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94.车祸
    与此同时,在纽约的另一端,奥斯本公司的内部。

    股东会议刚刚结束。

    一个东方男子气匆匆的冲出会议室,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金发男子,“等等我,燕生,等等我……”

    他快步追上东方男子,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愤怒,但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冷静,冷静下来,燕生,愤怒在这种时候不起任何作用?”

    “冷静,哈哈,你叫我如何冷静。”

    燕生气极反笑,“这种荒唐的事情他们也能答应,简直可笑到了极点,马克,你也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吗?”他愤怒的盯着自己的朋友。

    “怎么会,如果同流合污的话我就不会在会议上支持你了。”

    中年金发男子安慰自己的朋友,“你应该清楚,他们势大,我和你虽然都是股东,但股份加起来只有百分之九点我,即使我们合起伙来,也斗不过他们。”

    “但只要我们不在上面签字,谁也不能让那件荒唐的事情通过,即使是他们也不行!”燕生看的极为透彻,两个人在走廊上并肩前进,燕生气冲冲的摸样让路过的职员们噤若寒蝉,生怕殃及池鱼。

    “是的,只要我们不签字,谁也不能进行这一次的实验,但是燕生,这样真的好吗?这可是造福社会的大事件。”

    “造福社会?”燕生冷笑着说道:“造福社会就必须牺牲一部分人。”

    “但他们都该死。”

    “但法律已经惩罚了他们。”燕生挥手打断了马克的话,“我知道你心动了,马克,不过我要提醒你,拒绝这种荒唐的事情,不单单是为了正义和法律,也是为了你将来不会被这种事情曰夜折磨的睡不着,也是为了自己的良心!”

    说吧,他加快脚步,杨长而去。

    马克站在原地,脸色复杂的看着消失在拐角处的朋友,喃喃道:“你是对的,燕生,但是对的人不一定有好下场啊。”

    轰隆!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失控的卡车在公路上撞碎了一辆豪华轿车,里面的司机和乘客当场死亡,这期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很快就招来了警察,公路也被沿途封锁。

    几个警察将汽车里的死者抬出来的时候,死者面容模糊,四肢扭曲,死的惨不忍睹。

    “简直无法想象……”一个警察看到死者的摸样,对身边的同事说道:“我干了十几年,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死的如此凄惨的人,这场车祸太骇人了。”

    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年轻人看到死尸,当初就吐了。

    老警察拍了拍他的背,“要尽快习惯,我们这一行接触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尸体,年轻人,对了,死者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正在调查。”一个警察回答。

    “快一点,调查清楚之后,就通知他的家人吧。”

    十几分钟之后,正在律师事务所上班的温丽接到了一个电话,“请问你是温丽女士吗?”

    “是的,我是,请问你是谁?”

    “我们是警察,我们在一条公路上发现了你丈夫的车子,他和一辆失控的卡车相撞,当场死亡,我们希望你可以来认领家属。”

    “什么!!”温丽呆立当场,手中的电话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温丽女士,温丽女士?”手机里依旧传来警察的声音。

    温丽赶紧把手机捡起来,泪水却犹如喷涌的泉水,决堤而下,“在,我在。”她带着哭腔说道:“我的丈夫……丈夫,他现在在哪里?”

    警察沉默了一下,给出了一个地址,又说道:“请节哀,女士。”

    “我……我……”

    燕小北接到这个电话时,已经临近中午,快要下课的时候,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老师当场就愤怒了。

    “我应该说过,上课的时候必须关掉手机,南天.燕,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抱歉,老师。”

    燕小北挂掉电话后,没过一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讲台上的老师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燕小北,仿佛在说你什么死了。

    燕小北一看是温丽打过来的电话,眉头一皱。

    “出去。”老师一指门口,“立即给我出去,滚出去!!!”他大声咆哮起来。

    燕小北走出教室,接听电话,温丽带着哭腔的声音传进了燕小北的耳朵里,“燕,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学校,温丽。”燕小北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抱歉,我十分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燕,亲爱的死了,你的父亲,燕生他死了。”

    “什么?”

    燕小北愣了一下,昨天儿子死了,今天老子死了,这个家该不会对什么人盯上了吧,燕小北眉头微微跳动,认真的思考起来。

    看样子,昨天燕南天的死,绝不是意外这么简单。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燕小北问道。

    “在第十大道。”

    “我知道了,你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就来,这件事情暂时不用通知维娜和薇薇,我马上就到,温丽,不要走开。”

    燕小北挂掉电话,离开学院,打了一个出租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往第十大道。

    街道的入口,已经被封锁,群众被驱散,一条条黄色警戒线禁止通行,燕小北下车和警察交流了一会,说自己是被害者的儿子,才被允许入门。

    “请节哀,少年。”听到燕小北是被害者的儿子,警察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小北看到了温丽,她跪在地上,面前是一具被白布掩盖的尸体,双手捂着嘴巴,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燕小北走过去把她扶了起来,温丽哭的十分伤心,趴在肩膀的肩膀上,身体不停的抽搐,看样子她真的很爱自己的丈夫。

    幸福的家庭一瞬间因为燕生的死亡,而变得支离破碎。

    燕小北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愤怒。

    他对这个家庭没有太多的归属感,仅仅是扮演着燕南天的角色,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这个家庭,然后变回原来的样子。

    但这个已经完全支离破碎的家庭,如果自己离开了,三个女人应该如何生活下去。

    燕小北觉得,既然自己使用了燕南天的身体,就必须帮助这三个女人,至少让她们摆脱这种危机。父子皆亡,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什么组织盯上了。

    燕小北安慰了哭泣的温丽,看了死者的尸体,死的很惨,甚至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听警察说当时有一辆失控的卡车撞了上去,他的车子被撞出去了很远。”温丽停止了哭声,哽咽的说道。

    “上帝,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折磨我们?”

    “我不信上帝。”燕小北说道:“我想要看录像!”

    第十大道的道路口都有摄像头,可以清楚地看到事情发生时的画面,在燕小北强烈的要求下,警察把影像调了出来,给燕小北看。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一个多小时前。

    燕生的轿车进入了第十大道,在拐弯的时候,一辆卡车从另一条路横冲而来,已经失控,和燕生的轿车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卡车以强大的力量碾压了燕生的轿车,把他的车撞击在墙壁上,失控的卡车又撞击在他的车上,差一点把他的车挤压成肉酱。

    这样恐怖的车祸,足以让燕生死亡。

    事实上,他的尸体四肢都扭曲的不诚仁形,死的不能再死了,连司机都一样。

    “这是谋杀。”

    看完影像之后,燕小北说出了一句让所有警察勃然色变的话。

    “真的吗?”看到燕生尸体吐的一塌糊涂的年轻警察凑过来问道:“我怎么看都是一起交通事故,我们也质问了那个司机,他是疲劳驾驶,在车上睡着了。”

    “疲劳驾驶?不,是谋杀,而且还是精心策划的谋杀。”

    燕小北坚持己见。

    老警察不明白燕小北为什么会如此坚持是谋杀,“你有什么证据吗?”

    “很简单。”燕小北微微一笑,说道:“昨天晚上,我差一点被人杀死,今天我父亲就死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们觉得呢?”

    “什么?”警察们面面相觑。

    年轻的警察说道:“这是真的吗,你昨天晚上被人袭击了?”

    “没错,我昨天晚上差一点被人杀死,不过是什么人我已经忘记了,大概是暂时姓失忆吧。”

    警察们越发疑惑了,认为燕小北在开玩笑。

    一个警察安慰燕小北,“我知道你父亲死了,你很难过,但这种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昨天晚上差一点被人杀死,估计接下来还会有人袭击我们,我觉得你们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这应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燕小北扔下这一句话,转身离开这里,留下了一群疑神疑鬼的警察。

    “你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吗?”一个警察说道。

    年轻的警察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像。”

    老警察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这件事情就非常的麻烦了。”

    这场看起来找不出什么破绽的交通事故真的是一起谋杀的话,那么犯罪者一定是一个狡猾到极点的家伙。

    这样的人,真心不好惹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