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73.选王之剑
    净化持续了半个小时,所有的黑色淤泥全部被清楚。

    圣杯释放出无尽光芒,照耀虚空,一片天际被点燃,仿佛快要燃烧起来,神圣的气息弥漫开来,如滔天巨浪,淹没虚空。

    “这才是圣杯。”

    远坂凛低声说道,无数人暗自点头。

    燕小北看到圣杯现状,知道自己净化起了绝佳效果,微微一笑,从圣杯上空一跃而下,回到众人身边。

    saber看着圣杯,有些呆滞,这就是她渴望的圣杯,然而此刻却不属于她。

    新生的圣杯,拥有强大的力量,不过这种力量,是她的御主净化而来,骑士的道德不允许她蛮不讲理的霸占圣杯。

    她是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不列颠之王,骑士王,亚瑟王!

    “愣着做什么,还不许愿。”燕小北看到saber发愣,于是出声催促。

    “唉?我……我吗?”

    “不是你是谁?”

    “但是,圣杯是御主你净化的,我没有资格使用。”

    “真是死脑筋的家伙,这样吧,我交给你了,你尽管使用,我到时想要看看,你如何拯救拯救的国家。”燕小北饶有兴趣的说道。

    “……我知道了。”沉默许久,saber终于想通了,拯救自己的国家的思想占据了上风,点头接受了燕小北的赠予,开始许愿。

    “圣杯啊,我在此许愿,让我重新回到圣剑选举的那一天吧。”

    saber。阿尔托莉雅在此许愿,被净化的圣杯顿时一阵。回应了她的许愿。

    于是一扇门出现了。

    这是一扇时空之门,穿过这扇门。就可以重新回到圣剑选举的那一天。

    “谢谢你,御主。”看到时空之门出现,阿尔托莉雅难掩此刻的激动,首先向燕小北道谢,如果不是他,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拯救自己的国家。

    燕小北摆了摆手,“不用谢,不用谢,大家一起去吧。看看大不列颠帝国是怎么诞生的。”

    “唉,大家?”远坂凛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准备和阿尔托莉雅一起穿过时空之门,去大不列颠看看。”

    “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公元5世纪,杀人如麻的时代。”远坂凛可不想去那种地方,当然,也别让樱去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常年战乱,人类一个比一个强大。万一在那种地方死掉了怎么办。

    而且没有自来水,没有柔软的床铺,没有镜子,没有各种各样现代器具的时代。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好不好。

    远坂凛退出之后,间桐樱犹豫了一下,就被远坂凛拉走了。

    伊莉雅斯菲尔也不想去。表示会在这里等燕小北回来。

    巴泽特留下了看管伊莉雅。

    结果去的人只有燕小北,美杜莎。以及九尾狐。

    阿尔托莉雅带着众人穿过时空之门后,眼前光明大作。而后就来到了一个广阔无垠的平原地带。

    在一座隆起的山坡之上,有一个宫殿的废墟。

    阿尔托莉雅十分怀念,望着宫殿的废墟,心思百转,最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就是圣剑选举之地,那个废墟之中,有着圣剑……石中剑。”

    “就是哪里啊?大家一起去看看吧。”燕小北说,同时好奇的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发现她的身上华丽的铠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很朴素的衣服。

    只不过那股王者的气息,还没有散掉。

    众人在阿尔托莉雅的带领之下,前往宫殿废墟,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的人,每一个人的体内都散发着或强或弱的魔力。

    “这些都是骑士。”阿尔托莉雅低声说道。

    大部分的人都是来拔出石中剑的,不过基本上没有一个人可以拔出石中剑。

    这把剑仿佛和大地链接在了,无论如何也拔不出来。不少人雄起骄傲的走进去,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满手的血泡,愤愤不平,叫骂着什么。

    阿尔托莉雅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些人。

    走进宫殿废墟,一眼就可以看到人……超多的人,大约有上百个之多,分散在各地,目光灼灼的盯着宫殿废墟中央的一把……石中剑。

    他是天选之剑!

    大不列颠最伟大的魔法师,梅林预言……拔出此剑,便是大不列颠之王。

    于是吸引了不少的人,从天南地北赶了过来,想要拔出石中剑,成为大不列颠的王,一统天下,建立不朽帝国。

    俗话说得好,不想要当王的海贼,不是好的死神。

    咳咳……抱歉,说错了。

    不管如何,燕小北在许多人的目光中,看到了贪婪,看到了欲.望,看到了无尽的野心,这些人,都不适合成为王,所以拔不出石中剑。

    就在此时,燕小北发现阿尔托莉雅的目光并没有集中在石中剑身上,而是看向站在是石中剑不远处的一个男子身上。

    那是一个魁梧英俊的男子,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和周围的人截然不同,简直可以说是判若云泥。

    他的魔力强大,身躯高达,比周围所有人都要高出一头,更不要说阿尔托莉雅这个矮子了,从面孔上来看,也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在这里能够和他媲美的,寥寥无几。

    “看的这么入神,难不成是你男人?”燕小北问道。

    “别开玩笑了,御主,他是大不列颠最强的人,我也远远不及,湖中骑士,兰斯洛特。”阿尔托莉雅神色复杂的说道。

    “原来不是你的男人,而是给你带绿帽子的男人啊。”

    “就算是御主,你在这么说我也要生气了。”阿尔托里气鼓鼓的看着对方。

    石中剑的天选大赛依旧在继续。一个又一个的人排着长队,每五分钟轮换一个。拔不出来就走人,别耽误了下一个人。

    队伍逐渐前进。很快就轮到了兰斯洛特。

    他站在石中剑的台上,伸手握紧了石中剑,奋力一拔!

    石中剑毫无动静。

    后面的人顿时传来了一声声嘘声,各种各样的嘲讽随之而来,说实话,兰斯洛特造型太苦,魔力强大,很多人都觉得他能给拔出石中剑。

    一些人看到兰斯洛特拔不出石中剑,自然欣喜若狂。倒彩嘘声随之而来,企图给兰斯洛特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然而,兰斯洛特并不气妥,十分沉稳,握紧石中剑剑柄的手灌注上巨大的魔力,再次奋力一拔!

    石中剑动摇起来,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无数人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似乎生怕错过着历史上的一幕。

    然而,只有阿尔托莉雅眼神悲哀。她知道,及时是兰斯洛特,也无法拔出石中剑。

    果不其然,兰斯洛特魔力耗尽。石中剑依旧没有被拔出来。

    他站起来,看不到沮丧,微微摇了摇头。退了下去。

    “没有人可以利用蛮力,拔出石中剑。”阿尔托莉雅低声说道。

    燕小北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拔出石中剑的。”

    “在晚上的时候。我拔出了石中剑,放射出无尽豪光。天色被染成了金色,黑白颠倒,所以我成为了大不列颠之王。”阿尔托莉雅有些后悔,如果不是自己当初拔出了石中剑,说不定会有更加出色的王出现吧。

    然而,阿尔托莉雅失算了。

    从今天晚上到了明天早上,拔剑的人越来越多,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拔出石中剑。

    而后,这一次拔剑,进行了三天三夜。

    燕小北也见到了不少人,比如将来的十二圆桌骑士之一的高文,还有阿尔托莉雅最信赖的臣子……贝德维尔。

    他们也上去试了一下,也无法拔出石中剑。

    “根本没有人可以拔出此剑,这只不过是一个谎言。”

    没过多久,就有人如此断言,并且这样的谣言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

    很多强者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觉得这一次的选王之剑,不过是一个闹剧,根本没有人可以拔出此剑。

    “但是梅林大师是不可能欺骗我们的。”也有人坚信梅林大师没有骗人,一定可以拔出石中剑,只不过是注定的王没有到来而已。

    九尾狐在这里呆了三天三夜,终于看腻了,跳上高台俯视着下方,“真是的,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拔出一把破剑,真是丢脸。”

    赤.裸裸.的群嘲,顿时惹怒了在场的所有人。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女人。”

    “混蛋,你给我下来,选王之剑,绝对不允许你这个女人玷污。”

    “混蛋,我要杀了你。”

    对于这些羡慕嫉妒恨的言语,九尾狐从来不在意。

    “看着吧,废材们。”九尾狐再次群嘲一句,而后握紧石中剑,用力一拔。

    石中剑咔嚓咔嚓被拔出了一半,所有人惊呼起来。

    九尾狐现在的实力比起梅林还要恐怖,一击可以破灭大地,区区选王之剑,就算和大地链接,也挡不住九尾狐的怪力。

    咔嚓咔嚓……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九尾狐拔出了大半个剑身,所有人的心脏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难不成石中剑也是一个色鬼,只有女性才可以拔出来?

    “看到了没有,废材们,一把破剑,居然拔出来,简直丢进了男人的脸。”

    九尾狐再次群嘲,所有人都羞愧欲绝。

    然而,当石中剑仅剩一个剑尖就要被完全拔出来的时候,九尾狐却突然松开了手。

    “一把破剑而已,我不稀罕!”

    咔嚓……石中剑回归原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