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17.送你十个
    女人缓缓向燕小北走来,步伐稳健,不疾不徐,浴衣抖动,身躯妙曼,让人产生无尽遐想,荷尔蒙飞扬。

    她面色娇艳,两腮酡红,宛如三月桃花,妖艳迷人,但目光却冰冷如刀,锋利的让人心惊,没有一丝一毫的媚态,充斥着无尽的杀气。

    右手微微一抖,一把小巧的短刀从袖口滑落到女人的手里,刀鞘脱落,雪白冰冷的刀锋暴露在空气之中,锋利的杀气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空气顿时一冷,燕小北觉得自己的肌肤仿佛被冷风吹过,寒毛倒立。

    “既然你不愿意退去,那就死在这里吧。”女人开口宣判了燕小北的死刑。

    无名杀生流.蝉鸣

    这个流派曾经在东瀛非常的火热,被誉为天下第一的流派,后来没落了,但并不是因为后人不争气,而是因为它太过于强大了。

    盛极而衰!

    这个流派压制着无数的流派,无名杀生流当时人见人怕,鬼见鬼惊,其他流派几乎没有活路,所以引起了其他流派的反弹,召集了当时东瀛所有流派,对无名杀生流进行了一次围剿,终于将这个流派覆灭。

    五百年后的今天,时间进入现代,无名杀生流重新出现,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惕。

    毕竟现在已经不是这些刀术剑术的天下了,而是超级英雄时代。

    女人手持短刀,刀锋轻轻颤抖,撕裂空气。发出的声音低沉,就好像那蝉鸣。这种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人精神恍惚。

    燕小北眼神微微一挑。居然是声音催眠。

    利用刀锋撕裂空气发出了类似蝉鸣的声音,扰乱人的精神系统,让人精神恍惚,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无疑是致命,当他们精神恍惚的刹那,甚至不知道刀锋已经划破了他们的咽喉,即使是一些练武人士,也躲不过。

    燕小北并不知道无名杀生流曾经是东瀛天下第一的流派。但对于这一刀,他并不吝啬于自己的赞叹。

    除了刀鸣之外,这一刀不管是速度,力量,角度,都是上上的水准,即使是没有刀鸣之声,能够躲过的人也少之又少,更何况有刀鸣之声催眠。更是如虎添翼。

    当然,这一点对于燕小北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拥有神念,擅长催眠的燕小北如果被人催眠了。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闪电般伸出两个指点,轻轻的夹住了砍下来的短刀,就好像拿着筷子夹起伊利花生米。轻松写意,不费吹灰之力。

    女人顿时惊呆了。

    必胜精绝的一击居然被人用两个指头夹住。仿佛天方夜谭一样的画面出现在她的面前,长久以来因为修习刀术而建立的武者信念。几乎一瞬间被燕小北击溃。

    “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世界很大,你太高看自己了。”燕小北两个指头微微用力,经过了现代工艺制作出来短刀就乒的一声断成了两截,被燕小北轻松折断。

    女人呆滞,仿佛失去了灵气的木偶,动弹不能。

    燕小北迈开脚步,和她擦肩而过,带着五十岚静子钻入了一辆汽车,他现在摆明了要待在这里,除非五十岚铃亲自出手,否则谁也拦不住他。

    坐上车后,燕小北静等五十岚铃的反应。

    过了一会,车队缓缓移动,五十岚玲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在跟耍什么花招。

    一个半小时后,车队抵达了一座古老的日式庭院的大门口。

    这个日式庭院很大,有中庭,后庭,大约可以同时容纳三百人入住,在东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城市,能够拥有这样的庭院,就是权力和实力的象征。

    在大门口的旁边,挂着【黑衣组】这样的门牌。

    这里应该就是东瀛第三的社团,黑衣组的老巢了,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秘密和机关,看似悠闲的布局,隐藏着无数锋利的机关,宛如一座森然的堡垒,想要强攻的话,不知道有多少的人会死在这里。

    燕小北和五十岚静子肩并肩同行,走进了庭院,目光扫视,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神念扫过,更多的陷阱和机关暴露在燕小北的面前,让燕小北惊叹。

    进入了黑衣组,穿着黑色制服的男子们开始向四面八方退去,慢慢的融入了这座日式庭院,似乎隐藏在暗处,随时都可以发出致命的攻击。

    沿着一条小石子铺成的道路前进,燕小北的身边就只剩下五十岚静子了。

    在前方,一座古老的建筑露出了飞檐一角。

    石子路的两侧,种植着樱花,这是东瀛的国花,可惜燕小北来的不是时候,所有的樱花都已经凋零,剩下的只有光秃秃的树枝。

    一看是燕小北不知道这些是樱花树,还是五十岚静子告诉他的。

    穿过光秃秃的林荫小道,拐了一个弯,一栋类似于金光阁的古老宅邸映入燕小北的眼帘,这座阁楼只有五层高,全部用的是名贵的橡木制造而成,不怕风吹雨淋,即使常年被雨水灌溉,也很难腐烂。

    在阁楼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浴衣的女子,居然是被燕小北折断了短刀的女人。

    她还是先前那样的打扮,酥.胸半露,事业线深沉,让人欲罢不能,即使燕小北也被她胸前的两坨肉吸引,不由多看了几眼。

    女人冲着燕小北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说道:“五十岚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请两位跟我来。”

    燕小北眉头轻轻一挑,说道:“五十岚铃到底在搞什么鬼?”

    女人充耳不闻,妩媚的说道:“两位客人,请跟我来。”

    燕小北很不高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带着五十岚静子跟在这个女人身后,走进了阁楼,一直登上五层,才看到坐南向北,仰望着天外的五十岚铃。

    燕小北顺着她的目光所望的方向扫视过去,天空一片洁白,万里无云,是一个好天气,阳光从高空洒落,照耀着整个阁楼,染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

    燕小北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找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五十岚铃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转头望了望燕小北,又望了望五十岚静子,说道:“静子是我的女儿,我希望你可以离开她。”

    燕小北摇头拒绝,“这可不行。”

    五十岚静子嘲讽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但安静如大和抚子的她却不会出声,反而把话语权交给了燕小北,安安静静的站在燕小北的身后,为他揉肩,力度的轻重正好,仿佛是一位温驯的妻子。

    燕小北舒服的吐了口气,五十岚静子的按摩真的很好。

    五十岚铃说道:“如果你可以离开静子,我可以把我另外一个女儿交给你。”

    穿着浴衣的女子走过来,柔顺的跪在燕小北的身边,为燕小北捏腿,手艺一点也不比五十岚静子差劲。

    五十岚铃说道:“她就是我的另外一个女儿,五十岚弥,可惜的是,她不是神姬。”

    燕小北惊讶的看了五十岚弥一眼,发现这个女人还真的和五十岚静子有三分相似,说有血液关系,绝对没错。

    “在你的眼睛里,你的女儿就是货物吗?”燕小北问道。

    “不是。”五十岚铃回答,果断干脆。

    燕小北顿时觉得这个女人还有救,但五十岚铃接下来的回答却让燕小北目瞪口呆。

    “她们不是货物,只不过是我复仇的工具,对于我来说,这些工具分为可以用和不可以用,五十岚静子是神姬,只要经过仪式的引导,就会拥有强大的力量,对于我而言,是最合适的工具,五十岚弥不是神姬,对于我来说,她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工具。”

    这他妈的是什么逻辑。

    这个女人疯了吧。

    燕小北低头看向五十岚弥,她细腻细心的为燕小北捏腿,力度不轻不重,从来都没有变过,即使是五十岚玲说出了那种冰冷的话,她也没有动摇,仿佛说的根本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

    这样的女人不是神经大条,就是早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为了替自己的父亲报仇,而牺牲自己的女儿,五十岚铃,你究竟父控到什么程度啊。

    燕小北在心底狠狠吐槽了一下,说道:“不行,绝对不行,你虽然把你女儿当工具,但我可没有把五十岚静子当做工具,她是我朋友。”

    五十岚静子揉肩的手微微一僵,随即更加用力,细心的揉捏。

    五十岚玲不为所动的说道:“如果一个五十岚弥无法满足你,我还可以送给你十个美女,不用担心,她们都很干净,没有人碰到过,受过严格的训练,精通各种技巧,可以让你享受到极致的快乐。”

    顿了顿,五十岚铃又说道:“这些美女从三岁开始就接受专业训练,训练官都是女性,她们接受着绝对忠诚的教育,一旦送给你,就不会反抗你的任何要求,即使是我也不能命令他们,原本这些人是送给达官贵人的最佳礼物,哪怕有任何一个瑕疵都会被淘汰,一百个女孩里面,未必会出现一个合格者,是金钱绝对买不了的象征。”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