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224.选择性失忆
    这是一张细密的大网,专门用来捕捉丁点大的小鱼,将莎哈托勒的紧紧的,不给她一丁点逃过的机会。

    但是,在细密的大网终究有细孔,莎哈托化作金沙,瞬间脱离了大网,然后化作沙尘暴,一路席卷,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钢铁侠纵然英勇无比,也无法抓住她。

    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

    “真是见鬼!”

    逃跑后的莎哈托没有立即去医院,反而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两场大战,她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和能量,现在要休息,能够从金字塔内部盗走法老王的镜子,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她必须养足精神,对付那个人。

    于是,燕小北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避免了一场大战。

    他在医院等待了一天,直到晚上十一点,昏厥的翠西亚逐渐醒来。

    听到了响动的燕小北立即退出登天台,缓缓睁开眼睛,恰好和翠西亚一双清澈中带着一丝悲伤的目光撞上。

    这个原本开朗的少女的目光中充满了悲伤,让燕小北有些心疼,他伸出手抚摸着对方的脸,轻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翠西亚。”

    但是,翠西亚扭开头,躲过了燕小北的抚摸,问出了一个让燕小北瞠目结舌的问题。

    “你是谁?”

    她看着燕小北问道。

    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我是谁?“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翠西亚。”燕小北强笑了一声,问道。

    翠西亚的目光顿时警惕起来,“医生。医生,护士。来人,快来人!”她大叫起来。

    她的大叫引来了医生和护士。将翠西亚团团围住。

    燕小北满脸愕然,我勒个去,她真的不认识我了?

    这不科学。难不成是失忆?

    燕小北是听说过,一般人在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之后,大脑会形成一种自我保护,将足以摧毁人类信念以及神经的事情暂时忘记。

    而翠西亚确实遭到了父母双亡的重大打击。

    有专业的医生在这里,燕小北并没有冒然的冲上去冒充什么神医,再说了,神秘声音陷入沉睡。燕小北就是一个半吊子的医生,只能治疗一些皮外伤,内伤,至于脑部失忆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等医生对翠西亚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检查后,燕小北才慢慢走过去问道:“医生,翠西亚是不是失忆了。”

    医生是一个金发女人,继承了米国优良基因,前凸后翘。一双饱满的胸部令人惊叹不已,面对燕小北的提问,点了点头,“病人确实得了选择性的失忆。”

    “选择性失忆?”

    “选择性失忆是一个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

    “恩,然后呢,她忘记了什么?”

    “你。”金发医生指了指燕小北。同情的说道:“她记得自己的名字,自己父母死亡的事实。惟独忘记了你,她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你了。”

    这算什么事啊。居然把我忘记了,燕小北恨不得对翠西亚吐槽,你父母死亡,为什么会忘记我啊。

    医生拍了拍燕小北的肩膀说道:“我已经告诉她,你把她送到了医院,现在你是她的救命文人,我相信她会感激你的,进去吧。”

    燕小北点了点头,走进了病房。

    翠西亚躺在床上,输着液体,对走来来的燕小北歉意一笑,“抱歉,我刚才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燕小北反问道:“你呢。”

    “我也没事。”

    翠西亚的眼瞳无时无刻不在充斥着一种哀伤,“感谢你救了我。”

    “不用客气。”

    燕小北神念散开,发现翠西亚的身上还充斥着死亡的力量,并没有散去,这股力量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要爆发出来,也许只需要她的一个念头。

    这很危险,连燕小北都要被这股力量伤到,普通人如果被这股力量接触到,说不定会瞬间死亡。

    他控制着神念,钻进了翠西亚的脑海里,一层又一层的翻动着翠西亚的记忆,他决定把她失去的记忆找回来。

    翠西亚不明所以,她完全不知道燕小北正在寻找她失忆的记忆,只是好奇燕小北为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在发呆一样。

    燕小北翻山越岭,穿过一层层的障碍,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被封锁的区域。

    燕小北觉得翠西亚失去的记忆,就应该在这里。

    他企图钻进去,将被封锁的记忆挖出来,但是遭到了阻碍。

    这层阻碍在燕小北看来,薄的就好像一捅就破的处.女.膜一样,但非常的坚韧,燕小北想要撕开这层阻碍,却听到翠西亚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立即明白了,这层阻碍和翠西亚的神经相连接,如果强行突破这层阻碍,说不定会把翠西亚的神经摧毁。

    于是他立即把神念退了出来,看着翠西亚发呆。

    妈蛋的,为什么会突然遇到这种扯淡的事情。

    这一刻燕小北十分怀念神秘声音,如果神秘声音在这里,一定有办法,比自己在这里束手无策,干瞪眼好了不知道几百倍。

    “没事吧?”燕小北心虚的问道。

    翠西亚摇了摇头,觉得这种痛楚来的太过于古怪,也没有往燕小北身上想,觉得大概是自己的后遗症什么的,听到燕小北发问,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燕小北喃喃了几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现在的他在翠西亚的眼睛里就是一个陌生人,虽然也是救命恶人什么的。

    翠西亚听到燕小北的喃喃自语,微微一笑,觉得这个人还不错,于是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的。”

    说完这句话后,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一时间不禁沉默下来,气氛变得越发尴尬。

    铃……

    就在此时,燕小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这阵尴尬。

    燕小北歉意的笑了笑,退到一边拿出手机按下接通键,自己家姐姐的声音清晰的传来,“翠西亚现在怎么样了?”

    在医院的时候,燕小北就给家里人打了电话。

    “没事,她醒了过来,就是……”

    “就是什么?”维娜追着问道。

    燕小北看了看翠西亚,低声说道:“没什么,我回去在跟你讲吧。”

    维娜大概察觉到什么,声音也低了下来,“恩,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妈妈很担心你,薇薇也很担心你。”

    “我马上回去。”燕小北说。

    “好的,我们等你。”维娜说完挂掉了电话。

    几分钟后,燕小北跟翠西亚告辞,瞬移回到了家里的大厅。

    维娜和温丽正在看电视,听到响动立即扭回头来,目光中照应出燕小北的身影。

    “薇薇呢。”燕小北没有看到燕薇薇。

    “已经睡觉了。”维娜说道,顿了顿,她又说道:“安嘉利娜今天一直呆在你的房间里,没有出来过。”

    燕小北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维娜迫不及待的问道:“翠西亚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丽也竖起了耳朵,等待着燕小北的答案。

    “她失忆了。”

    “失忆?”

    “没错,选择性失忆,她把有管我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其他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燕小北苦笑,换做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觉得操蛋。

    “怎么会……”维娜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过了一会,她才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燕小北说道:“谢谢你的关心。”

    “我们是家人嘛。”

    温丽以大人的口吻安慰道:“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情,我一直不同意你和翠西亚谈恋爱,因为你们还太年轻,经不住岁月的洗礼,这一次翠西亚忘记你,对你对她来说,都是考验,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即使忘记了你,也会从新喜欢上你。你也一样。”

    燕小北对翠西亚原本就没有太深的爱意,只是怜悯这个女孩,觉得这个女孩很可爱,现在她失去了有关自己的记忆,燕小北除了觉得不舒服之外,没有太多的感概。

    也许可以趁机和她一刀两断?

    燕小北心想。

    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太人渣了一点点。

    燕小北不说话,温丽还以为自己刚才说的太重了,于是越发柔和的安慰他,“我并不是说你现在就要和这个女孩分开,不过你们应该冷静一点,彼此先不要见面,如果你还是忘不了她,就去找她吧。”

    燕小北想了想,觉得这样也许不错,于是点了点头,“好的,温丽。”

    温丽看着燕小北郁郁不振的神情,以为他在勉强自己,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该说的她已经说了,再说下去说不定会被人厌烦,于是她站起来,说了句你好好想想,我累了,先去睡觉了,将燕小北和维娜仍在了大厅,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弟弟,你应该……”

    “我没事,你也去睡觉吧。”

    维娜刚要开口,就被燕小北打断,他挥了挥手,表示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维娜无奈,只好拥抱了燕小北一下,“我永远都是你的后盾”这么说了一句,她也回到自己的房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