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牺牲品
    既然水晶公主已经出来了,那么打算绑架水晶公主的猴子女也应该现身了吧。

    燕小北左右摇头,没有发现猴子女。

    不过在水晶公主登场之后,另外一个仅次于今夜水晶公主的重量级人物也出现了。

    没错,他就是今晚宴会的主角,阿修福德家族的贵公子——洛罗.阿修福德。

    当这两个人出现后,顿时引起了今晚宴会的骚等。

    燕小北还听到了身边这些人的窃窃私语。

    比如站在他左侧五米开外,一高一瘦的两个男子的窃窃私语。

    “听说女王陛下有意将水晶公主许配给洛罗少爷,今晚宴会两人又相继登场,说不定这件事情并非空穴来风。”

    “啊咧,我记得洛罗少爷的未婚妻应该是福内特家族的千斤吧?”

    “那只不过是一个意向,两个家族并没有亲口证实,应该还有缓和的余地。”

    “虽说洛罗少爷确实是人中龙凤,但大不列颠帝国的贵公子之中,比他优秀的人应该还有不少吧,比如弗洛里德家族的那一位。”

    “当然,弗洛里德家族的那一位不论是文治武功,都皆是上上之选,同时也是水晶公主最热切的追求者,不过他不可能成为水晶公主的入幕之宾,因为他们家族的人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位天才成为帝国的亲王。”

    亲王之名虽然好听。

    但如果水晶公主继承王位的话,那么亲王绝对没有权利干涉政务。

    这是大不列颠帝国为了防止王权被外人夺取,定下的最严厉的规矩。所有人都必须遵守。

    燕小北不太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有些好奇。为什么两个人会这么说。

    然而就在这是,莱昂悄悄的来到了燕小北的身边。

    他朝着燕小北使了一个眼神。燕小北会议,不动声色的脱离人群,两个人并肩离开了热闹的宴会,来到了外面。

    “现在去什么地方?”燕小北问。

    “跟我来。”

    莱昂带着燕小北左拐右拐,居然来到了白天的人工湖这里,燕小北有些诧异。

    在人工湖附近,一位威严的男子站在这里。

    阿修福德的当家,雷欧.阿修福德,帝国公爵。财政大臣。

    “雷欧公爵,我把人带来了。”

    燕小北过去说道:“夏亚.休妲菲尔特,参见阿修福德公爵。”他行了一个贵族礼。

    “这些虚礼就不必了,夏亚.休妲菲尔特,我已经从莱昂这里知道了你的来意,你确定要卖掉你的宅邸吗?那可是女王赐予你们家族的东西。”

    “是的。”

    燕小北说。

    雷欧公爵没有了在宴会上那种威严到压迫着人无法喘息的气场,宛如一个和蔼的老人,淳淳劝导道:“如果休妲菲尔特家族真的,我愿意支援你们度过这个难关。直到你们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

    “不用了。”燕小北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休妲菲尔特家族,绝对不会欠下任何一个人情,哪怕是你,公爵大人。”

    公爵有些失望。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莱昂。你说说看,休妲菲尔特家族的宅邸。按照市场价来说,大约价值多少。”

    “五千万欧元。”莱昂想也不想的说道。

    对于掌握着帝国的财政大权的财政大臣来说。五千万欧元真心不算什么。

    “那就五千万欧元吧。,夏亚.休妲菲尔特,你可愿意。”

    “是的,我愿意。”燕小北说道。

    “父亲……”

    就在此时,阿修福德家族的贵公子,洛罗.阿修福德出现了,“我刚才看到姐夫突然离开宴会,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事情。”

    姐夫?

    雷欧和莱昂都有些诧异。

    洛罗.阿修福德说道:“父亲,你不应该买下姐夫的房子。”

    雷欧眉头微皱,说道:“姐夫是什么意思,洛罗。”

    “夏亚.休妲菲尔特,可是姐姐喜欢的男人,我今天亲眼看到他在这里和姐姐幽会,父亲大人,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这个时候再买下姐夫的房子,会不会不适合。”

    雷欧.阿修福德绝对不是好糊弄的人,不过这个时候居然没有追究,反而笑着说道:“是老夫的错,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芙蕾喜欢的人,夏亚,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洛罗说的不错,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这一点小事,无需介意,我可以借你五千万,就当做是我女儿的嫁妆吧。”

    燕小北赶紧说道:“雷欧大人,你误会了,我和令千金完全没有交集,更不是什么恋人,我和她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适逢其会。”

    “哈哈,年轻人脸皮薄,我也知道,不过被不需要担心,我很开明,绝对不会阻拦你的,不知道夏亚你什么时候向我提亲啊。”

    燕小北忍不住周了一下眉头,雷欧.阿修福德的表现真的太古怪了,仿佛恨不得立即把芙蕾嫁给自己?

    他真的如此讨厌自己的女儿,甚至愿意把女儿嫁给自己这个没落的贵族?

    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抱歉,我根本不喜欢你的女儿,更不愿意和她结婚。”燕小北刚想要这么说……

    突然间,莱昂拽了一下他的衣角,笑着说道:“年轻人的恋爱真是让人惊讶,没有想到夏亚你居然是芙蕾殿下的恋人,难不成今天特意来这里,就是为了拜见老丈人?”

    燕小北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莱昂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也要凑热闹。

    他想了想,没有开口,沉默以对。

    雷欧.阿修福德拍了拍燕小北的肩膀说道:“这么高兴的事情,我会在宴会结束的时候宣布,放心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芙蕾的未婚夫了。”

    说罢,他们父子两个便离开了。

    阿修福德父子离开后,燕小北询问莱昂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他们好像很想要把芙蕾嫁给我。”

    莱昂感叹了一句,“贵族家庭的争权夺利,就是如此的残酷。芙蕾.阿修福德只不过是一个牺牲品而已,不过这样正好,我们恰好可以利用这样的关系。”

    他笑的十分开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