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68.神秘
    时间到了深夜,燕小北有些困了。

    今夜的雨下的很大,稀里哗啦的暴雨犹如从天而降的瀑布,以每分钟数百亿的下水量冲刷着伦敦这座繁华的城市。

    大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毕竟喜欢在夜里淋着雨水散步的,除了一些因为工作之外的人,就是一些有着特别嗜好的心理变态了吧。

    燕小北住的别墅是一片优雅的贵族区域,站在二楼的窗户边向外眺望,可以看到一片片华丽灯光组成的星河。流光溢彩,美丽的令人心醉。

    夜晚的伦敦,确实美丽的让人心折。

    好久没有见到如此美丽的景色了。

    他伸了一个懒腰,转身向房子中央的软床走去。

    碰!

    就在此时,房子的双扇推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猴子女就好像那狂暴的猴子一样,不由分说的闯了进来,旁若无人。

    “有什么事情吗?”燕小北叹了一口气说道。

    “有虫子进来了。”猴子女说道。

    “什么?”燕小北有些然。

    “我说有虫子进来了,目标应该是你。”

    燕小北听完,不由放开感知领域,意外的发现一个穿着黑衣西装,胸口戴着玫瑰徽章的男人,正在小心翼翼的接近自己的别墅。

    男子不是很帅,相反很普通,一眼就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他前进的位置正是自己的房间,没有走弯路,遇到水池就跨过,遇到建筑就跳起来,从房顶上走过,反正是一路笔直。

    以最短的速度,接近自己。

    要说目标不是自己,燕小北也不相信,十有八九是谁谁派遣出来的刺客。要取自己的性命,在大不列颠帝国,自己得罪的人里面,敢如此堂而皇之的派人来杀死自己,而不怕皇室责难的人,似乎有那么一个。

    布里塔尼亚公爵。

    如果说大不列颠帝国是日不落帝国的话,你们布里塔尼亚就是日不落家族了。

    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雄心和胆魄。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虫子。”猴子女走到窗户边。向外眺望,虽然还有一丁点的距离,但在她的眼睛里,这点距离不算什么。

    她清晰的看到了胸带玫瑰徽章男子的一举一动,而男子却没有发现她。

    “杀掉他好了。”

    燕小北伸出一只手,向前一指。一股无形的力量凝结,然而轰然降落到玫瑰徽章男子的面前,仿佛一把利刃,一切而过。

    玫瑰徽章男子脸色大变,在无形利刃切过来时,抢先一步向左跳开。

    这种反应救了他一命。

    噗嗤!他刚刚所站立的地面多出了一个深不见底,却十分纤细的沟壑。

    就好像一把剑批出来的剑痕。

    玫瑰徽章男子杀手锏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发现,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攻击,敌人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样子,他都不明白。

    不过敌人的强大,让男子萌生了退意。

    他果断抽身而退,向外面一路奔驰。

    燕小北也有些惊讶,这个不知名的男子居然可以躲开自己的攻击,刚才的那个是神念攻击。无形无影,也没有任何的征兆,按道理说应该躲不开的。

    “第六感。”猴子女说。“这个人身经百战,磨练出了强悍的第六感,刚才你发动攻击的时候,他的第六感提醒他有危险,所以他才能躲开你的攻击。”

    燕小北哦了一声。知道了原因,就没有刚才那样好奇,他伸出手,五指扣下。仿佛把玫瑰徽章男子握在手心,五指微微合拢,准备捏死他。

    “不要出手。”猴子女突然来了兴致,推开窗户跳了起来,“这个人交给我。”

    “你随便。”

    燕小北说完,挥挥手关上窗户,躺在软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燕小北醒了过来。

    起床,洗练,换衣服,然后离开自己的房间,来到大厅。

    猴子女坐在沙发上,和一起访客谈的如火如荼,热火朝天。

    这个访客燕小北也很熟悉。

    他为自己倒了一杯水,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问道:“一大早,公主就来我的家里,有什么事情吗?”

    猴子女说道:“是我把维尔莉特叫来的。”

    “没错。”公主也点了点头,“听到玫瑰社的人在这里出现,我就马上赶来了。”

    “玫瑰社?”

    “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只虫子。”猴子女解释道:“我问过维尔莉特了,他是玫瑰社的人。”

    公主说道:“玫瑰社是布里塔尼亚公爵组建的一个专门用来杀人处理叛徒的组织,只效命于布里塔尼亚家族,虽然他们家族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但这个玫瑰社的成员大部分都是顶尖的骑士,十分可怕。”

    “杂鱼而已。”燕小北不以为然的说。

    什么顶尖的骑士,第二阶级的强者也是分等级的,像是昨天那种的货色,顶多就是一个半只脚踏入了第二阶级的强者,不足为惧。

    “昨天那个也许是杂鱼,但今天这个绝对不会是杂鱼了。”公主说道。

    “还来?”

    “没错,玫瑰社接到任何之后,没有布里塔尼亚公爵亲口说任务停止,绝对不会停止刺杀,昨天那个失败了,今天他们就会派遣更加强大的敌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也许是好几个一起行动。”

    公主作为土生土长的大不列颠人,尤其是皇室中人呢,对玫瑰社的风格十分了解。

    “我知道了。”燕小北对于这种死缠烂打的组织也没有什么好感了。

    于是问道:“如果我把玫瑰社连根拔起,你说他的脸色会怎么样?”

    “连根拔起?”公主吃了一惊,然后茫然的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他也不知道,什么连根拔起,帝国打入了无数次间谍,收集玫瑰社的情报,结果很是令人失望,有用的情报寥寥无几。

    玫瑰社有多少人,实力如何,老巢在什么地方,至今为止仍然是一个迷。

    不是没有人想要解开这个谜。

    然大部分都死了,小部分人退缩了,玫瑰社截止到现在,依旧保持着神秘的面纱。

    燕小北听完这些后,不禁笑了起来。

    这么一个东西,对于布里塔尼亚也应该非常重要,如果被他连根拔起,那位公爵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燕小北十分期待。

    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个行为并不被公主看好。

    到了晚上,如同公主说的一样,玫瑰社派人了,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三个,每一个都要比昨天晚上那个强上许多。

    是第二阶级的强者。

    不过在燕小北看来,他们还是太稚嫩了,他一个打十个无压力。

    这群人来到别墅附近,没有隐藏身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似乎完全不把里面的人放在眼睛里。

    燕小北气笑了,这群人也太胆大了一点吧。

    当真以为他是好欺负的。

    一怒之下,神念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去,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燕小北的进步可以说是一日千里,神念日益庞大,虽然距离顶峰还有一些距离,但比起以前,强大太多了。

    如果燕小北以前的神念只不过是一盆水,而现在就是一座人工湖。

    他神念毫不留情的横扫过去,连绿巨人都要凝重应对,更不要说这些人了。

    “不好,快走。”

    “敌人力大,无法匹敌。”

    “告诉布里塔尼亚大人。”

    三个玫瑰社成员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被燕小北的神念一吓,各个心胆俱裂,扭头就跑,连对敌的胆子都没有了。

    燕小北的神念犹如滔天巨浪般碾压过去,什么钢铁,大地都要被碾压成粉碎。

    几个骑士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燕小北轻轻松松的击败了。

    全身的骨头噼里啪啦直响,被碾压成一节一节,变成了碎片。

    随后燕小北招了招手,几个变成了一滩烂泥的人被无形的神念托起,然后来到了大厅。

    燕小北也不废话,直接动用了搜索记忆的手段,企图找出玫瑰社的所在地,然后把这个可恶的东西连根拔起。

    几分钟后,燕小北情不自禁的苦笑起来。

    不愧是大不列颠帝国的日不落家族,做事真是滴水不漏。

    燕小北通过记忆得知,玫瑰社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固定的地方,没有老巢,也没有据点,而且玫瑰社成员之间,也不认识。

    他们有的是小贩,有的是公务员,还有的是餐厅的服务生。

    在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是普通人。

    一旦接到任务,就会带上玫瑰徽章来区分敌我,除此之外,每次他们被启动的时候,都会利用特殊手段告诉他们碰头的密语。

    只有对的上密语的人,才是真正玫瑰社的人。

    没有密语,即使有玫瑰徽章也不管用。

    在执行任务时,他们会一同行动,但任务结束后,他们就会消除彼此之间的记忆,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回归各自的生活。

    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想要连根拔起,根本不可能。

    除非燕小北跑到布里塔尼亚家里,把布里塔尼亚公爵擒住,搜索出他脑海里的记忆,才有可能获得玫瑰社全体成员的名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