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45.独孤阀
    燕小北的剑指如虹,穿透了邪王石之轩的防御,邪王顿时大骇,幻魔身法施展到极限,幻影连连,瞬间后退。|[2][3][w][x]

    他惊魂未定,看着燕小北,目光邪异,“我的好徒儿,这一手又是什么?”

    “没什么,率性而为而已。”燕小北冷淡的说道:“另外,我叫燕小北,不是侯希白。你如果称呼我为行走人间的佛陀,也行。”

    “走火入魔了吗,居然称呼自己为人间佛陀。”

    “你不懂!”

    四大神僧还在叩首,燕小北轻轻一挥手,四人起身,护卫在燕小北的身边,对石之轩怒目而视,“石之轩,你罪大恶极,敢对佛祖出手,死后必定会下地狱,受尽苦难。”

    “哈哈哈……”石之轩大笑,一股无形的压力席卷而出,压迫众人,“石某所做之事,哪一件不是罪大恶极,死后之事,又与我何干。好徒儿,今日你叛出师门,来日我必定取你性命,今日有四大蠢驴被你糊弄,下一次,你可就没有这样幸运了。”

    邪王石之轩见燕小北势大,幻魔身法带着一连串的残影,向后退去,“你就把自己的脑袋残留在自己的脖子上,等我来取吧。”

    燕小北冷哼一声,一跺脚,地面上迸射气一颗石子,燕小北屈指一弹,弹中石子。

    嗖!

    石子如同炮弹一样飞射过去,追上石之轩。

    邪王石之轩大怒,一掌拍出。

    不死印法.生死离别摧肝肠。

    然而石子却仿佛看透了对方的招式,以毫厘之差错过对方的攻击。击中了石之轩的肩膀,碰的一声。将石之轩击飞。

    邪王心头惊骇难以想象,自己的徒儿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前段日子。武功还是三流而已,现在连一颗石子都可以伤到自己,实在是耸人听闻,难不成他真的是什么下凡的佛陀不成。

    想到这里,邪王不敢停留,幻魔身法施展到了极限,一连幻化出上百个身影,消失不见。

    邪王石之轩退走之后,燕小北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虽然他可以看破对方招式和身法的破绽。但无奈的是,真气薄弱,远不及对方深厚,所以刚才那颗石子虽然击中了邪王石之轩,但对方压根就没有吐血,顶多就是打了一个黑青,真气运转几圈,就可消弭。

    妈蛋的,还是自己太弱了。

    燕小北捉摸着。现在的自己,似乎可以利用一些天材地宝来增加实力,于是很自然的向四大神僧讨要,“给我几颗可以增长功力的丹药!”

    四大神僧不敢怠慢。禅宗四祖说道:“佛祖,丹药都是外力,我等向来不愿使用。一身修为都是凭借苦修而来。”

    “废话,我不知道吗?”燕小北叹了口气说道:“对于我来说。不管是外力,还是其他的力量。都没有什么区别,我必须尽快的破碎虚空,所以借助外力也无妨,一旦我破碎虚空,就可以取回自己的力量。”

    “佛祖大能。”智慧大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玉瓶,说道:“这是我们天台宗的秘药,天台涅槃丹,吃下一颗,顶的上十年苦修,不过只能使用一枚,第二枚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燕小北恩了一声,讨要了一枚,吃下去后,片刻消化了丹药,感觉体内的真气极速充盈起来,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而后,燕小北又跟他们四个要了几本佛家的武功。

    大须弥掌,涅槃七劫指什么的,对于燕小北来说,就是那么回事,在燕小北的眼睛里,真心简陋的不成样子。

    燕小北当时创造律令,学习秘法,眼界被拔的太高,这些对于武林人士,十分恐怖的武功,可以引起腥风血雨的武功,对于燕小北来说,简单粗略的不成样子。

    花费了一个时辰,就把这些武功修炼到了四大神僧都望眼莫及的境界。

    四大神僧更是震动不已,阿弥陀佛个没完。

    而后,燕小北又修改了一些细节,让这些武功变得更加强大,还给了四大神僧,说道:“这些东西都只不过是修身而已,修心才是关键,修身不修心,到头一场空,我看你们资质都不错,踏入了修心门栏,所以才提点你们几句。”

    顿了顿,燕小北又说道:“静念禅院那些和尚修身不修心,还望城佛门圣地,简直侮辱了静念禅院四个字,所以我把它改成了非僧院,让这些和尚好好的承受一番屈辱,若能不动摇本心,自然可以踏入修心门栏,若是连这一点的小事情都撑不过去,趁早滚蛋!”

    四大神僧面面相觑,看到佛祖大爆粗口,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后四人齐声宣了一句佛号,被燕小北赶走。

    四大神僧退走之后,整个长安都轰动了。

    战石之轩,退四大神僧,燕小北的威名一下子就上升到了一个极点,什么佛公子之类的,都不配称呼燕小北了。

    燕小北是谁,连四大神僧都承认的佛祖,人间佛陀。

    这还了得。

    这可是人间佛陀啊,神力莫测的人间佛陀啊,老百姓还不知道什么,但武林人士全部都疯了,四大神僧都退走,难不成对方真的是人间佛陀。

    数天之后,天下震动。

    据说岭南宋阀的头子,天刀宋缺都有了一会对方的冲动,把燕小北的名字刻在了自己的磨刀石上,高居第一名。

    江湖上,无数人士都想要邀请燕小北,想要看一看,这个家伙到底有多么厉害。

    而第一个上门的,居然是独孤阀的人。

    在长安,独孤阀可以说是地头龙,不但是四大门阀,而且实力雄厚,传说中独孤阀的老太太,尤楚红实力高深莫测,如果不是因为有哮喘病,实力绝对不会逊色于宁道奇,傅采林以及毕玄。

    上门来邀请燕小北的是一个败家子,独孤策。

    任何高门大户,门阀世家,都免不了出现一些纨绔子弟,不学无术,欺男霸女,独孤策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其中的佼佼者。

    对于燕小北这个人间佛陀,他是不信的。

    实际上不光是他,很多人都不相信燕小北是人间佛陀。

    原因很简单,因为燕小北没有显露出任何神迹,仅仅是四大神僧,还不足以让世人认为对方是人间佛陀。

    所以这一次来邀请燕小北,在独孤策看来,这是独孤阀给予了一个骗子攀上独孤阀的机会,所以见到燕小北的时候,显得有位高傲。

    “我们家的老太太要见你,跟我走一趟吧。”独孤策闯入了燕小北的休息之地,十分无礼,傲慢的说道。

    燕小北微微一笑,右手如闪电般甩了过去,“滚你妈的!”

    而后,独孤策从窗户飞了出去,跌落在外面的街道上,昏厥了过去。几个独孤阀的狗腿子看到,赶紧跑出去,抬起昏厥的独孤策,一溜烟的跑掉了。

    回去更是一番添油加醋。

    独孤策虽然脓包,但独孤阀岂能没有高手,尤楚红就是其中之一,不过还有一个独孤凤,可惜现在的独孤凤太小,比燕小北还要小,虽然展现出了过人资质,但想要成为高手,还需要几年时间的成长。

    不过即使如此,也比独孤策要强很多。

    听到有人欺负自己的独孤阀,二话不说,提着剑就杀了过来。

    “就是你吗,居然敢欺负我们独孤阀的人。”独孤凤冷冷的看着燕小北,目光锐利,真气充盈,显然修为一点也不弱,甚至不逊色于现在的自己。

    这让燕小北有些吃惊,他比独孤凤要大,磕了药还要对方比下去了,这种资质真心不错。

    “看招!”

    见燕小北不答,独孤凤以为对方理亏,一剑就斩了过来。

    碰!

    燕小北屈指弹出一缕指风,穿过了对方的剑势,不轻不重的打在了独孤凤的额头。

    “哎呀!”独孤凤叫了一声,被打的踉跄后退几步。

    “你,你居然敢,看剑!”气急败坏的独孤凤又是一剑,比刚才还要森然可怕。

    小小年纪,家传剑法却学的十分森然,有大家风范。

    若是其他人见了,必然吃惊不已。

    但落在燕小北眼睛里,却太过于简陋,他又弹出一缕指风,不偏不倚,穿过对方剑势,击中对方的额头,打在了同一个位置。

    “哎呀!”独孤凤再次踉跄后退,剑势溃散。

    对方眼睛含泪,大声说道:“我就不信了,看剑!”

    这一次出手,全力以赴,皆是杀招,剑气森然,笼罩整个房间,挥舞的密不通风,拨水不入。

    燕小北摇头,同样弹出一缕指风,第三次打在独孤凤眉心。

    独孤凤再次哎呀叫了一声,踉跄后退,捂着有些红的眉心,忽然把剑往地上一扔,哭着脸说道:“你欺负人。”而后,泪奔而去。

    燕小北呵呵一笑,这个小女孩真是可爱。

    刚才出手,看似剑法森然,杀招凌厉,却没有任何的杀气,显然没有打算杀人,只不过是比斗而已。

    独孤凤跑了之后,独孤阀就没有来人,似乎完全不在意燕小北这个人间佛陀。

    不过独孤阀不在乎,有人在乎啊。

    隋炀帝,杨广!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