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45.孤独的痛苦
    煌坂纱矢华被夸的有些脸红了。

    “哪里的话,佛陀大人真是过誉了。”

    “不不不,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一点也没有过誉。”燕小北就是这么想的,没有其他的想法,真的。

    “那个,额,如果……”

    “什么?”燕小北看着扭扭捏捏的煌坂纱矢华问道。

    煌坂纱矢华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正色的说道:“佛陀大人,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愿意献上微薄之力。”

    “恩?”

    “就是……就是我的血液。”

    燕小北原本就有这种打算,煌坂纱矢华的鲜血也确实很美味,如果对方也愿意献出来的话,真是太好不过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率先提出来。燕小北也不矫情,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就大方的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你也可以叫我师父,那套训练的方法,我也会交给你的。”

    “真的?”煌坂纱矢华有些惊讶。

    “当然,这是你应得的。”燕小北可不愿意占人便宜。

    于是,每天晚上来接受燕小北训练的,就变成了两个人,而且都是美少女,比起姬柊雪菜,煌坂纱矢华似乎更加的热情一点,师父师父的叫着,叫的很甜。

    而且没事的话,也会给燕小北捶肩揉背,白天也会雷打不动的给燕小北打电话,叙说自己的遭遇,怎么说呢……就好像陷入了热恋之中的女孩子?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燕小北的战斗力也随之上升到了五百。翻六倍的话就是三千。实力高深。

    至少在弦神岛,还没有几个人可以和燕小北一拼。

    但是。对于另外一件事情,宇宙共鸣的领悟。却毫无进展。

    仿佛一潭死水一样,没有丝毫的动静。

    燕小北也不急,这种事情确实是急不来的,这种事情最好是顺其自然,说不定哪一天燕小北会突然天人合一,然后将宇宙共鸣的契合度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慢着慢着,前面那个家伙?”

    某一天,燕小北在街上物色猎物的时候,一个家伙突然叫住了燕小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到了燕小北的面前。

    “就是你吗,吸血鬼。”外表是红色的头发编成包子状以及三股辫。身穿旗袍风的衬衫和迷你裙,穿着名为sporty的运动装的女性。

    “你谁啊?”不管怎么看,燕小北都不认识这个女人,虽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哦,对了,你还不认识我,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就是你吗,居然敢对我的学生出手,真是大胆呢。”对方生气了。

    “大胆,学生?”燕小北想了想。回忆起自己这些天做的事情,没错,确实对许多学生出手了。而且吸了她们的鲜血。

    “抱歉,不过我记得我们是正当交易。我付出报酬,她们付出鲜血。而且我也只是吸了100cc的鲜血,对人体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害处,而且贫血的女孩子我一般不会去碰。”

    燕小北猜测的问道:“难不成,我做了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

    “当然不是。”对方很快就否定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额……这个,恩,没错,我今天来就是想要阻止你,不准再继续对我的学生出手了。”女人大大咧咧的的说道:“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是谁?”燕小北问。

    “笹崎岬,这是我的名字,我是雪菜,晓凪沙的班主任。”

    “原来如此,雪菜和晓凪沙的班主任啊,怪不得你会找到我,不过我和她们两个的交易纯属正当,没有一丝一毫强迫的意思在内,这一点,想必你也清楚吧。”

    “啊咧,是这样吗?”笹崎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燕小北好奇的问道:“难不成你连前因后果都没有弄清楚就来找我了吗?而且还闹出了这么巨大的动静。”

    两个人站在大街上,对方的大吼大叫显然惊动了整条街,来来往往的路上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

    “啊,原来是这样啊。”笹崎岬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哈哈大笑起来。

    “唉……”燕小北叹了口气,这家伙是笨蛋吗?

    “没错,她就是一个笨蛋。”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递而来,燕小北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了一个带着伞的小女孩,站在街边的咖啡店的露天桌位上。

    “笨狗老师,你太鲁莽了。”女孩子喝着红茶,瞟了笹崎岬一眼。

    “笨狗老师?”燕小北好奇的看着女孩子,干对自己的老师这么说话,这个小女孩未免也太大胆了一点吧。

    “这也是你学生?”燕小北问笹崎岬。

    没有想到这一句话却激怒了打伞的小女孩,她满脸愤怒的看着燕小北,“你想要死一次吗,吸血鬼。”

    燕小北也被对方的态度弄的很不爽,反击道:“哈,一个小女孩连尊师重道都不会,看样子我这个大人必须矫正一下你这个恶劣的性格了。”

    “啊啊啊啊,虚,虚,不过对那月这么说话啊。”笹崎岬仿佛看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一把拉住燕小北,拼命的阻止燕小北。

    “不管她是谁,敢直呼你为笨狗老师,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绝对不允许。”燕小北大义凛然的说道,不过他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他一直都是用猴子女来称呼自己的师父的。

    当然,这里的人可不知道。

    “我知道了,必须要给你一丁点的教训了呢,吸血鬼。”名为那月的小女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着伞,却有一种奇妙的威严散发出来。

    “那我就先出手吧。”燕小北吐出一口气,化作冰冷的寒气,如绝对零度,瞬间将对方冻结起来。

    “什么?”笹崎岬似乎完全没有想到燕小北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大吃一惊。

    不过当她看到被动冻起来的那月时,越发吃惊。

    保持着打伞的姿态,一动不动。

    “你这个家伙,对那月做了什么?”对方一怒之下,伸手去揪燕小北的衣领。

    燕小北后退一步,躲开对方的攻击。

    笹崎岬有些意外,她可是体术达人,以近身战来说,没有几个人可以逃过她的攻击,然后今天却看到了一个吸血鬼轻易的躲开了自己的攻击。

    “冷静一点,笨狗老师,你忘记了我的身份了吗?”一把伞从天而降,狠狠的敲在了笹崎岬的头上,敲的对方捂着头大叫好痛。

    名为那月的女孩子,居然逃出来了。

    燕小北看了一眼冻气做成的冰棺,里面没有了任何东西。

    回头又看了一眼那月的姿态,微微眯起眼睛,燕小北看出来了,“原来如此,是幻影啊,怪不得这么容易就离开了我的冰棺。”

    “吹口气就可以做成一个冰棺,你这个家伙的实力,也不弱啊。”那月也不敢小看燕小北了,只不过是一个回合的交锋,她就明白了燕小北的强大和难缠。

    笹崎岬站起来说道:“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我看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有句古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吗?”

    顿了顿,她又对燕小北说道:“这位是南宫那月,我的同事,别看她长得如同一个小孩子,但年龄不在我之下,彩海学院高等部的老师。”

    啪!

    又是狠狠的敲打了上去,“别随便暴露我年龄啊,笨狗老师!”

    燕小北有些错愕,目光微微流转,仔细的看了南宫那月几眼,南宫那月顿时有一种完全被敌人看穿的错觉。

    仿佛自己赤果果的暴露在对方的目光中。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爽。

    “喂,吸血鬼,不准在盯着我看。”

    “失礼了,我基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魔女,你的血液很美味,做一个交易吧,我帮助你脱离永恒的囚笼,你给我你的鲜血,怎么样,很划算的交易吧。”

    “我不相信你。”南宫那月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

    “魔女,不要不相信我,别看我是吸血鬼,但是实际上我还是恶魔,恩,等级比你见到的恶魔都要高,及时是恶魔之王撒旦在我的面前,也不敢抬起高傲的头颅,所以我绝对有资格帮助你。”

    燕小北已经看出来了,南宫那月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恶魔,换取了力量。

    是名副其实的魔女。

    “吸血鬼,恶魔,别开玩笑了。”南宫那月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吸血鬼怎么可能是恶魔,这个家伙是在耍自己吗?

    她一生气,周围的虚空中就射出了一道道锁链,缠绕在燕小北的身上,把他捆起来。

    “如果你在敢废话,我就把你关押到监狱里。”

    “呵呵,太天真了。”燕小北一抖身体,一股巨大的力量爆发,锁链寸寸断裂,“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不过交易之说永远有效,如果你愿意用自己的鲜血来换的话,就来找我,我随时都会帮助你。”

    燕小北说完,转身走掉了,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自己已经说出了条件,对方相不相信,就是她的事情了。

    相信的话,自己也愿意出手,不相信的话,那就让她一个人独自承受吧。

    孤独可是很痛楚的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