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62.时间是一把杀猪刀
    制作净化宝石并不浪费时间,燕小北花费了一节课的时候,给间桐樱制作好宝石,而后来到间桐樱的教室,把她叫了出来。

    间桐樱原本不愿意出来的,但燕小北却执意把她叫了出来。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学长。”知道燕小北不是卫宫士郎后,态度顿时冷淡了下来。

    虽然语气看似没有什么变化,但燕小北也不是好糊弄的人,态度的冷热自然看的清清楚楚,谁也别想糊弄他。

    “这个东西给你。”燕小北掏出宝石。

    间桐樱看了一眼,拒绝道:“太贵重了,前辈,我不能要。”

    燕小北却不由分说,把宝石塞进了间桐樱的手里,同时轻轻一点宝石,宝石顿时被溶解,一点点的渗透了皮肤,进入了间桐樱的内部。

    间桐樱大骇,猛然甩开了燕小北的手,“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是偿还你今天早上的一饭之恩,从此你我互不相欠,明天早上你就不用来了,当然,晚上你也不需要来了。”

    燕小北看到净化宝石进入了间桐樱的身体后,飞速的把她体内的污秽,还有虫子都净化的干干净净,从里到外,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洁净如新。

    仿佛刚刚生下来的婴儿一样纯粹。

    而后,燕小北转身离开。

    间桐樱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什么都没有,然而身体却仿佛轻了不少,往日里让自己污秽的身体。似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间桐宅邸。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某些虫子聚集在一起的腐朽老头宛如丧家之犬,趴在地上。良久才爬了起来,目光涣散。有气无力的说道:“到底是谁,敢对我的东西动手,混蛋。”

    而后,他愤怒的大吼道:“马上打电话,叫樱回来,立即叫她回来,另外,把间桐慎二也叫回来,立即!”

    不多时。间桐慎二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间桐樱跟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进入间桐宅邸后,一路向下,去了地下室。

    那地方,有他们的爷爷,活了几百年的魔术师,间桐脏砚。

    对于这位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老朽的快要死掉,但依旧没有死掉的老头,不管是间桐樱还是间桐慎二。都惧怕的不像话,站在他的面前,宛如鹌鹑,一动不动。

    间桐脏砚油绿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扫视而过。而后落在樱的身上,发现自己注入对方体内的刻印虫全部消失不见了。

    “樱,你今天遇到了什么人。为什么你体内的虫子没有了。”他低沉的问道。

    间桐樱一惊,愕然的问道:“虫子。没有了?”

    “你不知道。”间桐脏砚觉得对方不像是在说谎。

    “爷爷,我不知道。”间桐樱低着头说道。脑袋里却想起了燕小北给她的那块宝石。

    间桐脏砚疑惑的看着间桐樱,目光阴沉,最终说道:“既然不知道就算了,樱,你体内的虫子已经没有了,不过不要紧,我们马上进行仪式,重新将虫子注入你的体内。”

    间桐樱闻言一颤,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那是地狱,毫无疑问,那种仪式是地狱中的地狱,她绝对不愿意在尝试一次,然而悲哀的是,她无法反抗自己的爷爷,无法反抗这个间桐脏砚。

    仪式很快就准备好了,肮脏的地下室内,到处都是蠕动的虫子。

    看一眼,就让人心寒。

    间桐樱面无表情,眼神空洞,跟在老朽的魔术师身后,走了进去。

    “去吧,樱,你是一个好孩子,一听要听话。”

    “是的,爷爷。”

    间桐樱完全的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仿佛机械版,一步步的走入虫子中间。

    然而,就在此时,间桐樱的身体却释放出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和阴冷的虫子截然不同,那是非常温暖,光芒,浩大,宛如太阳般炽烈的光芒。

    这种光芒十分温暖,没有丝毫灼热的气息,然而所有接触到了光芒的虫子,却犹如大雪遇到了阳光,纷纷融化,而后消失。

    所有的虫子发出了惊恐的叫声,纷纷逃离这里。

    间桐脏砚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点,被光芒一照,全身刺痛,扑通一声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

    “那是什么,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滚开,樱,快一点离开我!”间桐脏砚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生活了数百年,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

    实在是太惊悚了。

    那道光芒就如同自己的克星,遇到光芒,自己九死一生。

    间桐樱目光清澈,看到满地打滚的间桐脏砚,看到了争先恐后逃离的虫子,看到了自己的身上的光芒,看到了站在门口,仿佛傻子一般的间桐慎二……

    “离开我,快一点离开我!”

    间桐脏砚的咆哮和哀求还在继续。

    间桐樱却露出了一抹笑容,“爷爷,你在做什么?”

    她非但没有后退,反而逐渐靠近间桐脏砚,身上的光芒越盛,净化宝石感觉到了污秽,净化之力越发恐怖。

    间桐脏砚惊恐的看着走向自己的间桐樱,看着对方微笑的面孔,眼神却宛如混沌一样,看不清楚任何的意思。

    “爷爷,你为什么要躺在地下,为什么不站起来。”

    声音清脆,没有任何的仇恨。

    但活了几百年的老朽魔术师,却听出来了,那是最大的恶意。

    女孩子在报复他,想要杀死他,十年来承受了无数的痛楚,想要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还给他。

    没错,是自己玩脱了,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死亡,却从来都没有想到会死在这个逆来顺受的女孩子身上。

    体内的虫子被净化,灵魂被净化,被时间腐蚀的污秽不堪的灵魂,却在这一刻焕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羽斯缇萨哟。”老朽的灵魂变的年轻,逐渐变成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眉目坚毅,眼瞳仿佛蕴含着无尽的智慧,他看着间桐樱,嘴里却念着截然不同的名字。

    满脸悔恨,深深的自责。

    “我究竟做了什么?”

    “我在这数百年里面,究竟做了什么啊!”

    而后,消失。

    世界上再也没有间桐脏砚,再也没有玛奇里.佐尔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