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70.粒子传送器
    丽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哭。

    “我感觉我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永远都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她一边哭一边擦着泪水,但却无法阻止自己流泪。

    “亲爱的,我到底是怎么了。”

    燕小北目光微微闪烁,这种情况很奇怪,他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神秘声音这时突然开口说道:“传说中,相爱的两人原本是一体,当一方受到伤害时,另一方也会感觉到。”

    燕小北愕然,问道:“你的意思是,查理出事了。”

    “很有可能。”神秘声音说道。

    燕小北忽然抓着丽莎摆出老汉推车的姿势,“别担心,丽莎,我会让你快乐的忘记所有悲伤。”说着,不停的耸动起来。

    当一次又一次的**来临,丽莎尖叫着昏厥了过去。

    燕小北从她身上下来,穿好衣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酒店的房间,回到了赫來兹医院的实验室。

    “快看看,是谁回来了!”

    一个发现了燕小北的医生大叫起来,惊动了整个实验室。

    所有人都走了出来,看到燕小北的瞬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祝福。

    “哈哈,我们的上帝之手。”

    “祝贺西蒙.林。”

    “他才是真正的专家,上帝之手,上帝之手!”

    “快来看,快来看看诺贝尔医学奖下一届的得主。”

    如同燕小北所想象的一样,他受到了无尽的祝福和追捧,每一个人都为他欢呼,似乎把他当做了英雄来崇拜,追捧。

    这些科学家所爆发出来的热情,虽然比不上那些狂热的追星族粉丝,但也相差无几。

    燕小北陷入了人群之中,就差被人高高扔扔起来。然后接住这样的狂热庆祝方式。

    燕小北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这种热烈的欢迎庆祝中脱身。

    他们是在太热情了。

    燕小北找到了七组的成员,询问了查理的事情,七组的成员告诉他,查理已经不再这里了,他离开了学院,走的时候没有和我们打一声招呼。说话的人有些不满。

    毕竟查理这种不告而别的行为很失礼。

    离开了学院?

    燕小北猜测查理很有可能是在离开学院之后,遭遇了意外,具体是什么情况,还要找到他才能够确定,当然不排除他已经死亡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应该很小。

    那家伙应该不像是短命的人。

    “西蒙.林医生。”

    燕小北思考问题时。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抬起手一看,巫医楚悠然站在自己面前,妖艳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走过来质问燕小北。

    “什么怎么回事。”燕小北不明所以。

    “我遭到了痴情咒的反噬。”她目光炯炯的看着燕小北,似乎在分辨他是否在撒谎,“你既然说那个女人还爱着你,为什么我还会受到痴情咒的反噬。你在欺骗我吗?”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悠然医生,如果可以的话,是否可以请你用最简单的语言向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你如此愤怒。”燕小北问。

    “好吧。”楚悠然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解释一下,痴情咒是非常霸道的咒文。可以勾起女性对你的爱意,如果那个女人对你余情未了,中了痴情咒后,就会对你死心塌地,无论你做什么,她都会同意,甚至为你去死。”

    “但是。如果那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痴情咒虽然可以让她喜欢上你,但这种爱极不稳定,随时都会崩溃。而我感觉的到,那个女人几次想要挣脱痴情咒的束缚,而下咒的我,遭到了痴情咒的反噬。现在,你明白了吗?”

    燕小北点了点头。

    “那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她说道。

    燕小北苦笑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一直以为拔掉无情的是男人,没有想到女人提起裤子也不认人。”

    “说谎!”

    楚悠然毫不客气的揭穿了燕小北的谎言,“女人对于自己的初恋根本就不可能忘怀,我是女人,这一点我最清楚,但是她不爱你,不,应该说她根本就没有爱过你,你根本就不是她的初恋情人,你骗我!你在欺骗我!!!”

    楚悠然咬牙切齿,似乎在为自己被燕小北欺骗感觉到耻辱。

    燕小北甚至可以感觉到,楚悠然对自己的恨意在一**的升高,如此的明显。

    一想到有一个巫医惦记上自己,燕小北就浑身不自在。

    “你听我解释。”燕小北绞尽脑汁的想要圆了这个谎言。

    “不需要了。”楚悠然满脸讥讽,扫了燕小北一眼,“你不但欺骗了我,还利用我玩弄了另一个女人的感情,你这个人渣,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下麻烦了,目光楚悠然离开,回想起她最后看自己的目光,燕小北嘴里满是苦涩。

    神秘声音幸灾乐祸的说道:“这就是女人,勾搭上这些强悍的女人,就是你的不幸。”

    燕小北目光流转,忽然说道:“如果我现在冲上去,把她的这一点记忆抹除,你说能不能行。”

    神秘声音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巫术诡异,你要是这的这么做了,成功的几率不大,反而会彻底的得罪那个女人,跟你不死不休。”

    燕小北一听,不甘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

    另一方面,在三个九头蛇的掩护下,疯狂博士康斯坦丁顺利的来到了巴黎的一个九头蛇据点。

    并不是最开始的咖啡店,而是一家酒店。

    进入电梯后,电梯门关闭,另一侧的门打开,一个狭窄的地下通道出现在四个人的面前,首领一马当先,带着康斯坦丁沿着地下通道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实验室。

    身后的门,早已经无声无息的关闭。

    实验室大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全部都是用金属制作而成,通体洁白,无数穿着白色塑料服的男子走来走去,在实验室的中心,有一个巨大的的金属球体。

    “这是什么?”康斯坦丁问道。

    “我们掌握的最新科技,粒子传送器。”首领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严肃的脸。“现在整个巴黎已经被戒严,飞机,汽车,火车都无法将你安全送离,所以我们打算让你乘坐这个离开。”

    康斯坦丁一脸惊叹的看着这个金属球体,“粒子传送器,九头蛇的科技已经如此发达了吗?连这种东西都可以制造出来,稳定性如何?”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吧。”

    一个中年男子突然走了过来,结果话茬说道:“初次见面,康斯坦丁博士,我是九头蛇巴黎分部的科技部的部长,你可以叫我斯坦。”

    “你好,斯坦先生。”康斯坦丁和他握了握手。

    “康斯坦丁先生,我可以明确的回答你刚才这个问题,它的稳定性超出你的想象,因为这项技术非常的成熟,没有一点点危险。”

    斯坦自信满满的说道。

    康斯坦丁的脸上浮现出了不信任的表情,他十分清楚,一项技术从发明到成熟,有太长的路要走。

    “不要做出这种可怕的表情,康斯坦丁先生。”斯坦自然十分清楚他的想法,于是说道:“我实话实说吧,这项技术并不是人类的技术,我这么说,你应该清楚了吧。”

    “不是人类的……技术?”

    康斯坦丁虎躯一震,顿时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说……”

    “正是如此,这是外星人的技术,可惜的是,这种技术的限制性太大了,根本无法用于战争中。”斯坦一脸遗憾的说道。

    康斯坦丁有了兴趣,“限制,有什么限制?”

    作为巴黎分部的科学部门的部长,高高在上,属下面对自己时永远都是战战兢兢的样子,今天毫不犹豫遇到一个投缘的,自然满心欢喜,加上这些不是什么秘密,于是扯开话匣子,源源不断的讲诉起来。

    “粒子传送器可以把人分解成粒子,然后传送出去,但对面必须有一个接受的装置,如果我们把你传送到洛杉矶,洛杉矶就必须有一个同样的机器,然后把离子状态的你重新组装起来,否则你就只能以粒子的状态在洛杉矶游览,然后死亡。”

    “光是这一点,就断绝了战场上天降奇兵的效果,更加重要的是,这个传送器一次只能传送三五个人,对于战争而言,三五个人根本不算什么。”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能量。”

    斯坦招了招手,一个男子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盘子上放着一个菱形立方体。

    “这是我们从宇宙魔方提取出来的能量块,一次传送,要耗费上百块这样的能量块,太过于高贵,换成电力的话,大概就是半个巴黎的电力吧。”

    这几个缺点虽然明显,但从某些地方而言,这个粒子传送器确实很优秀,比如现在。

    整个巴黎戒严,康斯坦丁插翅难逃。

    但是通过粒子传送器,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巴黎,即使防守在严密也不行。

    暗杀的话,确实非常的好用,出色。

    这也是九头蛇没有放弃这项技术的真正原因之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