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95.葬礼上的交锋
    纸包不住火。

    父亲死亡的消息,在晚上回来的时候,维娜和燕薇薇都知道了。维娜还好一点,但燕薇薇却哭的几度昏厥了过去。

    燕小北偷偷的给燕薇薇治疗了一下,用神念安抚了燕薇薇混乱的情绪,否则指不定会不会哭死在这里。

    他从燕薇薇的房间里退出来后,回到客厅,就看到维娜和温丽抱在一起,一边流泪一边相互安慰,对于他们来说,燕生这个一家之主就是主心骨。

    现在主心骨塌了,她们能不哭吗?

    她们伤心欲绝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燕小北作为这个家里的唯一男人,在这个时候就要站出来,他用神念悄无声息的安慰了两个悲伤的女人,冷静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的生活有我来负责,我会守护你们。”

    “谢谢你,燕。”

    “弟弟,你现在很棒。”抹掉泪水的维娜冲着燕小北竖起了大拇指。

    “首先我们要操办的是父亲的葬礼,父亲的亲朋好友由目前来通知,葬礼的事情,我来准备。”燕小北是实干派,说一不二。

    他很吊,家里人都知道。

    和家人商量好之后,燕小北就通知了葬仪社。葬仪社的人会在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前来家里详谈这件事情。

    于是,燕小北安慰了两个身心疲倦的女人,并且把她们送回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燕小北打了一个电话,向学院方面请假。也替自己的妹妹燕薇薇请假,所有在家里等待葬仪社的人到来。

    九点钟。葬仪社的人准时到来。

    是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性,留着一头金色长发。带着面纱,看起来很神秘的一个女士,“你就是燕南天先生吗?”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听起来很诱人。

    “进来坐吧。”燕小北把她迎进门,并且到了一个咖啡给对方。

    两个人谈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葬礼的事情燕小北全部交给了葬仪社来处理,墓地也选在了纽约公墓,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至于价钱,燕小北会在葬礼结束后。一分不少的交给葬仪社。

    葬礼的时间定在了三天后。

    送走葬仪社的女人,燕小北开始开始做早餐,大约十点多一些,昨天精疲力尽的温丽和维娜相继醒来,吃过迟到的早餐,开始通知燕生的亲朋好友,葬礼的时间。

    大部分人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难以置信。

    尤其是燕小北的姑姑,燕生的姐姐,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昏厥了过去。

    姑父接住了电话,表示自己一家人会在三天后出席这一次的葬礼,随后安慰了燕小北几句,说了请节哀。挂掉了电话。

    整整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才把能够通知到的人全部通知了一遍。

    至于燕生的父亲母亲,也就是燕小北现在的爷爷奶奶。在三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燕生的墓地就在他们的旁边。

    通知了燕生的家人后。温丽开始通知自己的家人,好友。又花费了一番时间。

    温丽的母亲也已经去世,父亲现在是一个退休的画家,住在华盛顿,听到自己的女婿去世后,唏嘘不已,挂掉电话后就开始做飞机,赶往纽约。

    温丽的妹妹也住在纽约,知道自己的姐夫意外过世,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家里,安慰自己可怜的姐姐。

    温丽的妹妹是一名医生,非常出色的妇科医生,而且比温丽还要漂亮,知道自己的姐姐因为爱人的去世,悲伤过度,家里的事情都几乎都是由燕小北一力承担时,顿时对燕小北刮目相看。

    她一把搂住燕小北,把燕小北的头按在自己丰满的胸口,“顽皮的孩子也懂得了责任,你是好样的,你是家里的男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了。”

    对于燕小北的蜕变,她感慨万千。

    当天下午,温丽的父亲赶到了家里,这位退休的老画家拍着燕小北的肩膀说道:“好样的,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你父亲的影子。”

    随后,他又为自己女婿的去世惋惜不已。

    燕生今年四十多岁,人之壮年,本来应该蒸蒸日上,结果却因为车祸夺取了生命,简直就是人生悲剧。

    “该死的上帝。”他诅咒了几声上帝,老泪纵横。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过,葬礼的日子到了。

    前来参加葬礼的除了亲朋好友之外,还有同事,奥斯本集团的股东。

    燕小北一家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出席葬礼,并且为燕生的葬礼洒下了第一把土,送出了第一朵花。

    葬礼期间,燕薇薇哭成了一个泪人,差一点昏厥过去,燕小北只好让维娜看着她,并且代替了同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温丽,向前来参加葬礼的朋友,亲人,同事回礼。

    仿佛顽皮的孩子一夜长大,燕小北的同学也参加了这一次的葬礼,老师也是。

    老师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看到你的成长,我很欣慰,还有,那天我很抱歉,我吼了你,是我不对,请节哀。”

    “这并不是世界末日,我会坚强的走下去。”燕小北说道。

    老师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开了。

    翠西亚走过来说道:“别难过,亲爱的,我会一直陪在你的左右。”

    “谢谢。”

    “不客气。”

    葬礼结束之后,参加葬礼的嘉宾逐渐散去,燕小北回到温丽的身边,发现他正在跟一个中年的金发男子交谈。

    燕小北走过去,男子停下和温丽了交谈,对燕小北说道:“我是你父亲的同事,马克,还有,很抱歉,我来迟了。”

    “你好,马克先生。”燕小北说。

    “你今天的表现很棒,我曾经听燕生说过,他有一个让他伤透了脑筋的儿子,但我觉得,如果燕生看到你现在的表现,一定会非常的欣慰。”

    “感谢你的夸奖,我刚才听到了你说的事情。”燕小北耳朵十分灵敏,“你想要买走我父亲在奥斯本集团的股份,对吗?”

    马克的脸色多多少少有些不自然,苦笑着说道:“我知道在这种时候提出这件事情很卑鄙,但我知道,你们应该需要这笔钱,对吗?”

    “我可以和你谈谈吗,马克先生。”

    “什么?”

    “单独谈谈。”燕小北扭头看向温丽,“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马克现在谈谈,可以吗,温丽。”

    温丽再三犹豫,但目光触及到燕小北深不可测的眼神时,点了点头。

    “好吧,不过不要太久,薇薇需要你的安慰。”

    燕小北看到温丽走远,确定他听不到两个人的谈话,扭头直视马克,马克居然有一种不敢直视燕小北的目光,把头扭到了一边。

    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心头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波澜,主动说道:“你想要谈什么?”

    燕小北直白的说道:“我看过了车祸出事时的录像,我可以确定,那不是什么交通事故,那是谋杀,有预谋的谋杀,你应该知道,是谁,杀了他!”

    马克没有想到燕小北居然如此直接,那番话就好像一把尖刀,刺穿了他的层层防御,他的脸色不由自主的变了,下意识的否认道:“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马克先生。”燕小北说。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是交通事故。”

    “你应该知道。”燕小北神念震动,要催眠马克,让他实话实说。

    他的气场瞬间压制了马克的气场,马克心头一跳,加上燕小北锋利的仿佛要切开他心脏一样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说道:“我没有想过他们会杀了他。”

    话一出口,马克就意识到,坏了。

    燕小北目光精芒暴涨,“他们,他们是谁?”

    马克立即沉默了。

    燕小北猜测道:“你说的他们,是不是奥斯本公司的其他股东?”

    在葬礼上的时候,燕小北就发现了,这些股东看燕小北的目光十分不善,还有一些人对着燕生的棺材幸灾乐祸。

    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他当时就留了一个心眼。

    “我的父亲死了,我想要知道答案,马克先生,他为什么而死,为什么会死,是谁杀了他,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燕小北在催眠和暗示这方面,炉火纯青,神念稍微震动一下,马克就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你的父亲拒绝了集团一向非常重要的计划,所以才导致了杀身之祸,我没有想到那些人居然会真的杀了他,我一直以为,他们只会吓唬他,逼迫他屈服,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真的下了毒手。”

    “这么说,杀死我父亲的人,就是其他的股东了?”燕小北问。

    马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他们干的,也许不是,你的父亲有许多的仇人,除了股东之外,还有很多人。”

    顿了顿,他警告燕小北,“你最好不要调查这件事情,他们很危险,你是斗不过他们的,如果被他们抓住,你只有死路一条,你现在是燕家唯一的男人,如果你死了,她们会彻底崩溃的。”

    马克看了远处的温丽,维娜,燕薇薇一眼,复杂的说道。

    燕小北冷笑,“这件事情,不会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