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55.解咒术
    ps:ps:毫无疑问,我又被爆菊了,痛的彻入心扉,我的菊花啊啊啊啊啊啊

    诅咒这种东西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

    而将诅咒变成病毒药水,这种发明足以说明这个病毒诅咒的开发者,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天才,比起燕小北这个伪天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因为设计到了神秘的领域,传统的医学在这里根本行不通。

    这也是赫來兹贵族医院无数医生失败的主要原因。

    神秘声音说道:“这个病毒诅咒具有强烈的西方色彩,这种事情,我也不太在行,你也许应该找那个恶魔女郎。”

    “我该怎么找她。”

    “召唤她,用你身上的堕落天使图。”

    “抱歉,你们先讨论,我先离开一下。”既然打定主意要召唤恶魔,燕小北立即跟谢利和麦考利说了一声,自顾自的离开了病毒实验室。

    在附近厕所的一个卫生间内,控制身体内部的鲜血,通过背部的毛孔排泄出来,染红了整个堕落天使图。

    堕落天使图一旦被鲜血染红,燕小北就感觉到一股阴风从脚下吹起,旋转上天,似乎通往了遥远不可知的地方,那是普通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抵达的地方。

    “这是错觉。”神秘声音说道:“只不过是堕落天使图让你感觉到了地狱。”

    “地狱?”

    “没错,不要分心,要来了。”

    神秘声音话音刚落,卫生间就响起了啪啪啪的敲门声。

    燕小北打开门走出去,恶魔女郎一脸不耐烦的站在厕所里,向燕小北抱怨道:“你非要在这种地方召唤我吗?”

    “抱歉。”燕小北说。

    “有什么事情快要,我现在很忙。”

    “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你先隐身,给我来吧。”燕小北相信。恶魔可以隐身。

    “不需要,除了你之外,这里没有人可以看到我。”恶魔女郎说道。

    顿了顿,她又噼里啪啦的感叹道:“现在的世道真的变了,变得厉害,若是过去,像你这样的人敢和我搭话。交易,估计会被你们的老师乱棍打死吧。”

    乱棍打死?什么意思?

    神秘声音苦笑不得的说道:“在过去,像你这样的人和恶魔交易,保持这种关系,就叫做结交妖魔,自古正魔不两立。大雷音寺为了保持终究的清誉,一定会把你抓回去,实行门规,比乱棍打死还要惨的多。”

    燕小北咋舌,“过去的门户之见就这么厉害?”

    “狗屁的门户之见,你这种行为放在现在来说,就好像中华国的省长级别的高官和国外某些城市的市长实行见不得人的交易。你觉得上面的人会放任这个家伙吗?”

    神秘声音举了一个例子,然后说道:“你这种行为根本就不是门户之见,而是卖国求荣。”

    燕小北:“……那你还叫我召唤恶魔女郎。”

    “她不是说了吗,现在的世道变了,大雷音寺远在另一个星球,除了我之外,天知道你是谁,更何况我们这不都是为了找回佛骨舍利吗?事急从权。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一次的病毒诅咒事情闹得这么大,只要你着手解决了这件事情,我估摸着你距离成为学院高层的日子就不远了。”

    燕小北一愣,说道:“狗屁的学院高层,现在恶魔女郎就在这里,我应该去问问她佛骨舍利在什么地方。然后立即找到佛骨舍利,转身离开,我他喵的怎么这么傻,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我真是傻透了。”

    他脑筋一转,立即追上了恶魔女郎,一脸献媚的微笑。

    “做什么?”恶魔女郎看到他满脸献媚的笑容,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厌恶。“少用这种笑容看着我,好恶心。”

    燕小北额头立即出现了一根根青筋,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想要问你,你一定要诚实守信的回答我。”

    “凭什么?”

    “交易,可以吧。”

    恶魔女郎不置可否,点了点头说道:“你问吧,什么问题。”

    “你跟我说过有一个佛骨舍利在超级学院,到底在超级学院的什么地方?又或者说在什么人的手里。”

    “我不知道。”恶魔女郎说道。

    “哈啊?”燕小北一愣。

    神秘声音叹道:“别问了,她也不知道佛骨舍利在什么地方,你问多少次也没有用,平等恶魔崇尚平等交易,绝对不会破坏交易,她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燕小北不死心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不知道,你又不是她。”

    神秘声音慢悠悠的说道:“我虽然不是恶魔,但平等恶魔是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当初她告诉你佛骨舍利在超级学院,说的这么含糊,跑的那么快,我就明白了,她只知道一个大概的位置,而不知道确切的地点,否则她不会说道这么含糊。这和平等恶魔的交易原则不符合,要是她知道确切的地点,早会提醒你了。你笨,不代表我也笨。”

    燕小北:……

    当燕小北满脸郁闷的返回病毒实验室时,谢利医生和麦考利医生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十分激烈。

    燕小北不禁愕然,听了一会,才知道两个人因为如何遏制病毒而争吵起来。

    谢利医生主张稳扎稳打,先了解病毒的特性,然后在开发疫苗,研究抗体。

    但是麦考利认为事情很急,主张以毒攻毒,使用其他的病毒和这种诅咒病毒融合,看看能不能找到摧毁这个诅咒病毒的办法。

    恶魔女郎也在一旁停了一会,说道:“让你束手无策的就是这个病毒。”

    燕小北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

    恶魔女郎坦白说道:“我只不过是恶魔,对病毒毫无研究。”

    燕小北怒了努嘴,低声说道:“病毒在那一边,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了。”

    恶魔女郎饶有兴趣的走到放置显微镜的柜台前,两只眼放在显微镜上,看了几眼后,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可思议!”

    “确实很不可思议。”将诅咒变成病毒什么的,燕小北听都没有听说过。

    “开发出这个诅咒病毒的人一定是天才。”恶魔女郎一脸赞叹的说道:“如此出色的天才。不可能默默无名才对。”

    “天知道他是从哪个角落跑出来的,现在全世界都变成了这个家伙的人质了,他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世界第一的恐怖大王,我和他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幸好燕小北早已经学会了传音入密,用神念包裹自己的声音放在了恶魔女郎的耳边,否则如此抱怨。早就把谢利和麦考利震惊的一塌糊涂了。

    “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没有。”恶魔女郎摇了摇头。她虽然是恶魔,但面对如此奇妙的创意,也是叹为观止,没有一点点办法。

    “那你看出这是什么诅咒来了没有。”燕小北又问道。

    恶魔女郎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诅咒,并不是恶劣难解的诅咒。解开很容易,不过……你要明白,解咒术只能对一个人使用。”

    燕小北理解,他太理解了。

    恶魔女郎的意思很简单,一百人中了这种诅咒,解咒必须一个一个来。

    太麻烦了。

    燕小北知道完整型的诅咒病毒,可以在几秒钟内致人死亡。如果一万人中了诅咒,燕小北一个一个去解开诅咒,就算一秒钟一个,但几秒钟的时间也只能救几个,剩余的人都会死光光。

    没有一个稳妥的办法是不行的。

    燕小北思考再三,向恶魔女郎讨要了解开诅咒病毒的解咒术。

    对方可以把诅咒变成诅咒病毒,燕小北身后又神秘声音这个出色的后盾,没有理由不能开发出解咒疫苗。

    神秘声音也是信心满满的说道:“只要有解咒术。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开发出解咒疫苗。”

    得到了解咒术,燕小北立即挥挥手,告诉恶魔女郎,你已经没用了,该去哪去哪吧。

    恶魔女郎一阵冷笑,被燕小北的过河拆桥气的发抖。

    “别忘记了,你还欠我什么。小心我拿你的灵魂抵债。”

    燕小北已经非吴下阿蒙,学会了镇魔印的他不惧恶魔的手段,于是他连忙媚笑,送走了恶魔女郎。

    另一方面。谢利医生和麦考利依旧吵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燕小北上前制止道:“别吵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一直吵,吵可以解决问题的话,我们三个一起吵好了。”

    谢利医生和麦考利医生顿时脸色一红,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燕小北说道:“既然你们都认为自己的方法是对的,那就按照你们的方法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开发出病毒的疫苗。”

    谢利医生和麦考利同时点了点头。

    谢利医生忽然问道:“西蒙医生,你有什么想法吗?”

    “一点点。”燕小北说道。

    “真的只是一点点。”谢利医生怀疑的看着他。

    燕小北也不愿意瞒着这位老好人医生,索性点了点头说道:“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如果研究下去,说不定可以开发出疫苗。”

    他为人,不愿意把话说满。

    谢利医生立即惊叹道:“不愧是上帝之手,居然这么快就找了眉目,不如我跟你一起研究如何,放心,我并不是想要分享西蒙医生你的成果,我只是觉得两个人的话,应该要比一个人努力要快,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麦考利医生一听,立即加了进来,“也算我一个,我也不需要分享成果,就是想要看看西蒙医生如何研制就疫苗,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