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43.非僧院
    燕小北闯入静念禅院,顿时遭到了炮轰。[

    他心底冷笑不已,一群修身不修心的和尚,有什么资格质问自己,自己虽然失去了五花八门的万千秘法,但好歹也是人间佛陀。

    “我是你祖宗!”

    “大胆!”

    悟心怒喝,脸色涨红,认为此人真是无力,居然跑到静念禅院来闹事,还敢大言不惭,必须给他一个教训,不由提起全身功力,大步而来。

    “区区蠢贼,居然敢跑到我静念禅院闹事,看我悟心来教你做人。”

    “放肆,给我跪下!”

    燕小北一声断喝,声如洪钟,人间佛陀的威压稍微释放一丝,对方顿时给跪了。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一瞬间,周围的和尚大吃一惊,不明白悟心为什么会突然下跪,就算是悟心,也是不明所以,脸色红的厉害,身体气的颤抖。

    居然被人一声断喝,吼跪了,实在是不可思议,“你……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

    “妖法?”燕小北越发冷笑,一群修身不修心的和尚看到自己这个人间佛陀,非但没有参拜,反而认为自己使得是什么妖法,简直可笑到了极点。

    “滚出来,叫你们所有的和尚都给我滚出来!”

    他一声咆哮,天崩地裂,气浪如潮,席卷天下,脚下灰尘像外扩散,恐怖的人间佛陀暴怒,这些成天礼佛的和尚顿时承受不住了。纷纷跪倒在地。

    纵然失去了秘法,但燕小北也是人间佛陀,不是这群和尚可以侮辱的。

    数分钟后。一位又一位的和尚走了出来,八百僧人围绕着燕小北,怒目而视,似乎随时都会蜂拥而上。

    就在此时,一声阿弥陀佛响彻天空,如暮鼓晨钟,回荡虚空。

    空气震动。

    八百僧人如潮水分开。几个看似德高望重的僧人走了出来,根据侯希白的记忆,燕小北记得他们应该就是静念禅院的领头羊了。

    四大护法。不嗔,不痴,不惧,不贪。

    另外还有静念禅院的主持。了空禅师。

    燕小北目光一扫。就看穿了五个人,四大护法依旧是一身武艺,修身不修心,算不上真正的和尚,而所谓的了空,修行什么闭口禅,心中礼佛,也不过是皮毛而已。

    总的来说。静念禅院,除了这个什么了空之外。没有一个人进入燕小北的眼帘。

    燕小北淡淡说道:“我今日前来,是想要看一下静念禅院到底有何了不起,可称之为佛门高僧,佛家圣地,今日一见,果然令我打开眼界,一群修身不修心的和尚,居然也敢说自己是高僧,居然也敢说静念禅院是佛家圣地,你们在开玩笑吗?”

    不嗔大怒,指着燕小北的鼻子大骂,“哪里来的臭小子,竟然敢在禅院大放厥词,你是何人,居然敢瞧不起我静念禅院。”

    其他僧人,也多是如此,露出愤怒神色。

    了空诧异的看了燕小北一眼,低头摇头,不吭一声。

    燕小北看着他说道:“闭口禅不过皮毛,修不修无所谓,看不透这一层,今生难以踏入佛家大门一步。”

    了空心头震惊,不惧却高喝:“妖孽,你竟然敢妖言惑众,破了空主持的闭口禅,留你不得,妖孽,看掌。”

    他说罢,双手合十,而后一掌拍来。

    燕小北轻轻摇头,“修身不修心,竟然敢对我出手,自寻死路!”

    不惧一掌拍来,还没有接触到燕小北的身体,就被燕小北瞪了一眼,在对方的眼睛里,燕小北仿佛化作万丈佛陀,光明大作,功德金身流转,发雷霆之怒。

    不惧心胆俱裂,大吼一声:“佛祖恕罪!”而后踉跄后退,口吐鲜血,倒地昏厥。

    不痴连忙过去一看,不由惊叹一声,回头怒视燕小北,“妖人,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法,竟然害的不惧破功。”

    “自寻死路而已。”燕小北说。

    不痴大怒,一掌打开,“我今日必定要为不惧报仇……啊,佛祖恕罪!!!”

    话音刚落,不痴如同不惧一样,倒地昏厥,一身武功,付之流水。

    一时间,全场哗然,整个静念禅院都沸腾起来,一个个看着燕小北,惊恐大作,仿佛看什么妖孽,盖世魔王。

    燕小北越发对这个地方失望,修身不修心,到头一场空啊。

    这个静念禅院,当不得佛门圣地。

    事情发展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了空也无法修行闭口禅了,吐气出声道:“施主何人?”

    燕小北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我说我是人间佛陀,你信么?”

    了空摇头道:“施主深不可测,何必愚弄贫僧。”

    “愚弄?愚弄?哈哈哈哈,好一个愚弄!”燕小北彻底对这里的和尚失望了,“静念禅院不配称之为佛门圣地,这里只不过是一个修身不修心的和尚院,从现在开始,静念禅院必须改名,就叫做非僧院吧。”

    顿了顿,燕小北目光锐利的看着众人,“汝等修身不修心,注定无法踏入佛家大门,还敢叫什么静念禅院。”

    “小子大胆!!!”不嗔大怒,一声咆哮,再次袭来,“不贪,和我练手,破除这个小子的妖法。”

    不贪点头,和不嗔同时进退,两人刚刚出手,被燕小北一眼扫过,顿时大叫:“佛祖恕罪。”而后倒地昏厥,一身修为,再次付之流水。

    至此,四大护法全灭。

    整个寺院的僧人战战兢兢,生怕燕小北发狂,血洗静念禅院。

    燕小北救人无数,制造无量功德,乃是人间佛陀,纵然变成一个普通人,也不是这群和尚可以欺负的。

    这群修行佛门武功,吃斋念佛的和尚,纵然本领高强,但如果敢对燕小北出手,哪怕是燕小北一个眼神,也可以让他们的佛心破碎,一身修为尽数丧失。

    燕小北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八百僧人,竟不敢拦。

    出了静念禅院后,燕小北飘然而起,一掌劈碎静念禅院的招牌,这个地方还不配称之为静念禅院,而后,燕小北写下非僧院三字,有佛韵流转。

    这群和尚见了,一个个虎目含泪,对燕小北怒目而视。

    燕小北说道:“愚不可及。”而后飘然离去。

    了空望着非僧院三字,似乎看到了什么,默然不语。

    世人愚蠢,见佛而不知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