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60.烟波媚行
    女人什么的,从古至今都一个样。

    有求于人的时候,都会带着一张笑脸,这个长发妖艳的女子也是这个摸样,不一样的是她原本就很妖艳,笑起来越发勾人心魂,就好像那狐媚子,一眼就可以把人的三魂七魄勾走,让人心肝砰砰砰的乱跳。

    燕小北的心脏就跳了很厉害。

    他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勾人了一点吧。

    “不是她勾人,是她使用了勾人的媚术。”神秘声音提醒道。

    燕小北神念微微一颤,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力量。

    “不是外媚,是内媚之术。”

    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外在美和内在美,外在美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但内在美需要长期接触才能够发现,一旦发现某个人的在内美,就会被吸引。

    内媚之术,就是通过某种方法,把人的内在美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展现出来。

    燕小北一下子就中招了。

    不过明白过来之后,燕小北立即镇定下来,说道:“没错,我确实掌握着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不过我凭什么告诉你。”

    长发妖艳女子说道:“想要得到什么,必须付出什么,我十分清楚这句话的含义,西蒙.林医生可以直白的告诉我,我想要知道这些东西,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你说的可真直白。”

    “我只不过是在节省大家的时间,试探来试探去……很累。”

    女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累觉不爱的表情,幽幽的说道。

    燕小北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但偏偏有故事的女人很容易吸引男人,加上内媚之术。燕小北差一点就投降了。

    定了定神,燕小北问道:“先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楚悠然。”

    “好名字,虽然和你的外表不符。”

    “呸,你们男人就一个德行,我不就是外表妖艳了一点吗。”

    “何止是一点,你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在对人抛媚眼,勾人心神,放在古代,你这副尊容,简直就是妲己再世。”

    燕小北捂着自己的小心肝说道:“我的心脏到现在还砰砰砰乱跳。”

    楚悠然被逗的咯咯大笑。花枝乱颤,却越发诱人了,燕小北再次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别笑了,笑的我都忍不住了。”

    “忍不住,你想要对我做什么?”楚悠然故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诱惑道。

    “做男人都想要做的事情。”燕小北一脸正色的说道。

    “想死你就可以试试看。”楚悠然故意说的勾人心神,“我会让你欲仙欲死。”

    这绝对不是在勾引,燕小北看到她目光深处闪烁着凶芒。她嘴里的欲仙欲死,绝对是折磨的燕小北欲仙欲死,南洋巫医不会南洋巫术,就好像歌星不会唱歌。太扯淡了。

    而能够让人欲仙欲死的巫术,绝对数不胜数。

    燕小北说道:“这样吧,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占你便宜。那你就答应我,对某一个人使用可以让那个人钟情于我的巫术。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就可以把你知道的东西告诉你。”

    楚悠然目光逐渐转冷,“你想让我对某个女人使用情咒。”

    “正是如此。”

    “那个女人有喜欢的人?”

    “她已经订婚了。”燕小北实话实说。

    楚悠然目光越发冷然。直视燕小北,阴寒的目光仿佛快要把人冻结,燕小北却怡然不惧,和楚悠然对视。

    “宁毁一座庙,不毁一桩姻,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卑鄙。”

    “这是他们欠我的。”燕小北说道:“他们曾经欺骗了我,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楚悠然一愣,似乎被触动了某根神经,想到了什么,看燕小北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你也是一个可怜人呢。”

    燕小北愕然,自己也是可怜人,什么情况?

    神秘声音是过来人,又是旁观者清,看的清清楚楚,却没有开口,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事情的发展。

    楚悠然问道:“那个女人曾经对你很好吧。”

    燕小北点了点头,丽莎以前对他确实不错,“我们朝夕相处了一年多,不管是她,还是她的男人,我都把他们当做是朋友。”

    楚悠然越发愕然了,“你居然连那个男人也认识。”

    “认识,我甚至把他当朋友看,没有想到他们联合起来欺骗了我。”燕小北目光转冷,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已经成为了他的心结,心魔。

    楚悠然看燕小北这副咬牙切齿的摸样,目光越发柔和了,“他们联合起来背叛了你,欺骗了你,你应该生气。”

    燕小北点头道:“最开始很生气,但现在我只想要报复他们。我必须把丽莎从他身边夺过来,拆开他们。”

    “说来说去,你还是想要夺回那个女人。”楚悠然目光带着一丝怜悯,“你也是一个痴情人啊。”

    “痴情人?”燕小北愕然。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怎么变成了痴情人。

    他打了一个冷颤,将自己刚才和楚悠然的对话回顾了一遍,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说的太暧昧了,楚悠然居然以为自己喜欢丽莎。

    “不对,我不是喜欢……我……我……”

    燕小北原本想要解释清楚,但转念一想,咦不对啊,如果自己解释清楚,楚悠然不帮助自己怎么办,不如干脆让她误会下去。

    他这么一支吾,又被楚悠然认为是在死鸭子嘴硬,结果因为被人揭穿心里所想的事情,所以否认不了了。

    楚悠然说道:“你可知道,情咒不是万能的,她若是对你没有感情,根本不会起作用。”

    情咒只不过是一种将感情放大的巫术。

    若是对人没有情,情咒自然也就没有任何作用。

    燕小北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坚信优秀的男人会吸引女人这一点,自己展现出足够的优秀,就可以吸引任何女人。

    情咒,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个保险而已。

    “我相信自己。”他如此说道,落在楚悠然的眼睛里,以己度人,认为纵然丽莎背叛了他,心里也对他有一丝残留的感情,女人都是这样,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情怀。

    “好,我帮你。”楚悠然说道。

    她心里挺佩服这个痴情种的,但现在还痴心不改,想要夺回自己的女人,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所想的和现实有着十万八千里之差,于是一念之下,成为了燕小北的帮凶。

    “丽莎的全名叫什么?出生年月日,还有,我需要她的一根头发。”

    燕小北说道:“全名叫做丽莎.梅卡龙,今年二十七岁,生日是11月11日,至于头发,我会尽快交给你。”

    “恩。”楚悠然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燕小北这才松口,说道:“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就问吧。”

    楚悠然看了看左右,拉着燕小北的手,决定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单独盘问,这里是走廊,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

    燕小北跟着他来到了食堂,因为不到吃饭时间,这里没有什么人。

    两个人找了一个偏僻的座位坐了下来,楚悠然这才问道:“你确定那个病毒真的是诅咒吗。”

    “毫无疑问,是诅咒,发明这个病毒的人是一个天才,可以把诅咒变成病毒,估计你没有听说过吧。”

    楚悠然摇了摇头,惊叹道:“何止如此,我想都没有想过,居然有人可以把诅咒变成病毒,简直难以想象,我一直认为病毒中有诅咒的痕迹,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眼界不同,看待事情的角度也就不同。

    燕小北很清楚这一点,山脚之下是永远也没有办法看到山巅的风景。

    顿了顿,楚悠然又问道:“这是什么诅咒?”

    “一种可以咒人致死的诅咒,西方黑魔法的一种叫做【黑心脏】的诅咒。”这一点,恶魔女郎已经向燕小北详细解释过,燕小北连解咒术都清清楚楚,随口就来。

    “黑心脏,好诡异的名字。”

    “确实有一点点诡异,不过很厉害。”

    楚悠然深知这种诅咒的诡异,问道:“既然你连名字都这么清楚,那么也应该精通解咒术了。”

    燕小北直白的说道:“确实会。”

    “那疫苗的事情,你也……”

    “有了眉目。”燕小北没有老老实实的说出自己研究出疫苗了,他和楚悠然素未谋面,当然不会有什么说什么了。

    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当初的他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才差一点导致自己悲剧收场,现在的燕小北,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

    那个时候的自己,果然太傻太天真了。

    楚悠然敬佩的看着燕小北,“没有想到西蒙林医生不只是中医,居然还精通西方的黑魔法,东西合璧,好厉害。”

    她说话的时候烟波媚行,语调柔软,其中所蕴含的媚意入骨三分,若不是清楚对方是什么人,燕小北真心以为她在勾引自己。

    这个女人太妖艳了。

    燕小北的心脏都有些无法承受,正常人看到这个女人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她弄上床,要不是有巫术保护自己,他相信这个女人早已经被有钱有势的男人潜规则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