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0.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从猴子女的语气中,似乎认定怀德伍兹接触过暗黑魔刃。

    这是一个惊悚骇人的发现。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地球必定会受到严重的威胁,这种危机比墨菲托斯大的多,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墨菲斯托加起来,也比不上暗黑魔刃。

    燕小北觉得有必要再次看望一下被关押的怀德伍兹了。

    监狱,最底层。

    燕小北趁着没人,悄然潜入了这里,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到来。

    怀德伍兹还是老样子,全身都被钢铁贯穿,固定,无力挣脱。

    他的周围布满了结界,身上也写满了咒文,十分骇人。

    看到燕小北突然出现在这里,怀德伍兹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随即笑着说道:“看样子,你好像有什么事情找我?”

    “一丁点。”燕小北站在他面前说道。

    “什么事情?”

    “我想要知道,你是否曾经接触过一块陨石。”

    “想要知道?”

    “恩。”燕小北点了点头。

    “那就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我就告诉你,什么都告诉你。”怀德伍兹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只要你放我出去,不论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你,绝无隐瞒。”

    “你先回答我。”

    “这不可能。”怀德伍兹斩钉截铁的说道。

    燕小北叹了口气,伸出自己的手,点在怀德伍兹的眉心,“抱歉,我原本不想用这种方法的。可惜你做错了选择。”

    燕小北放出神念,钻进了怀德伍兹的脑海,查看他的记忆,一页页翻阅,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过燕小北。所有的事情都一览无遗。

    实际上燕小北不太喜欢用这种方法阅读对方的记忆,第一是不道德,第二是很容易被对方的喜怒哀乐影像,意志不坚的人,甚至会因为看过太多的记忆,导致人格分裂。

    不过燕小北并不怕这一点。他神念之火可以燃烧一切负面情绪,本心不动,根本不需要害怕,半个小时之后,燕小北找到了自己要的答案,删除了怀德伍兹今晚见过自己的记忆。转身离开,瞬间移动,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猴子女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看到燕小北回来后,立即站起来问:“怎么样?”

    “找到了。”

    燕小北坐下来,为自己倒了一杯水,说道:“我翻阅过了怀德伍兹的记忆。大约是在他十一岁的时候,在商店里买下了一把奇特的匕首。”

    “暗黑魔刃?”猴子女问。

    “没错,应该是暗黑魔刃,不过怀德伍兹的记忆十分模糊,我看不清楚暗黑魔刃的样子,他买下暗黑魔刃之后,就把暗黑魔刃挂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过在第二天,怀德伍兹就开始发烧,一连一个星期昏迷不醒。十分痛苦。”

    “他的父亲是一个虔诚的信徒,认为儿子之所以遭到这样的灾难,一定是那种奇特的匕首所带来了的,所以取下挂在墙壁上的暗黑魔刃,扔到了一条河里。结果在一天之后,怀德伍兹发烧终于退了下去。”

    燕小北说到这里,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怀德伍兹醒来后,曾经去河里找过那把匕首,但匕首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找了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有找到,后来放弃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把匕首。”

    燕小北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足够了。”猴子女说道:“那么,那条河在什么地方。”

    “怀德伍兹的家乡,一个距离伦敦很远的小镇。”燕小北没有犹豫,站起来向猴子女伸出手,“我带你过去吧。”

    “好的。”

    猴子女刚把手放在燕小北的手里,两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瞬移的速度很快,几乎在一个眨眼睛就跨越了无数的距离,空间在瞬移的面前,似乎被缩短成了两个重叠的点。

    下一秒钟,燕小北和猴子女就来到了一条河边。

    这条河正是怀德伍兹的父亲,扔掉暗黑魔刃的那条河,燕小北翻开过怀德伍兹的记忆,知道这条河的位置,利用瞬移一瞬间抵达了这里。

    猴子女站在河边,俯视着潺潺流动的河水,目光微微眯起,突然吐出了一块鲜红的宝石,握在手里,似乎感受着什么。

    燕小北连忙把目光移开,生怕自己克制不住冲动,冲上去和猴子女抢宝石。

    生命之血的碎片,即使威能不足原本的十万分之一,燕小北也无法控制着自己的本能。

    几分钟后,河流突然变了颜色。

    原本清澈见底的清水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这丝黑色以夸张的速度蔓延,几个眨眼间就蔓延到了整条河流。

    燕小北眺望过去,发现整条河流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宛如墨汁。

    一股摄人的寒意从河流内部爆发出来,蒸腾而起。

    更加夸张的是,这里的每一滴河水,都充斥着黑暗的力量,燕小北甚至怀疑喝上一口水,普通人就会被这种黑暗的力量所侵染,变成一个恶魔。

    “要出来了。”猴子女说。

    “什么?”

    燕小北还没有反应过来,河面突然裂开,就好像被人劈出了一个狭长的窟窿,一把奇特的匕首缓缓从河里升起,悬浮在半空,闪耀着黑色的光晕。

    宁静,伟大,黑暗,深邃……

    燕小北在奇特的匕首上面感受到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这就是暗黑魔刃,赛尔族的七大神器之一。

    说起来,燕小北还不知道这个暗黑魔刃到底拥有神秘样的威能,不过看它的样子,似乎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兵器。

    猴子女手持生命之血的碎片,对着暗黑魔刃说道:“许久不见了,小黑。”

    小黑?

    燕小北差一点没有笑出来,卧槽,这个称呼也太……

    暗黑魔刃周围的光晕微微抖动,散发出一点点波动,“确实好久不见了,小红。”

    小红?

    燕小北嘴角微微抽搐,这个名字真心没有什么品位,不过燕小北随即发现,和暗黑魔刃对话的似乎不是猴子女,而是生命之血的碎片。

    暗黑魔刃见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似乎很高兴,散发出波动,席卷而来,所有人都可以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小红,这个人似乎不是你的保管者吧,她为什么会有你的碎片。”

    “没错,这个人是我的保管者的后裔,我分出自己的一点点力量,保护她,小黑,你的保管者呢,在什么地方。”

    “死了。”暗黑魔刃说道。

    “死了?”生命之血似乎有些惊讶,“你的保管者的力量,并不逊色我的保管者,而且有你的帮助,他怎么会死。”

    “他自不量力,想要彻底的掌控我,而不是仅仅当一个保管者,所以我弄死他了。”暗黑魔刃传出了淡淡的波动。

    “该死!”生命之血的碎片十分赞同。

    “我们的主人只有一个。”

    “没错,能够掌控我们的,只有赛尔族。”

    顿了顿,生命之血的碎片问道:“小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追随者你的脚步而来,小红,不过我来晚了,没有想到你已经离开了这里。”

    “你不应该来找我,两件神器在一起产生的共鸣,会让我们的仇敌发现我们。”

    “我们是无敌的,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可以抓住我们。”暗黑魔刃十分骄傲,燕小北从它的体内,感觉到了恐怖的力量。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命运之轮给我留了一个信息。”暗黑魔刃说。

    “什么信息。”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什么?”生命之血的碎片十分惊讶。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们有属于自己的意识,那么叛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暗黑魔刃说道。

    “是谁?是谁背叛了我们。”生命之血的碎片暴怒。

    “我不知道,他隐藏的很好,正在暗地里收集我们的信息,不要相信任何同伴,包括我在内,我们必须冷静的隐藏自己。”

    “我知道了,祝你好运,小黑。”

    “是的,祝你好运,小红!”

    随后,燕小北感觉生命之血的气息逐渐消退,猴子女一口把生命之血的碎片吞进自己的肚子里,满意的笑了起来。

    暗黑魔刃闪烁了几下,突然飞到了燕小北的面前,黑晕闪烁,传来一股波动。

    “你愿意成为我的守护者吗?”

    “守护者,不是保管者吗?”燕小北有些好奇,也有些惊讶。

    暗黑魔刃传来一股不屑的情绪,“你还没有资格成为的保管者。”

    “守护者是做什么?”燕小北问。

    “用你的生命守护我。”暗黑魔刃十分骄傲,“我叫你往东,你绝不能往西,我叫你去死,你一定要履行,作为交换,我可以给你巨大的力量。”

    燕小北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一边玩去,我的生命只属于我自己,绝对不会交给你。”

    “我可以给你不死之身。”

    “我不需要。”燕小北才不想成为暗黑魔刃的奴隶,什么守护者,说白了就是一个奴隶而已。

    “你会后悔的。”暗黑魔刃说道:“你很有资质,我很看好你,你注定会成为我的守护者,就和那个叫做撒旦的人类一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