测。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用床单包裹住自己玲珑的身体,愤怒的盯着燕小北,最终却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眼神逐渐变得灰暗起来。

    “你昨天……”

    “什么?”燕小北问。

    “是故意吧,是故意拆散我和修次的吧。”渡边摩利冷冰冰的说道:“为了得到我,所以使用了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呵呵,我说什么来着,燕小北无奈的苦笑起来,连当事人都这么想了,那其他人还不闹翻了天。

    “我要说是,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信么?”

    “我不信。”渡边摩利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的也是,这种事情确实不好解释。”燕小北诚恳的说道:“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我真他喵的没有这么想,这一切发生,都是误会。”

    “呵呵……”渡边摩利冷笑。

    “算了,不管你怎么想吧。”燕小北颓废了叹了口气。

    渡边摩利张了张嘴巴,正打算说什么,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她警惕的看着燕小北,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身体不由微微僵硬了起来。

    燕小北眼尖,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修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