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9.圣衣争夺战
    自从上次战斗,将天兔座打的跪舔之后,燕小北对自己十分不满意。

    区区一个青铜圣斗士就可以和自己打的有声有色,简直白瞎了自己的转世,丢尽了自己准四级强者的脸,一想起来就觉得浑身都在发烧。

    太丢脸了。

    虽然莎尔娜对燕小北没有穿圣衣就可以干翻青铜圣斗士表示十分震惊,甚至有一种你其实不是人类的想法,但燕小北依旧不太满意。

    不过上一次战斗之后,燕小北也抓住了一些感觉。

    努力修炼了一年之后,终于突飞猛进。

    五感退化,第六感提升。

    燕小北一举掌握了第六感,小宇宙越发强大,战斗力有了质的飞越,加上自己乱七八糟的强化秘法,战斗力也妥妥的一千出头。

    二级巅峰。

    基本上,没有穿圣衣的黄金圣斗士,也是这个等级了。

    所以燕小北表示,自己如果再一次和天兔座对战,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打的对方跪舔,基本上青铜圣斗士之内,已经没有自己的敌人了。

    就算是穿上圣衣也不行。

    当然,这一天,莎尔娜是绝对不知道的。

    燕小北打败天兔座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但圣域内,对这件事情依旧津津乐道,这毕竟是一个奇迹。

    修行了三年多一点的圣斗士,居然可以不穿圣衣干翻一个青铜圣斗士。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奇迹,不。甚至可以说是神迹。

    毕竟这个世界真的有神,而且圣斗士就是女神的战士。所以很多人认为,燕小北其实是被女神祝福的圣斗士。所以才可以不穿圣衣干翻青铜圣斗士。

    这一点,就算是黄金圣斗士在这个年纪,都未必可以做到。

    这件事情甚至惊动了教皇,单独召见了燕小北一次。

    言语间,教皇很看好燕小北,觉得燕小北是一个人才,所以想要拉拢燕小北,甚至不惜赐下圣衣,可惜的是。不是天马座的圣衣。

    而是,黄金圣衣。

    燕小北觉得黄金圣衣也不错,不过教皇老奸巨猾,说道:“现在的你还不适合黄金圣衣,等你什么时候掌握了第七感,我再赐予你黄金圣衣吧。”

    燕小北脸色一黑,卧槽,你这是在玩我吗?

    一个画饼充饥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实在的东西。

    所以燕小北很有礼貌的拒绝了教皇的招揽。委婉的提醒教皇,什么时候我拿到黄金圣衣,在说吧。

    教皇也很有范儿,阴测测的看了燕小北好几眼。挥挥手,让燕小北出去了。

    燕小北知道,这一次自己似乎被教皇盯上了。

    随后好几天。都有人在暗中观察自己,不过这种观察大约在半年之后。就没有了,大概是教皇的耐心已经耗尽了吧。

    又过了一年。燕小北在这个世界有了十二岁的年纪。

    来到圣域第五年,燕小北达到了第六感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领悟第七感,不过这是一个关口,一直卡了燕小北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这五年,燕小北没有白白度过。

    就在星矢领悟了小宇宙,还在提升自己小宇宙的时候,燕小北已经整理了自己学习的战斗技巧,整理出来一套非常适合他的战斗方案。

    外加自己熟练应用的第六感小宇宙,燕小北觉得自己已经强大了好几倍。

    就算是白银圣斗士,都要跪舔。

    当然,现在的自己,还不是黄金圣斗士的对手,不过没有关系,一旦自己拿到了圣衣,领悟了宇宙共鸣,黄金圣斗士也要跪舔。

    唯一有些疑惑的就是,圣衣,究竟能不能帮助自己领悟宇宙共鸣。

    而后到了第六年,教皇终于不再拖延了,拿出了天马圣衣,在圣域召开了圣衣竞选赛。

    基本上,所有没有圣衣的人都可以参加这一次的竞选。

    获胜者,可以获得天马圣衣。

    莎尔娜自然给燕小北报名了,为了这一天,燕小北等的太久了。

    竞选赛的前一天,莎尔娜静静的躺在燕小北的怀里,笑着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就是一个真正的青铜圣斗士了,我相信,没有人可以阻拦你。”

    记得几年前,燕小北不小心把莎尔娜的面具打碎,她就黏上了燕小北。

    女性圣斗士有一个奇葩的规定。

    戴面具的女圣斗士如果面具被男人打碎,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杀死对方,第二个是嫁给对方,莎尔娜自然打不过燕小北,而且自从燕小北打的天兔座跪舔之后,莎尔娜就彻底的迷失了。

    你这么厉害的圣斗士,一定是属于我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莎尔娜在某天晚上逆袭了燕小北,虽然那个时候,燕小北只有十一二岁,但秘法强化之下,身材高大,和普通十五六岁的少年没有什么区别,功能齐全,而且更加优秀,莎尔娜这样的羔羊,除了最开始占据了一下主动之外,而后全程溃败。

    被燕小北打的落花流水,死去活来。

    像是燕小北这样的男人,莎尔娜自然是食髓知味,基本上看到燕小北就会发.情,而且希腊又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国度,所以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几年下来,莎尔娜已经被燕小北调教的欲.仙.欲.死,经过一番双修,双方的小宇宙都有所提升,结果莎尔娜自然是更加的主动了。

    而且爱的燕小北要死要活的,燕小北现在说一句,为了我,你去死吧。相信莎尔娜也不会犹豫,会为了燕小北而死。

    遇到这样的女人,你还等什么?

    娶了吧。

    而后的某一天,燕小北和莎尔娜偷偷的离开了圣域,在外面一个地方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希腊婚礼。从今以后,莎尔娜就是燕小北的妻子。

    不过回到圣域,两个人的关系似乎还是指导者和被指导者,不过燕小北和莎尔娜都清楚,双方是夫妻,是恋人,是对方所爱的人。

    每当周围没有人的时候,两个人都会竭尽全力的表达自己的爱意。

    这天晚上也不例外。

    一阵激烈的战斗过后,莎尔娜气喘吁吁,但对于燕小北明天是否会夺走圣衣,相信十足,“星矢那个家伙,绝对不是你的对手,圣衣非你莫属。”

    “说起来,我对圣衣没有那么执着,只不过是想要借助圣衣,领悟宇宙共鸣而已。”这一点,燕小北早已经告诉了莎尔娜。

    毕竟是自己的爱人。

    莎尔娜也有些向往,“宇宙共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啊。”不穿圣衣就可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干翻黄金圣斗士,她也想要拥有。

    “等我学会了,一定会交给你。”燕小北信心满满的说道。

    “恩。”莎尔娜从来不换一这句话的真实性,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愚蠢的,但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也是敏感的,对方说出的话是不是真心的,聪慧的女人都可以分辨出来。

    对于燕小北的话,她从不怀疑。

    休息了一会,燕小北感觉自己又有感觉了,蠢蠢欲动起来,双手在莎尔娜光滑的肌肤上不停游走。

    “这一次我来主动。”莎尔娜吻住燕小北的嘴唇,说道

    ……

    一夜过去了,隔天早上,燕小北丝毫没有感觉到疲惫,神清气爽的来到了圣衣争夺战的舞台,基本上,周围已经出现了一些圣斗士,都是围观者。

    不一会,魔铃带着星矢走了过来。

    星矢还有些畏畏缩缩,这让魔铃十分恼火,但看到燕小北,却又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会这样啊。

    她心想。

    她其实很看重燕小北,想要燕小北更上一层楼,而不是限于一个青铜圣斗士,事实上也证明她是对的,燕小北不穿圣衣就可以干翻天兔座,这种天资当一个青铜圣斗士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应该更加强大才对。”魔铃甩开星矢,走到燕小北的面前说道。“你的实力,将来一定可以继承黄金圣衣,为什么会执意得到青铜圣衣。”

    莎尔娜针锋相对的说道:“你完全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竟然敢擅自决定,卑劣的女人。”

    “你们……”

    魔铃面具后的表情微微皱了起来,女人的直觉让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燕小北淡淡的说道:“我并不执着于任何圣衣,青铜也好,黄金也好,我需要的是快速到手的圣衣,不管是什么等级,只要是圣衣就行。”

    魔铃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莎尔娜冷笑着说道:“这种事情,你不需要明白,魔铃,识相的就快一点退出吧,星矢绝对不可能打赢这场比赛,你明白的,他赢不了。”

    魔铃叹了口气,回到星矢的身边。

    “真的要打吗?”星矢有些畏惧,“几年前,龙兵就可以打败青铜圣斗士,现在的我真的可以打赢对方吗?”

    “不可能。”魔铃虽然想要安慰他,但想到星矢也不是笨蛋,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星矢顿时哭丧着脸。

    魔铃无奈的说道:“竭尽全力吧,如果输了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只不过你很不幸,遇到了一个天资绝代的怪胎。”

    星矢苦涩的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教皇降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