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80.藏起来
    从公主的语气和交谈中,燕小北大概看出来了。

    实际上她对自己的婚姻根本无所谓,即使是招选一个布里塔尼亚家族的人成为自己的王夫,也没有太大的抗拒。

    她抗拒的人从始至终只有一个。

    凯文。

    对方聪明,强大,有手腕,智慧过人,对于公主而言,绝对是一个大敌,即使是成为了女王,也会受到他的节制,所以公主殿下绝对不能够让他这样的人成为布里塔尼亚公爵,否则她将来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直到如今,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燕小北想了想说。

    “你同意结盟了?”

    “不,干脆杀掉他吧。”燕小北说道。

    “什么?!”公主大吃一惊。

    燕小北说道:“需要那么惊讶吗,既然这个人活着对你来说就是一种威胁,为什么不直接杀掉他,铲除这个威胁,这个人如果死了,不管女王陛下如何宠爱他,偏袒他,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他已经死人,而死人是不会成为布里塔尼亚公爵的。”

    公主陷入纠结之中。

    她虽然在手段方面比不上凯文,但并不是一个笨蛋,暗杀这种一了百了的想法,实际上早已经在脑海里想过。

    但是,她做人有着自己的底线,不愿意为了这样的事情,杀死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弟。

    这是魔鬼的道路,她不愿意这么做。

    虽然是一位公主,但实际上她也是一位严守骑士道的骑士。

    在挣扎了许久之后,公主说道:“做人有着自己的良知和底线,我的心灵,我的骄傲,我的尊严,我的一切都不允许我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忽然感觉自己全身心都飘了起来。信念之力更加的精纯。

    她抵御了一次诱惑,磨练了自己的心灵。

    燕小北说道:“既然你不愿意杀死他,那么干脆把他藏起来吧。”

    “藏起来?”

    “先一步找到他,把他藏起来,藏个一年两年,十年八年的,等女王不耐烦了。另立其他人成为布里塔尼亚公爵,你在把他放出来。”

    燕小北眨眼之间,又出了一个馊主意。

    公主殿下又是一番纠结,恨恨的说道:“你这个魔鬼,一次又一次的诱惑我,你到底是骑士。还是披着骑士皮的魔鬼。”

    “你干不干。”燕小北不耐烦的问。

    “干了,如你所愿。”公主变通了,只要不杀人,其他的手段也在她允许的范围内。

    两个人立即商量起来,并且找到了凯文回归国内的日期和地点,然后又进行了一番策划,如何才能够把他抓走。然后隐藏起来。

    “目前的话,只有一个办法了。”燕小北看着计划图说道。

    “什么办法?”

    “劫机。”燕小北说道:“我们可以派遣一些人潜入凯文回国时乘坐的飞机,然后伺机劫持飞机,最后在带走凯文,把他藏起来。”

    “好主意。”公主点头,兴奋起来。“你真是太坏了。”她说。

    ……

    几天后,星期日。

    非洲国际机场,凯文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面色冷静的站在机场上,仰望着天空,目光深邃,似乎看透了世界万物。

    “命运,还真是奇妙啊。”他缓缓开口说道。

    几天前,他还是一位流浪的皇储,甚至被剥夺了继承权。终生无法回国。

    然而几天后,他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帝国公爵,布里塔尼亚家族的继承人。命运变换。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人生的下一秒,是什么样的未来。

    “夏亚.休妲菲尔特,维尔莉特.潘德拉贡。”口中念着两个对自己铭心刻骨的名字,凯文的眼瞳中顿时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恨意。

    如果不是这两个人,自己绝对不会落入这步田地。

    这一次回国,他一定会好好的报答这两个人对自己的照顾,全心全意的。

    “公爵大人,时间到了,登机吧。”

    年轻的女人站在凯文的身后,慢慢走过去提醒道。

    凯文微微点头,扭头看了自己身边的女人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迈开脚步走向检测台,“走吧,罗莎蜜儿骑士。”

    “是,公爵。”

    当两个人通过检测台,进入机场内部时,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子在等候厅站起来,掏出手机给远在大不列颠帝国的某位重要人物打了一个电话。

    于是,十分钟之后,燕小北再一次接见了公主殿下。

    “计划有变。”公主一进门,就直言不讳,“我们的计划出现了重大是疏漏。”

    “什么疏漏?”

    “凯文身边有骑士保护。”公主说道。

    燕小北诧异的说道:“我们应该已经意料到这一点,所以派遣了十位骑士进入飞机,连机长都被我们控制了,这应该万无一失了吧。”

    公主苦笑着说道:“可是,保护在凯文身边的不是别人,而是第七骑士,罗莎蜜儿。”

    燕小北倒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而后才哗啦啦的倒满一杯红茶,端到了公主的面前,放在茶几上,“你的红茶,居然是罗莎,看样子,女王陛下很重视凯文啊。”

    “自己的儿子谁不重视。”公主没好气的说道,大概是怨自己的母亲偏心,她可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居然要十二圆桌骑士做保镖。

    太奢侈了吧。

    “现在怎么办?有罗莎蜜儿在场,我们派遣出的骑士根本无法劫机,更不可能从罗莎蜜儿的手里抢到凯文,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回国,继承布里塔尼亚公爵之位?”

    如果是这样,公主恨不得立即疯掉,让凯文继承布里塔尼亚公爵,不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一想到对方的智慧和手腕,公主就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燕小北看到有些坐立不安的公主,眉头不有轻皱,这位公主给自己的感觉一向是进退自如,但每次牵扯到凯文,就会变得烦躁,冷静不下来。

    “你太不冷静了。”燕小北一阵见血的指出。

    公主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安,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端起燕小北泡的红茶,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缓缓说道:“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不是凯文的对手。”

    燕小北一愣,怎么突然进入回忆模式了。

    “他比我聪明,比我更会讨好母亲,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比我做的要好,不论是运动,游戏,棋牌,学习,还是其他的项目,比我做的都要好。”

    “也许你可能不信,即使是在骑士修行方面,凯文也比我要强大,在他十岁那年,就拥有了我现在的实力,他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将来要继承皇位的人,那个时候,我非常的崇拜他,认为他才是注定要将大不列颠帝国发展的更加辉煌的贤王。”

    说到这里,公主不有露出了一抹苦笑。

    “也许是老天嫉妒他太过于完美了,于是在他十二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这场怪病差一点要了他的命,不过他还是挺了过来,但随后,他的身体变得虚弱,骑士的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不但如此,他的优秀和完美也打了折,他的反应能力,思考能力,思维,手段,学习的效率,都下降的可怕。”

    “现在的他,不及小时候的五分之一优秀,即使如此,他依旧力压大不列颠年轻的一代,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的首领。”

    “你不知道,现在的我,和十岁的他比起来,只不过是旗鼓相当而已,所以我不是他的对手,一提起他,我就会心慌,这是童年的阴影,我曾经尝试过用无数办法,却始终没有办法把这块阴影驱逐。”

    “我的细胞告诉我,我在害怕他,害怕现在的他,更害怕小时候的他。”

    “所以……”

    她苦涩的摇了摇头,憋在心底这么多年,一说出来,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燕小北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我大概是明白为什么提到凯文,你会坐立不安了,小时候的阴影啊,这可是最难以驱逐的东西了,有时候一个小小的阴影,就可以影响人的一辈子。”

    公主说道:“不说这些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需要太害怕,车到山前必有路,区区一个凯文,我们联手可以把他干翻一次,就能够把他干翻第二次。”

    燕小北为公主鼓励。

    “希望如此吧。”公主说。

    燕小北知道现在的她似乎没有太多的信心,也不说破这一点,心理阴影谁也帮不上忙,只能够自己帮助自己。

    如果迈不过这个坎,一辈子都有可能活在凯文的阴影里。

    于是,凯文顺利回国,在回来的当天,受到了热烈的欢愉,无数人在机场迎接这位将来的帝国公爵。

    当天夜里,皇宫举行了一个派对,大多数的贵族出现了这位派对。

    派对上,无数人争相向这位帝国第一的公爵献媚,至于同样出席了派对的公主殿下,几乎没有几个人理会,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无奈之下,公主只要率先离开了派对。

    派对的气氛非但没有冷清,反而越发高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