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203.前夫
    上午十一点,课余时间。

    燕小北突然接到了温丽的电话,说自己好像被什么人跟踪了。

    “你确定?”

    “是的,从上班开始就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了,一个穿着灰色风衣,带着墨镜和帽子的男子不时出现在事务所的外面,偶尔我去外面办事,也可以看到他跟在后面。”

    温丽有些困扰,不知道应不应该报警,还是说这只不过是单纯的偶然。

    “我知道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

    律师事务所燕小北也去过几次,距离学院不近,不过距离家倒是不远,使用瞬间移动,燕小北几乎在瞬间抵达了事务所的楼顶。

    毕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大门口,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学校里也是,燕小北进入了厕所,确定没有人才发动了瞬间移动。

    瞬间消耗了一部分的能量,但在太阳的照射下,细胞主动吸纳太阳能补充能量,这一点点的消耗,在眨眼睛就补充完成。

    从楼顶一路来到事务所内部,燕小北找到了温丽。

    温丽看到燕小北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大吃一惊,“为什么会在这里,难不成你一直都在附近?学校呢,你没有去学校吗?”

    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学校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即使打车,以纽约的交通来估算,至少在四十分钟以后。

    然而,温丽刚刚挂掉电话不足三分钟的时间,燕小北就出现了。

    “跟踪你的人呢。温丽。”燕小北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

    “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没有去上学吗?”温丽从椅子上站起来。怒视着燕小北。

    “我看到了,就是那个人吧。”

    燕小北展开神念。扫过大门口,瞬间找到了隐藏在事务所门口的某个怪异的男子,于是甩开温丽,向门外走去。

    “等一下,燕,等一下……”温丽追着跑了出来,但燕小北的速度很快,眨眼睛就把她抛到了脑海,等他追上去的时候。燕小北已经轻易的制服了一直跟踪他的男子。

    “你是谁?”燕小北将这个人按在地上,冷冷的质问。

    男子极力挣扎,但抡起力量,完全不是燕小北的对手。

    “我不是坏人,真的,我不是……”男子辩解。

    “为什么要跟踪温丽。”燕小北不为所动,加大了力量,男子甚至感觉自己的脑袋要被这个少年压成碎片。

    极力的挣扎中,他的帽子。墨镜都脱落了,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

    温丽跑过来一看,顿时吃了一惊,“歇米尔。是你……”

    “你认识他?”燕小北问。

    温丽脸色有些不自然,支吾了几声,说道:“额。抱歉,燕。这可能是一个误会,他叫歇米尔.安德森。是我的……前夫。”

    前夫?而且还是姓安德森,燕小北说道:“他是维娜的亲手父亲?”

    “是的。”

    燕小北松开了这个男人,米歇尔连忙站起来,抱怨道:“老天,你的手劲可真大,我几乎以为你要把我的头给压碎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米歇尔。”温丽没好气的质问男子。

    “我……我就是想要看看你。”米歇尔支吾的说道:“我听说了,你丈夫逝世的消失,我很震惊,所以想来看看你最近过的如何,温丽。”

    “谢谢你,米歇尔。”温丽眼圈逐渐红了起来,大概是又想到了和燕生在一起的日子,被勾起了伤心事。

    米歇尔连忙道歉。

    燕小北提议如果想要长时间聊的话,就找一个地方坐坐如何。

    于是三人在律师事务所附近找了一个快餐店坐了下来,要了几分快餐,慢慢聊。

    “我是在两天前知道这件事情的。”米歇尔指的是燕生死亡的事情,“所以我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他说道,“我们毕竟生活在一起有一段时间,我了解你。你一定很伤心吧,不过不要紧,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必须往前进……”

    燕小北发现两个人似乎很谈得来,一点也没有夫妻离婚后的敌视和尴尬。

    米歇尔大约安慰了一个多小时,才起身告辞。

    留下燕小北和温丽两个人。

    燕小北目送他离开后,说道:“他看起来人还不错。”

    温丽点了点头,“他是一个好人,我一旦也不后悔认识他。”

    “那你们为什么离婚了,他明明是一个好人。”燕小北问道。

    “是我对不起他。”温丽说道:“结婚后不就,我就认识了你的父亲,他幽默,认真,为人比米歇尔还要风趣,很懂女人心,我被你的父亲吸引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变得不能自拔,心逐渐被你的父亲吸引了。”

    燕小北第一次对自己的便宜父亲有了敬佩,居然勾引有夫之妇,真是重口味。

    温丽继续说道:“经过一番挣扎,我带着孩子和米歇尔离婚了,然后嫁给了你的父亲,一直生活在现在,我就是这样一个坏女人,你现在一定很鄙视我吧。”

    燕小北安慰道:“从米歇尔的角度来看,温丽你毫无疑问是一个坏女人。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只不过是一个追求幸福的女人而已。这种事情没有对错的。”

    不过,当初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抢走,现在又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安慰,这个叫做米歇尔的家伙未免好人过头了吧。

    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这样的人也不算什么。

    如果换成自己,男人先杀掉,然后把女人啪啪啪了,让她后悔一辈子。

    燕小北已经这么干过了。

    “你有想过和米歇尔复婚吗?”燕小北问道。“他今天特意跑来安慰你,一定是非常的喜欢你吧。”

    温丽摇了摇头,“米歇尔是一个好人,但并不是一个好丈夫,我的丈夫只有你父亲一个人,他才是我的最爱。”

    “你打算单身一辈子?”

    “我不是还有你们吗?”温丽笑着说道。

    “那太遗憾了。”

    温丽认识燕生的时候,只有二十三岁,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时间似乎并没有在她留下太多的印记,就好像一个三十刚刚出头的风韵少妇,成熟的如同一颗水蜜桃,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女性的魅力。

    俗话说的好,想要俏,一身孝,刚刚失去了丈夫的温丽在男人的眼睛里,越发动人。

    燕小北觉得她这么单身下来,确实有些浪费了。

    和温丽吃过午餐后,燕小北在下午回到了学校,继续上课。

    而这是,从医院回来的奥尼尔也在教室里,看到燕小北走进来,顿时比划了一个割喉的手势,“你死定了。”他大声威胁道。

    “要我把你送进墙里吗?”燕小北做了一个按人的手势。

    奥尼尔脸色顿时变成铁青,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燕小北发出嗤笑,那家伙气的额头青筋爆现,却死死的咬着牙齿,不敢在挑衅燕小北。

    放学前,翠西亚跑到了燕小北的教室,“你好卑鄙,奥尼尔。”她怒斥奥尼尔,满脸愤怒。

    奥尼尔冷笑不止。

    燕小北轻松的把他的头按在了桌子上,任凭他如何奋力挣扎,也逃不出燕小北的手掌心,“发生了什么事情,翠西亚。”

    “奥尼尔的表哥在学校外面,我刚刚在外面看到了他。”翠西亚担心的说道:“他一定是冲着你来的,我们报警吧。”

    “那个黑手党人?”

    燕小北有些意外,这就是所谓的打不过,叫家长吗?

    这让燕小北更加鄙夷奥尼尔了,“你真是一个烂人,我们之间的事情,有我们来解决,你打不赢我,就找家长,简直烂到家了。”

    他抓住奥尼尔的头发,把他的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发出碰的一声闷响。

    奥尼尔立即昏厥过去。

    燕小北放他开,他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翠西亚担心那个黑手党对燕小北不利,准备打电话报警,她刚掏出手机,就被燕小北夺走了,“不要傻了,那些人什么都没有做,你叫警察也没有用。”

    “那怎么办,那些人可是黑手党。”

    “这样吧,我跟他们走一趟,反正也躲不过去,如果我半个小时内没有给你电话报平安,你就给警察打电话。”

    “十分钟。”翠西亚立即说道:“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内你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就报警。”

    “十五分钟吧。”

    “我这是在关心你,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讨价还价。”翠西亚对燕小北简直又气又急,他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好意。

    “好吧,十分钟就十分钟。”燕小北答应下来。

    放学后,燕小北刚走出校门口,就被两个人拦住了,其中一个人抓住燕小北的胳膊,用身体挡住其他人的目光,掏出一把手枪抵住了燕小北的腰部。

    “不要废话,跟我们走。”

    “好的。”

    燕小北跟着他们离开,非常的配合。

    三个人坐上一辆汽车,离开了学校,朝着偏僻的街道一路行驶,副驾驶座上的男子扭回头看着燕小北,“还记得我吗,小少爷。”

    燕小北看着他的脸,脑海轰隆一声炸开了,一块块记忆碎片浮现出来。

    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这个男子拿着一把小刀,狞笑着隔开了自己的喉咙。

    “是你!”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