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87.每个人都有黑历史
    让燕小北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很坚强的毒舌少女,居然因为自己的打击,一下子就崩溃了。“求求你,把我的体重和记忆还给我,无论是好是坏,都要还给我,这时属于我的东西,我不想要丢弃掉。”

    美少女的漂亮样子一下子就被扫进了垃圾桶,没有半点刚才优雅的架子。

    从你表面上,看上去挺坚强的,没有想到居然如此的脆弱,真是白瞎了那么一副毒舌的嘴巴,燕小北觉得自己的三观又一次被颠覆了。

    良久,自称战场原黑仪的少女,终于止住了哭声。

    情愫也恢复了平静。

    重蟹同时把记忆和体重还给了她,要燕小北说,当初是你自己要对方保持你的记忆,现在却又要回去,还真是随便的人啊。

    不过,人类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一点也不珍惜,直到失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不能少了这个东西,哭着喊着要拿回来。

    早知如此,当初你干嘛去了。

    恢复了体重和记忆之后,重蟹就离开了,战场原黒仪直面燕小北,又展现出自己毒舌的风范,“虽然说多亏你的帮助,我才拿回了自己的体重和记忆,但是恶魔先生,你好像在里面没有出什么力啊。”

    燕小北眉头轻轻挑动了一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要赖账吗?”

    “你在说什么啊,恶魔先生,我看起来就这么不讲信用吗,虽然这一次的事情,你既没有战斗,也没有拼命。但交易就是交易,我是绝对不会赖账的,撒。按照约定好的条件,除了贞.操之外,我有的东西。你都可以取走。”

    燕小北说道:“虽然没有明说,但你话里话外都是这个意思啊。”

    “是你想太多了,恶魔先生。”

    “那么,按照约定,我拿走你的体重和记忆好了。”燕小北恶趣味的说道。

    “什么?”战场原黒仪一愣,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恶魔先生,你应该知道,我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把这两样东西拿回来,还没有捂热,你却想要拿走,就算是恶魔先生。但这样的做法未免也太卑劣了吧,还是说恶魔真的是无血无泪的恶魔。”

    “哈哈,现在知道害怕了,那么当初你就不应该求助恶魔,你应该知道吧,恶魔究竟代表着什么。”

    好不容易让这个毒舌的少女害怕了,燕小北还想要再吓唬吓唬她。

    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我知道了。这一次是我错了,是我不对。”战场原黒仪开始服软,目光却没有丝毫服软的意思,燕小北知道,她话里有话。

    果不其然,她话锋一转,说道:“那么,我更改一下契约,除了记忆和体重之外,你什么都可以拿走。当然,包括我那纯洁无暇是少女之身。”

    “贞.操?”

    “啊咧,何必说的这么难听,还是说恶魔果然都是一群下流的货色,每当听到这个字眼。或者闻到少女纯洁的气息时,就会像那些流浪的狗一样,不顾一切的扑上来,用恶心的舌头开始一寸一寸的舔对方的身体,啊,光是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快要害羞的窒息过去了。”

    战场原黒仪把手放在额头,一副完全受不了,马上就会昏过去的模样。

    燕小北顿时觉得,对方的毒舌好像又升级了。

    看样子自己的提议真的把她惹火了。

    但无法反抗的她,只能够用这种方式来反击,过一下嘴硬,表示自己还没有输,只不过是无可奈何,才落入这种地步。

    人类,是无法反抗恶魔的。

    用这样的说法来说服自己,用自己的毒舌来攻击对方,即使失去了纯洁,自己也没有完全的被恶魔所占据,至少自己反抗了,在嘴巴上。

    对于这样幼稚的想法,燕小北只有一个反应,“呵呵……”

    不管如何,契约就是契约,燕小北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有你主动吧。”

    “居然连自己的手脚都不想动用,难到恶魔先生你是猪吗,不,这样一来,猪就太可怜了,即使是猪,面对食物的时候,也会走过去,张开自己的嘴巴,恶魔先生你却完全想要让食物走到你的面前,这样的笑话真的是太冷了,冷的我都快要冻僵了。”

    这么说着,还抱着自己的肩膀,打了几个冷颤。

    燕小北确定,果然是毒舌升级了。

    “既然你要我亲自动手,那我就动手吧。”燕小北伸手弹出几缕丝线,贯穿了战场原黒仪的身体。

    “这几条丝线叫做傀儡线,被傀儡线射中的人,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掌上玩偶,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

    燕小北指尖轻轻挑动,战场原黑仪顿时做出了一个充满煽情,让人口干舌燥的妩媚姿态。

    明明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连少女都算不上的女孩子,没有想到做出这种只有成熟大人做出来的动作,却意外的有些……h。

    “这可真是下流的玩法啊,没有想到恶魔先生你居然还有这样奇特的嗜好,果然所有的恶魔都是变态吗。”

    “毕竟是恶魔,正常的没有几个吧。”燕小北说。

    “啊咧,没有想到恶魔先生你居然会承认,这真是让我吃惊,不,简直可以说是震惊了,明明是一个变态,却直言不讳的承认自己是变态,像你这样坦白的恶魔还真是让我失去了言语的功能,我现在完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是吗,有关这一点,我可是完全没有看到啊。

    你说的比刚刚还要多的多,而且毒舌也比刚才厉害了好多。

    对于这种毒舌,燕小北觉得果断不能忍,于是又控制着战场原黒仪,做了好多好多比较h的动作。一看就让人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即使是最下贱的青楼女子,想必也觉得自己做不出如此诱人的姿势吧。

    随后,燕小北拿出手机。拍了几百张照片。

    “你想要做什么,难不成要拿回去自己慢慢的欣赏,顺便撸一撸,啊啊啊,所以我才说,童真什么的。果然让人恶心的不行,恶魔先生,你该不会也是一个童真吧。”

    燕小北冷哼了几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拐着弯骂我,不过无所谓,这些图片。每隔一天我都会发送几张给你的同学,老师,家人,就当做是你毒舌的报应吧。”

    “什么,你……太卑鄙了!”

    就算是这个毒舌的女王,面对燕小北的阴招,也难以招架。她完全无法想象,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自己的生活到底会怎么样。

    “难不成你想要从社会方面把我彻底的抹杀掉吗?”

    “呵呵。”

    “住手,马上给我住手。”

    “这可不行,刚才你不是很骄傲吗,一口一个变态,现在却突然求饶了,这可不是一个毒舌女王应该做的事情,你应该继续毒舌才行,毒舌到我把这些照片发给你周围的每一个人。让他们知道毒舌女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错了,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我的错误,所以请原谅我。”战场原黒仪认为这是自己人生最大的耻辱。

    “道歉,不行不行,我可是恶魔。如果你道歉我就原谅了你,那我还算是什么恶魔,想要获得我的原谅,必须要更加的诚心才行,这种半吊子的道歉,我才不会接受。”

    “恩,让我想想,我该如何原谅你呢。”

    燕小北一拍额头说道:“我想到了,你干脆用最让人欲.望沸腾的姿势,最羞涩的表情,说出最下流的话,恩,就说对不起,恶魔大人,请使劲的玩我,只到把我玩坏为止吧。怎么样,只要你这么说,我就可以原谅你,并且把这些照片全部删除。”

    对此,战场原黑仪只有一句话,“变态!”

    用看人渣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燕小北。

    燕小北一旦也不着急,反正着急的绝对不会是自己。

    再三衡量了许久,战场原黒仪说道:“我知道了。”

    十分钟之后,燕小北心满意足的删除了手机里的照片,而战场原黑仪躲在房间的角落,坐在地上,双腿曲起,把头深深的埋了进去。

    “那么,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了,感谢你的光顾,战场原黒仪小姐。”

    “别跟我说话,我现在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兴趣,没有任何心情跟一个变态说话。”

    其实你已经说了很多了。

    “总而言之,先给我打一个好评吧。”

    “什么?”终于抬起头,用一双快要坏掉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燕小北。

    “就是评价啊,我虽然是恶魔,但头上还有上司,如果工作的评价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我的信誉,这可不好,所以给我一个好评吧,亲。”

    燕小北大大方方的说道。

    “差评,差评,果断是差评,无论如何也必须是差评,你这个恶魔,我一定要投诉你。”战场原黒仪没有想到峰回路转,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决定要狠狠的报复燕小北。

    燕小北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于是不慌不忙的掏出了手机,按下播放键。

    画面里顿时蹦出了战场原黒仪小姐羞涩到令人吃惊的画面。

    用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说道:“清使劲的玩弄我,直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恶魔,恶魔,混蛋恶魔,变态恶魔,差劲到极点的恶魔!!!”

    于是,房间里响起了战场原黑仪撕心裂肺的咆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