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3.算计
    在燕小北看来,公主虽然是一个隐藏情绪的高手,但在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人。

    他神念全开,仔细的观察着公主的一切反应,包括呼吸,心跳,手指头的小动作,脸部微表情,还有眼神等等,足以判断出一个在这个瞬间的反应。

    “不,我不认识。”她如此说。

    “你在说谎。”燕小北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没有。”公主极力否认,但露出了更多的破绽。

    “不,你有,你在说谎,我可以确定,你说话的时候,呼吸沉重了零点七秒,心跳加速跳动了三次,小拇指头微微勾动了一次,背部出了一身汗,所以你在说谎,你认识魔形女,你甚至知道那个假扮了惊奇女士的人就是魔形女。”

    燕小北自信的说道。

    “见鬼,心跳和呼吸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连小拇指头勾动一下你都知道。”

    “呵呵……”

    燕小北自然不能说自己用神念看到了,只好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公主确实被他故作姿态的样子惊到了,疑惑的看了燕小北几眼,心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说谎,还是把实话交代出来。

    不过一想到燕小北连自己的心头都可以监听,于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交代出来,实话实说的告诉你,我确实认识魔形女,不过我们接触的时间不长,只有数天而已。”

    “数天?”

    “没错,准确来说,是六天,六天前魔形女变成了我的一个熟人,来到了我的庄园,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我的办公室,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她就是魔形女。这样的伪装太过于骇人了。”

    公主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惊悸,继续说道:“你根本无法想象,她扮演的那位熟人实在是令人吃惊,几乎毫无破绽,如果不是她刻意露出了马脚,我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她假扮的。”

    燕小北想要知道的不是这个。“她找你做什么?”

    “她想要我救一个人。”

    “一个人。”

    “没错,一个变种人,因为犯了罪,被关押到了监狱内部,而这座监狱非常的奇妙,只有我们皇室的人才能够进去。除了我们之外,即使是万磁王也也进不去。”

    “原来如此,她想要救助自己的同伴。”燕小北恍然大悟。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

    “我记得变种人似乎最先开始和那条咸鱼勾搭在一起,现在为什么突然找你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那座监狱只有我们皇室的人才能够进入,当初的凯文是皇室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但现在是布里塔尼亚公爵。所以已经失去了进入那座监狱的权利。”

    “于是魔形女就找到了你,希望你可以放出他们那位同伴。”

    “是的。”

    燕小北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样啊。

    他又问道:“作为交换条件,你打算让她们做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明白。”

    “别给我装蒜,我现在非常正经的问你画,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哈啊,为什么我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你。话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事情,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好了,这种事情我根本没有必要跟你说。”

    公主被燕小北纠缠的怒了,大放厥词。

    燕小北想了想,觉得也是,于是不再追究,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她的事情。时好时坏,都不关燕小北什么事情。

    继续纠缠下去,也没有这个必要。

    虽然这么想的,但燕小北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你当我是白痴吗?”

    “什么?”

    “邀请惊奇女士的是我和菲米希亚,万一在盛会中发生任何意外,我都会被某个人退出来作为替罪羔羊吧。毕竟邀请惊奇女士的人是我啊,是我啊!”

    燕小北连说两遍,冷笑着哼哼了几声。

    “狡兔死,走狗亨,帝王学不错嘛。”

    “你在说什么傻话。”

    被人揭穿了阴暗想法的公主有些心虚,连忙辩解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什么狡兔死,走狗亨,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是你心里太阴暗了。”

    “真的吗?”燕小北压根就不信,冷笑看着公主。

    “当然,我们好歹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是盟友,更是朋友啊。”

    “拉倒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朋友是用来出卖的,盟友是用来背叛的,一旦发生危机,你绝对会把我推出去当替罪羔羊。”

    燕小北可不会小看了人心的黑暗。

    尤其是公主啊,女王啊,这样的注定要成为帝王,或者已经是帝王的人,她们的想法主动和普通人的想法不一样。

    没有亲情,没有友谊,没有温馨,有的是利益,勾心斗角,以及背叛。

    燕小北自幼在东方生活,看过的宫斗剧多如牛毛,甚至帝王家的本性,有人曾经在网上说过一句话,深的燕小北的赞同。

    比起历史上真正的宫斗,电视剧上宫斗剧宛如童话。

    正因为是这样,在和这些人交往的时候,燕小北都留了一个心眼。

    没有想到今天却突然揭穿了这样一个阴谋,一个和自己相处不错的公主,一个和自己滚过床单的女人,联合在一起算计自己。

    被揭穿之后,还百般抵赖。

    燕小北顿时怒了,大手一抓,抓向公主的咽喉,“你不仁我不义,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教训。”

    “你敢!”公主连连后退,快如闪电,历喝道:“我可是大不列颠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狗屁继承人,如果不是我,你早已经被那条咸鱼架空,现在却恩将仇报,算计于我,你这样的人简直丧心病狂。”

    燕小北的实力是公主的好几十倍,公主只不过是第一阶级的强者,但燕小北早已经是第二阶级的强者,双方一天一地,根本不能相比。

    他随手出手,公主都躲不掉。

    几次躲闪过后,燕小北五指如钩,掌心传来一股吸力,公主后退的身形微微一窒,然后被吸力牵引,飞到了燕小北顿时手里。

    燕小北当即用手抓住她的咽喉,只要微微用力,就可以捏碎这个公主的咽喉,杀死她。

    两个人出手宛如电光火石,发生在一瞬间,菲米希亚反应过来时,燕小北已经抓住了公主的咽喉。

    “住手。”她骇然无比,厉声尖叫,生怕燕小北一怒之下,杀死了公主。

    燕小北其实也不愿意和公主翻脸成仇,无奈公主太阴险,居然算计自己,暴怒之下出手,听到菲米希亚的历喝,心里冷静了一些,但却不愿意就此放过公主。

    “我虽然不杀死你,但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打算做什么?”公主强忍着惊骇和恐惧,冷静的问道,但声音却有些颤抖。

    “当然是惩罚你。”

    燕小北右手抓着公主的咽喉,左手在她的额头轻轻一拍,啪的一声,公主顿时感觉一阵晕眩,大脑都在发蒙。

    燕小北一松手,她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菲米希亚赶紧跑过去,把公主扶起来。“公主,公主,你没事吧。”

    好半天,公主才把晕眩感压下去,冷冷的看了燕小北几眼,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给你下一个咒文,不是什么邪恶的咒文,每天你都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失去所有的理智,变成一个疯子,咒文发作的时间不定。”

    这个确实不是什么邪恶的咒文,但公主听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身为大不列颠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背后又无数人都在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她,观察着她,审视着她。

    一旦她做出什么让大不列颠帝国蒙羞的事情,就会受到惩罚,弹劾。

    说不定会失去大不列颠帝国王位继承人的位置。

    所以从过去开始,她就一直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

    现在却中了燕小北的咒文。

    一天之内,随即有一个小时变成疯子。

    疯子会做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大不列颠帝国的王位,绝对不会交给一个疯子,哪怕她一天之内,只疯一个小时。

    这种错误,这种疾病,是致命的。

    燕小北这是要断了她成为女王的可能性啊。

    “我认输,我错了。”

    公主果断丢下节操和个性,还有自己的高傲,卑躬屈膝的向燕小北求饶,“我不应该算计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因为她知道,和自己的个性,节操,高傲真的没有什么,一旦失去了王位,失去了王位继承人这个位置,她的所有个性,节操,高傲都会烟消云散。

    生在这个家庭,注定了她不能和普通人一样。

    尤其是在这个危险的位置,一定要保住自己的位置,继续往上爬。

    因为一旦摔落下来,就会有无数的豺狼扑上来,把她吃个精光,粉碎。

    帝王家的残酷,她比所有人都要清楚。

    所以她必须保护自己现在的地位,为了自己,即使丢掉节操向燕小北求饶,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更不会学着某些可笑的人,摆出高傲的面孔。

    因为她没有什么可高傲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