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7.野心家
    以前燕小北看过不少的小说,上面写着贵族们都是一群嘴脸丑陋,吃相难看,嚣张跋扈,喜欢得罪人,动不动就会调戏一下民女,踏贱一下法律什么的。

    但在这个地方,燕小北所看到的贵族,都是一群举止优雅,杉杉有礼的家伙。

    绝对没有嚣张跋扈,即使看不起你,也不会在眼神或者面孔上流露出了。

    甚至在告辞的时候,也会显得非常有礼,借口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和几个人有过短暂的接触后,燕小北这个休妲菲尔特的身份很快就在这里传播看来,然后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和燕小北搭话。

    燕小北也乐得轻松。

    一个小时后,大约是下午四点多一些,燕小北在这个地方呆烦了,绝对去周围转一圈。

    阿修福德的庄园很大,没有几天的时间,是逛不完的。

    以中庭为中心,周围全部都是宴会区。

    偶尔也会有一些贵族在周边的花丛中转悠,以显示自己良好的风度和高尚的情操。

    燕小北一个人端着酒杯来回晃悠,无人搭理。

    不知不觉间,燕小北走的距离越来越远,周围人迹稀少,穿过一个小小的丛林后,燕小北来到了庄园的人工湖附近。

    宽阔的湖面上,有一只小船,船上还有一对正在kiss的妹子。

    燕小北情不自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没有看错,正在kiss的确实是一对妹子,而且还是一对很漂亮的妹子。

    难不成贵族都有这种呀嗜好?

    女的要百合。男的经常捡肥皂吗?

    “呀啊……”

    这对正在kiss的妹子看起来蛮陶醉的,燕小北也不想打扰人家。决定退回来,没有想到恰好被一个妹子看到。一下子推开自己的姬友,惊呼起来。

    燕小北后退的脚步一顿,妈蛋的,被发现了。

    另外一个妹子也注意到了燕小北,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恨不得把头埋进自己的胸部,不过这也更加凸起了她胸前那对节操满满的事业线。

    “你是谁!”第一个发现了燕小北的妹子愤怒的站了起来,冲着燕小北大吼,“难道不知道这里禁止陌生人入内吗?”

    燕小北来的时候可没有看到什么陌生人禁止入内的表示。不过和愤怒的女人理论无疑是愚蠢的,“这只不过是一个意外,我这就走,你们继续。”

    “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妹子的身上顿时爆发出强大的金色火焰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化作一只大手,抓向燕小北。金色的火焰手掌没有炽热的温度,却有一种要将天地都住在手里的气势。

    居然是一个骑士?

    燕小北有些意外,不过他现在所扮演的只不过是一个普通贵族而已。根本无力躲开这只巨手,任由巨手抓住,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被带到了湖中央的小船上。

    “你是谁?”妹子问道。

    “夏亚.休妲菲尔特。”燕小北淡淡的说道。

    妹子有些惊讶。随即想了起来,“原来是贵族,怪不得一副镇定的摸样。”她哼哼了几声。松开火焰巨手,把金色火焰全部收回体内。

    “本小姐叫做芙蕾.阿修福德。阿修福德公爵的女儿,这位是我的好朋友。米娅.福内特。”

    好朋友,我看是好姬友吧。

    燕小北心里吐槽,表面淡定的说道:“原来是阿修福德家族的千斤和福内特家族的千斤,恕我失礼了,抱歉。”

    阿修福德他现在知道了,但福内特,鬼知道是什么家族。

    芙蕾.阿修福德说道:“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不过我警告你,这种事情你最好拦在心里,千万不要说出去,知道吗?”

    “我刚才看到了什么?”燕小北反问。

    米娅一急,顾不上脸红,“你刚才明明什么都看到了。”

    芙蕾苦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笨蛋,他的意思是他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他愿意替我们保密。”

    米娅一听,原本就红丹丹的脸蛋更急红了,红的快要滴血。

    燕小北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真是一个单纯的妹子啊。

    芙蕾大咧咧的说道:“我记得我们并没有给休妲菲尔特发放请帖,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我是跟莱昂一起来的。”燕小北说道。

    “莱昂?”芙蕾大小姐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确定的说道:“那个帝国首屈一指的建筑商。”

    “就是他。”燕小北点头。

    “你怎么和他混在了一起。”

    燕小北苦笑道:“最近休妲菲尔特家族很不好过,所以我准备把我的宅邸卖掉,度过这个难关,于是找到了这个男人,不过他似乎不该出手买下我家族的宅邸,于是向我推荐了另一位大方的买家。”

    芙蕾听到这里,基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

    “休妲菲尔特终究曾经是大不列颠帝国的豪门,即使在走下坡路,传到你这一代,也是一位伯爵,对于一个商人来讲,收购贵族的宅邸,不论是什么情况,都是大不敬,更何况,休妲菲尔特家族的宅邸可是当年女王大人亲自赐予的,他当然不敢买。”

    “我算是什么伯爵,没有领地,没有收入,没有私人护卫,只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伯爵而已,名字好听罢了。”燕小北淡淡的说道。

    芙蕾目光微微闪烁了几下,忽然说道:“呐,夏亚.休妲菲尔特,你想不想光复你们休妲菲尔特家族,让这个家族再一次成为大不列颠帝国的辉煌豪门。”

    燕小北警惕的看了她一眼,“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想要做什么?”

    芙蕾说道:“你知道这一届阿修福德的继承人是谁吗?”

    燕小北说道:“应该是今天宴会的主角吧。”

    芙蕾一拍手说道:“没错,就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不论是聪明才智,还是武力谋略。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然而阿修福德下一任的当家是他不是我,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是女人。”燕小北说道。

    “没错,因为我是女人,仅仅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我那个父亲就否认了我,明明我比我弟弟更加出色,要出色一百倍,但他还是选择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而如此出色的我,在他的眼睛里,只不过是一个联姻的工具而已。”

    芙蕾忽然冷笑了起来,眯着眼睛说道:“今天过后,不出一个月,我就会被他当做货物一样扔给某个贵族吧。”

    燕小北忽然警惕起来,“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

    这绝对是交浅言深,芙蕾既然如此出色,却跟自己说了这么多。一定是想要利用自己。

    芙蕾眼神诡异的说道:“其实我本来打算任命的,谁叫我出生在这样的家族,所以我特意把米娅约到了这里,打算吃掉她。给我的弟弟带一下绿帽,也算是出一口气,没有想到。上天居然把你送到我的面前。”

    卧槽,米娅居然是你弟弟的女人。你也太重口味了吧。

    燕小北接触到芙蕾诡异的眼神,连忙后退。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低喝道。

    芙蕾说道:“夏亚.休妲菲尔特闯入这里。看到了楚楚动人的米娅,意图不轨,并且得逞,被我当场抓获……”

    燕小北毛骨悚然。

    芙蕾自顾自的说道:“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的未婚妻在自己的家里被其他人给侮辱了,这样的丑闻如果传遍了整个帝国,人人皆知,我倒要看看,那个老家伙还会不会把他当做继承人,继续培养他,让他继承阿修福德家族。”

    燕小北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可是你弟弟。”

    “那又如何?”芙蕾冷笑,“像是我们这样的家族,还有亲情可言吗?”

    贵族,这就是贵族。

    表面上风度翩翩,文质彬彬,杉杉有礼,但实际上却冷血无情,相互算计,血脉亲情在他们的眼睛里,连屁都算不上。

    有的只是虚伪的笑容,和彼此之间的算计。

    “不要把所有人当成傻子,芙蕾.阿修福德,不是所有人都会按照你的剧本表演,你的父亲你的弟弟,都不是傻子,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也不会成真,不管你表演的多么逼真,他终究是假的。”燕小北逐渐后退,目光深沉。

    芙蕾冷静的说道:“这一点我比你更加清楚,所以这场戏,绝对不能是假的,只能是真的,米娅,为了我,你愿意把你的纯洁之身交给这个男人吗?”

    她深情的望着米娅.福内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永远在一起,相信我。与其我嫁出去,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不如我们搏上一搏,推翻我的弟弟,只要我成为阿修福德的家主,再也没有人敢反对我们!”

    燕小北看向了米娅。

    这位有些害羞的妹子听完野心家芙蕾.阿修福德的话后,表情变幻不定,先是惊讶,然后是难以置信,随即脸色苍白,眼瞳含泪,最后点了点头。

    “你同意了。”芙蕾兴奋无比。

    “如果是为了你,我愿意。”米娅的声音微不可闻。

    燕小北当即就给跪了,这个傻女人也太天真了吧。

    这让燕小北想起了一种女人,温柔如水,一旦爱了,就绝对不会改变。

    这种女人若是跟对了人,绝对是一生幸福。

    但如果跟错了人,下半生绝对过的十分艰苦,半生疲劳,半生飘零。

    而芙蕾.阿修福德呢?短短几分钟的接触,燕小北就知道芙蕾绝对是一个野心家,权欲大的惊人,这种人绝非良配。

    “这可是你一生的幸福啊,米娅.福内特小姐,你要谨慎一点。”燕小北冷静的说道:“我知道你爱她,但你有没有想过,她今天为了得到阿修福德家主之位,就会让向一个陌生的男人献出纯洁,那将来会不会为了更多的东西,把你交给别人?”

    米娅一惊,不又看向芙蕾。

    芙蕾一把握住米娅的手,斩钉截铁的说道:“今生只有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负你。”

    “说得好听,说的动听,这有什么用,你爱她,却把她推向别人的怀里,这就是你的爱?米娅.福内特小姐,人心善变,芙蕾.阿修福德,绝非你的良配,你千万不能上当啊。”

    芙蕾.阿修福德半跪在米娅的面前,说道:“我以我的灵魂发誓,我当上了阿修福德的家主之日,就是你嫁入阿修福德家族之时。”

    “诡辩!!!”

    燕小北毫不犹豫的揭穿了芙蕾.阿修福德的谎言。“米娅.福内特小姐,我得提醒你一句,你嫁入阿修福德家族,到底是嫁给了谁,芙蕾吗,那个时候的她成为了阿修福德的家主,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你吗?”

    两人唇枪舌剑,相互攻击,米娅.福内特被夹在了中间,左右为难。

    到底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芙蕾,还是放手不管。

    她爱芙蕾,想要成全她,但又害怕她不要自己,如果这个男人说的一样,是在利用自己。

    芙蕾.阿修福德看出了米娅的动摇,紧紧的搂住她,不停的安慰着她,目光中却充满了愤怒的杀意,死死的盯着燕小北。

    最终,米娅被说服了,绝对牺牲自己,成全芙蕾。

    燕小北见事不可为,当即打算跳水逃走。

    但芙蕾却抢先一步抓住了燕小北。

    如果燕小北在这里暴露实力,击败芙蕾.阿修福德不成问题,不过这个身份绝对会暴露。燕小北不有暗骂了一句,这都算什么事啊。

    居然能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野心的女人。

    “慢着。”

    燕小北看到准备脱衣服的米娅,暗骂一句这个女人真没有脑筋,决定使出最后一招,如果真的没有,就击败芙蕾逃跑。

    “米娅小姐,你为芙蕾小姐牺牲这么多,我很敬佩,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把我送上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果真的是夏亚.休妲菲尔特,遇到这种事情,一旦曝光,绝对是死刑。

    米娅有些迟疑了,但经不过芙蕾的催促,还是决定继续。

    “抱歉,一切都是为了芙蕾。”

    “好吧,我认栽,不过米娅小姐,你为芙蕾如此牺牲,我为你想了一个主意,只要你和芙蕾一起做了这件事情,即使你身败名裂,她也不敢不要你,因为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把柄在你手上,不是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