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202.杀人凶手
    为毛突然就神展开了。

    马克居然是最有动机和嫌疑杀死燕生的人?

    燕小北眉头几乎都快要凑到一起,他的神念围绕在奥莉薇娅的身边,影响着奥莉薇娅,可以确定奥莉薇娅说出来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故作神秘。

    而是实实在在对自己的嘲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小北问。

    “你知不知道,当初的马克才是第二股东,因为你父亲突然插进来,夺取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导致奥斯本集团股东势力重新洗牌,马克成为了股份最少的股东,发言权最弱,被边缘化,成为了第八股东。”

    “还有这种事情?”燕小北对此真的是一无所知。

    “这应该是十年前的时间了。”奥莉薇娅说。

    “十年前的奥斯本集团,还没有今天这样的规模,但已经是一个暂露头角,尽显狰狞的新集团,被许多人看好,很多人都想要掺进来,但当初的第二股东马克手持百分之十八的股份,阻击这些想要入主奥斯本集团的金融大鳄。”

    “许多人在马克雷霆般的手腕面前败退,十年前的马克意气风发,如果你查阅过他的资料,就会发现,十年前,马克被誉为最出色的炒股能手。”

    “不过你的父亲也很厉害,当时的他被誉为神奇小子,在华尔街掀起了巨大的风浪,数次投资有赚无赔,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当时的马克。还有你的父亲,被誉为华尔街的双侠。但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你的父亲和马克进行了一次比拼。结果是你的父亲成为了奥斯本集团的新股东,马克从第二股东变成了第八股东,这种情况维持了十年不变。”

    “当时那场交锋,我的父亲是见证人,不过他很不走走运,早在五年前就去世了。”

    奥莉薇娅慢慢的解开了一段父辈隐秘的故事,颠覆了燕小北对马克的所有认知。

    那个看起来为自己和家里人着想的马克,居然和自己的父亲有着如此巨大的过节。

    从第二变成第八,从最强变成最弱的股东。

    这简直就是断人财路。有不共戴天之仇啊。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钱这种东西拼死拼活。它拥有无尽的魔力,可以让恩爱的夫妻反目,情深的父子成仇,可以让人踏贱法律,可以让善良的人变成魔鬼,也可以让魔鬼行善,钱就是这么的强大。

    如果事情真的如同奥莉薇娅所说,燕小北一点也不怀疑。马克会对自己的父亲下手。

    不过,唯一的疑惑就是……为什么隔了十年这么长的时间才下手。

    让马克势力衰落变成第八股东的事情,发生在十年前,如果他真的想要弄死燕生。应该在十年前就动手了。

    为什么十年前没有动手,反而在十年后动手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么想的家伙不是脑残。就是傻逼。

    如果真的是马克动手,燕小北估摸着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他的话,又是谁呢?

    燕小北决定下一次和马克见面的时候。催眠这个家伙,从他嘴里知道原因。

    随后,燕小北离开了奥莉薇娅的家,返回了自己家。

    这个时间,温丽已经起来开始在厨房做早餐,燕小北刷的一下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刚一转身,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你已经起来了。”维娜.安德森走了进来,“我刚才没有在楼下看到你,所以就想你会不会在自己的房间,你在做什么?”

    “我打算换一件衣服。”燕小北确定自己的瞬间移动没有被对方发现后,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对了,我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

    “八点半。”维娜叹了口气说道:“你回来之后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不论怎么叫都叫不醒,我们有抬不动你,所以就在你身上盖了一条被子。你……没有着凉吧。”

    “没有,好得很。”燕小北开始动脱衣服。

    维娜一边叫着“你这个流氓我还在你房间里”一边主动退出了燕小北的房间。

    换了一身衣服后,燕小北下了楼,来到餐厅。

    温丽做好的早餐,整齐的拜访在餐桌上,看到走过来坐在椅子上的燕小北,脸上立即露出了关切的笑容,“没事吧,你昨晚好像很累,集团的事情很辛苦吧。”

    燕小北说道:“没有,因为我是新股东,所以刚开始有些辛苦,不过忙完这一阵就会轻松很多。”

    “恩,不要太忙了,你还是一个孩子,如果真的顾不过来,就卖掉那些股份吧。”

    “我会的,温丽。”

    “恩,吃早餐吧,我为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汉堡和热狗。”

    “哇啊,好喜欢,我会吃完的。”

    这时,叫醒燕薇薇之后,拖着她一路走来的维娜坐在燕小北身边,“汉堡和热狗,真是美味的早餐,是你最喜欢吃的,弟弟。”

    “我也很喜欢吃。”还没有彻底醒过来的燕薇薇嘟着嘴说道。

    这时一个温馨的早上,如果一家之主还在的话,说不定会更加的完美。

    早餐结束后,燕小北和燕薇薇一起出门,坐车来到学校。

    跟燕薇薇分开,燕小北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被几个人围堵了起来,为首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燕小北第一天上学,让他出丑的奥尼尔。

    这个身体前任主人的逗比敌人。

    “我的大哥要见你,燕南天。”

    “别烦我啊。”燕小北漫不经心的伸出手,闪电般的抓住他的头颅,然后往墙壁内一送。

    噗嗤!

    他的整个头颅都被燕小北按进了墙里,不过燕小北已经手下留情,用的都是巧劲,顶多就是轻微脑震荡外加昏厥,不会伤及生命。

    其他几个围堵燕小北的人都快要吓尿了,到底有多么巨大的力量,才会把人的头按进墙壁里面啊,你开外挂就不要被封号吗?

    燕小北双手抓住两个奥尼尔的跟班,噗嗤噗嗤同样把他们的头颅按进墙里,剩余的人转身就跑,比兔子还要快。

    对于这些不顾道义逃跑的家伙,燕小北也没有兴趣去追,拍拍手走进教室,留下了走廊里,掉落一地眼镜的路人。

    这件事情很快就惊动了学校,燕小北还没有等上课铃响起,就被叫到了校长的办公室。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校长大约六十多岁,发须洁白,一脸和蔼,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心平气和的开导燕小北。

    燕小北对这个校长的第一印象很不错,于是说道:“奥尼尔的大哥实际上就是他的表哥,是纽约市一个黑帮的头目,他围堵我的时候所他的大哥要见我,我猜测这些人想要勒索我,所以我就先下手了。”

    校长哭笑不得,“这只是你的猜测。”

    燕小北说道:“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猜测很快就会变成现实,我这一次教训他,也是为了警告他,把原本应该扩大的事情,化解成一件小事情。”

    燕小北的强词夺理让校长无奈,连声叹息,最终做出了口头警告,然后赔偿损坏公务,以及扣除学分的惩罚。

    某种意义上,这个惩罚已经很偏向燕小北了。

    以燕小北的行为,即使学院以暴力为由,开除他也毫不为过。

    另一方面,在医院里苏醒过来的奥尼尔,一想起自己被燕小北轻易打到的事情,就羞愤的无以复加,咬牙切齿,恨不得亲手打死燕小北。

    但现在的他不是燕小北的对手。

    于是给表哥打了一个电话。

    奥尼尔的表哥是纽约黑手党,汉姆斯家族的一个小头目,汉姆斯家族是纽约黑手党势力之中最小的一个家族。

    不过因为其成员大多数都非常的疯狂,做起事情来不顾一切,也非常的拼命,所以很少有人挑衅这个势力,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一群疯子。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这种事情他们可没有少做,曾经有一次丧心病狂的绑架了纽约警局局长的家人,枪杀了局长的孩子,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主动招惹他们。

    虽然枪杀了孩子的黑手党,被警局的局长打成了刷子。

    身为汉姆斯家族的成员,奥尼尔的表哥也和其他人一样,是一个狠辣的疯子,曾经为了抢夺一批走私的美酒,一分钟内枪杀了七八个黑帮成员。

    正是因为他的疯狂,所以才成为了汉姆斯家族的小头目。

    接到自己表弟的电话,正在咖啡店内享受着难得悠闲时间的奥姆大吃一惊,“你说什么,你要报复那个姓燕的东方人,他不是死了吗?”

    “死了,怎么可能,奥姆表哥,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奥姆心乱如麻,怎么可能没死,他亲手割破了那个姓燕的喉咙,看着他无力到底,怎么可能还活着?

    难道是有人救了他吗?

    那他为什么不报警,不向自己报复,从表弟那里,他十分清楚那个东方人是有钱人的孩子,在米国这个国家,有钱人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

    他害怕自己报复,所以不敢报仇吗?

    “好的,我会替你报仇的。”奥姆决定答应下来,今夜去看看,那个东方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