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6.传承水晶
    对于燕小北而言,这场比赛真心没有什么难度。

    轻轻松松的赢下比赛后,燕小北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欣赏一下那些贵族子弟跪着走出午夜俱乐部。

    贵族子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原本还以为轻轻松松的胜利居然会输掉。

    太不可思议了。

    夏亚.休妲菲尔特有那么强吗?

    “事到如今,你们该不会想要赖账吧。”

    燕小北看到这些贵族子弟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将赌约付出行动,不由不耐烦的催促了起来,“快一点,我赶时间。”

    “别欺人太甚啊,夏亚.休妲菲尔特。”

    身为贵族子弟,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丢脸的事情,一个个都叫嚣着起来。

    “你只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伯爵而已。”

    “得饶人处且饶人,闹的太僵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燕小北叹了口气,“这就是贵族子弟啊,真是给你们长辈,还有整个贵族丢脸。”

    所有人都被燕小北讥讽的面红耳赤。

    燕小北挽出一个剑花,向前迈开脚步。“既然你们打算赖账,我只好出手强迫你们了。”他今天非要给这些贵族子弟一个教训,告诉他们招惹自己的下场。

    贵族子弟们都慌了,上一次他们就知道自己不是燕小北的对手,现在如果当着公主殿下和这么多人的面前打上一顿,真心没有脸面在活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你敢,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夏亚.休妲菲尔特,只要你今天放弃这个赌约。我们可以推荐你,让你担任指挥官。”

    一个个威胁利诱,劝说燕小北。

    燕小北不为所动,一步步走向这群贵族子弟,嘴角带着狰狞的笑容。

    嗖!

    就在此时。一个男子突然跳了出来,挡在了燕小北的前面。

    是帝国公爵家的贵公子,洛罗.阿修福德。

    “这件事情就算了吧,闹僵了对谁都不好。”洛罗以命令的语气说道:“收起你的剑,夏亚.休妲菲尔特。”

    燕小北冷静的说道:“躲开!”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洛罗脸色一变,从来都没有人敢跟他如此说话。燕小北的所作所为已经激怒了他,语气也不客气了起来。

    “不要自误,你这是在挑衅整个贵族。”

    燕小北冷淡的说道:“看在你是阿修福德的面子上,我数三,如果你让开,我就既往不咎。如果你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打。”

    “放肆!!!”

    洛罗又惊又怒,又气又急,脸色不由自主的狰狞起来,身上燃烧起金色的火焰,是骑士特有的力量,“赢了哈雷根本不算什么。和骑士相比,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成长的婴儿。”

    骑士分为两种,一种的见习骑士,一种是正式骑士。

    见习骑士大概可以匹敌第一阶级的强者。

    正式骑士妥妥的是第二阶级的强者。

    大不列颠帝国能够屹立这么多年不曾倒下,靠的就是骑士的力量。

    在过去,一个正式骑士的力量足以匹敌一个军团,这也是大不列颠帝国横扫了世界,成为了世界三大帝国之一的根本。

    可惜的是,想要成为正式骑士实在是太困难了。

    即使在大不列颠帝国最辉煌的亚瑟王时期,正式骑士也不过一百五十位左右。号称圆桌骑士。

    而到了现在,正式骑士的数量已经减少了许多。

    除了围绕着女王陛下的专属十二骑士之外,燕小北根本就没有看到其他的正式骑士。

    不管是芙蕾.阿修福德,还是洛罗.阿修福德,都是见习骑士。

    力量超越了常人。但在正式骑士的面前,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即使如此,这样的实力也足以自豪了,在普通人的面前。

    燕小北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三!”

    脚步向后一瞪,身体有如炮弹般弹射出去,十字剑如同一道闪电之光,射向洛罗.阿修福德的咽喉,快的狠厉,准的惊人。

    然而,这样的速度在洛罗看来,其实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他很轻松的架住了燕小北的攻击。

    双方的剑在碰撞的一瞬间,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叮!

    洛罗脸色猛然一变,他感觉到燕小北剑身传来的力量太的惊人,仿佛一座坍塌的山峰朝着自己压了下来,巨石滚滚落下,手中的骑士剑都弯曲了起来。

    “啊啊啊,给我滚开!”

    洛罗大吼,体内的力量瞬间爆炸,轰击而出,掀起了气流,一阵无形的飓风以他为中心,瞬间吹拂出去,不少贵族子弟被吹飞了出去。

    燕小北轻巧的后退一步,一剑斩出,劈开了这股飓风,脚步向前,剑身一抖,如无孔不入的巨浪,刺向了洛罗.阿修福德。

    漫天剑影出现,笼罩了洛罗。

    身为骑士,洛罗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出了燕小北的攻击之中,那些是微不足道的剑影,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剑身。

    他挥出长剑,荡开燕小北的攻击,同时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感觉自己的剑撞击在燕小北的剑身上时,就好像撞击在了一座山峰之上,使劲全力也只不过是让山峰微微偏离了轨道一点。

    燕小北这一剑原本是想要刺中他的咽喉,不过剑身被撞开之后,燕小北顺势刺向洛罗的肩膀。

    千钧一发之际,洛罗侧身,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

    燕小北嘴角微微一笑,用剑身横扫过去,拍在了洛罗的身体上。

    碰!

    帝国公爵的贵公子,见习骑士洛罗.阿修福德被燕小北一剑打飞,撞击在墙壁上,狼狈不堪的摔在地面。

    “说打你,就打你,你以为你是谁。”燕小北轻哼一声,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鲜血,狠狠的教训了准备赖账的贵族子弟,每人打断一条腿,扬长而去。

    留下了一群敬佩,怨毒,恐怖的目光。

    离开午夜俱乐部后,燕小北在路边买了一瓶矿泉水把嘴里的鲜血冲洗的干干净净,这些鲜血是燕小北刻意逼出来的,对方一个见习骑士,燕小北一剑就可以解决战斗。

    回到休妲菲尔特的宅邸,燕小北意外的看到了猴子女,她安安静静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几个酒瓶。

    “你是怎么进来的。”燕小北问。

    “你觉得着破烂地方可以拦得住我吗?”猴子女反问。“对了,你今天好像很威风,连帝国公爵的儿子都敢打。”

    “你看到了?”

    “我就在那个地方,当然看的一清二楚。”

    “我怎么没有发现你。”

    “就凭你,想要发现我还早了几百年。”猴子女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对付一个废材居然还要受伤,你太丢人了。”

    “我是故意的好不好,如果我一剑劈飞那个混蛋,估计整个大不列颠就要沸腾了,对我接下来的行动会造成很多不便。”

    燕小北虽然虽然很出风头,造成了一丁点的轰动,但也仅此而已。

    在其他人的眼睛里,燕小北虽然出色,但只不过是一个出色的年轻人而已。

    如果他碾压了洛罗.阿修福德,可就不是一个出色的年轻人可以解释了。

    说不定皇家都会介入,开始调查夏亚.休妲菲尔特。

    而燕小北被暴露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对了,我在这个家里找到了一个好东西,你要不要看一下。”猴子女说着,把一个类似于徽章的水晶体扔了过来。

    “好东西,什么?”燕小北接过来一看,确实很漂亮,通体晶莹,没有一丝的杂色,表面似乎有光华流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不过,这个是什么?燕小北翻来覆去看了几眼,输入能量,释放神念,水晶徽章宛如一块装饰品,什么反应都没有。

    “传承水晶,只有用血脉的力量才能够打开。”猴子女解释。

    这是一种只有直系后裔才能够使用的东西,里面蕴藏了巨大的知识和力量,可以一瞬间让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第一阶级的强者。

    毫无疑问,这块传承水晶是休妲菲尔特家族的东西。

    好歹这个家族几百年前,也是大不列颠帝国的顶尖豪门,拥有这样的东西不足为奇。

    “血脉的力量?”燕小北翻来覆去看了几眼,摇了摇头,这东西对他没有用。

    他根本不是休妲菲尔特的人。

    猴子女说道:“不用担心,我已经篡改了传承水晶的核心,不管是谁,滴入鲜血都可以使用。”

    燕小北:……

    他划破自己的指头,从传承水晶内滴入了一滴鲜血,传承水晶顿时大放光华,耀眼无比,一股浩瀚的力量瞬间冲入了燕小北的脑海里。

    眨眼睛,一个英武的男子出现在燕小北脑海里。

    一个骄傲的声音响起。

    “吾乃博约翰.休妲菲尔特,我的后裔啊,接受我的力量吧。”

    下一秒,一股沸腾的力量几乎如同决堤的洪水,冲入了燕小北的身体里。

    燕小北不由自主的"shen yin"了一声,全身仿佛泡在温泉里,舒服的不得了,身体的表面燃烧起一层淡淡的金色火焰,眨眼睛火焰猛涨,几乎将整个大厅笼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