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49.东溟
    石龙站起来,对着燕小北深深拜了下去,“先生大才,请勿在说这些折煞了石龙的话了,石龙真是愧不敢当。----”

    “不论你敢不敢当,事情就这样了。”燕小北说。

    石龙淡淡一笑。

    燕小北起身道:“既然长生诀我已经看过了,那么就不再久留了,再见。”

    说吧,身体一转,轻飘飘的离开了石龙的房间,快如闪电,石龙还没有反应过来,燕小北就消失了。

    石龙看着燕小北离开的地方,叹道:“真是深不可测,难不成真的是人间佛陀下凡?”

    就算是自信如他,也不禁怀疑起来。

    燕小北看完长生诀后,没有惊动任何人,又返回了自己的住宅。

    卫贞贞还在挑灯夜绣,等待燕小北回来。

    燕小北推开门走了进去,卫贞贞连忙放下手中刺绣,迎了过来,情不自禁的问道:“这么晚上,又去了什么地方?”

    “去看了看长生诀!”

    “四大奇书的长生诀?”这几年来跟在燕小北的身边,卫贞贞也算是半个武林人士,耳目有染,也知道了很多武林的事情。

    “恩。”燕小北点了点头,满脸笑容。

    “看你笑容满面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收获吧。”卫贞贞笑着问道。

    “长生诀虽然一般般,不过却指出了一条道,省了我摸象过河的时间,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破碎虚空了。”

    当今武林人士。除了燕小北,还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夸口。

    卫贞贞真心为燕小北高兴。不过一想到燕小北破碎虚空离开,心头就有些疼。但她天性柔弱,以夫为天,这个时候,也不愿意说一些撒风景的话。

    只是提醒自己,一定要跟对方过好每一天。

    这一夜,燕小北难得的没有和卫贞贞啪啪啪,反而整理了一下长生诀,结合自己的见识和眼界,创造出了一门非常适合自己的武功。

    他取名为——飞升诀。

    只要练了这个。就可以破碎虚空,飞升而去。

    几日后,燕小北就把飞升诀修炼到第一层了,飞升诀和长生诀一样,都是七层,燕小北估摸着,大约还有三年左右,自己就可以白日飞升,破碎虚空。

    这一日。宇文化及大军降临扬州,会见了石龙道场的石龙,双方大战一场,石龙重伤垂死。却顽强的逃走了,宇文化及也没有拿到长生诀。

    不过他得到了可靠的消息,长生诀落入了两个小子手里。

    其中一个叫做寇仲。另外一个叫做徐子陵。

    又过了几日,更加了不起的消息传来了。这两个人不但修成了长生诀,而且还掌握了让天下门阀世家都垂涎三尺的……杨公宝库!

    燕小北听说这个消息时。有些惊讶,这两个人和他有一面之缘,没有想到居然会拿到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四大奇功之一的长生诀。

    卫贞贞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情难自禁,不论是长生诀,还是杨公宝库,都是瑰宝中的宝贵,尤其是杨公宝库,更有得杨公宝库得天下的说法。

    现在,整个天下所有人都想要得到这两个人,不管是门阀,世家,还是叛军,又或者是魔门,正道,都对这两个小子有想法。

    卫贞贞很担心,他们是否可以闯过这么多劫难。

    燕小北到是没有那么担心,他们两个并不相识短命之人,而且风云交回,这两个家伙,好像要化龙了。

    不过卫贞贞犹豫了许久之后,还是决定去找双龙。她现在也不弱了,不动真诀和循环真气连的炉火纯青,攻击力不错,在江湖上也算是超一流高手了。

    尤其是不动真诀,一旦施展,就算是宗师,也未必可以打破她的防御。

    有资格帮助双龙,燕小北自然和她一起。

    于是两个人离开了扬州,一路打听双龙的行踪,一路前进。

    双龙在江湖上搅风搅雨,闹的天下不太安宁,很多人都对他们除之后快,所以燕小北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到了他们的下落。

    数日后,燕小北和卫贞贞抵达了东溟飘香号。

    东溟是一个武器工厂,专门打造一些武器,卖给门阀世家,每一笔交易都记录在安,对于这些门阀世家来说,是一个把柄。

    只要这本账册流露出去,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这个时候,杨广还没有死,隋朝兵力还在,一旦暴露,必定会引起杨广的敌视,发兵征讨,所以很多人都想要把这本账册拿回来。

    一路走来,燕小北听说双龙好像盗取东溟账册,结果被对方发现,双方大战一场,结果不知如何。

    所以燕小北带着卫贞贞前来确认。

    东溟的主人叫做东溟夫人,好像叫做单美仙,有一个女儿叫做单婉莹。

    燕小北前来东溟号,就是这个叫做单婉莹的女孩子接应自己的。

    作为商人,单婉莹对所有陌生人都抱有一定的善意,因为说不准这个人会不会成为自己家的客户,所以对燕小北来说,还算是热情。

    不过一听说燕小北是来找双龙的,单婉莹顿时翻脸了。

    “你和那两个小贼是什么关系!”

    单婉莹几乎是掀桌而起,脸色因为愤怒而涨红,白皙的脖子也染上了一层红色,晶莹如玉的耳垂也是如此。

    看到单婉莹如此愤怒,卫贞贞也有些慌了,连忙说道:“我是小仲和小陵的长辈,如果他们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我愿意一力承担。”

    “一力承担?”单婉莹愤怒的说道:“那两个小贼盗取了我们的账册,将我们东溟号推到了风尖浪口,你一个女人,如何承担。”

    就在此时,单婉莹身边的站立的一个男子开口说道:“你既然是那两个小贼的长辈,那就别怪我们无礼了,婉莹,把他们两个人擒下,通知那两个小贼,若不交出偷走的账册,别怪我们不客气!”

    “住口!”单婉莹大怒,反驳道:“我们东瀛号什么时候龌蹉到需要利用一个女人的地步,尚明,你要是在敢说这样的混账话,别怪我不客气。”

    尚明眉头微皱,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目光尖锐的看着卫贞贞和燕小北,似乎在打什么主意,嘴角浮现出一抹阴森的笑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