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50.异变【三更万字完毕】
    ps:第三更,今天依旧万字更新,节操满满,求月票,求月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若是在过去,燕小北估计不会如此多疑。

    但今时不同往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燕小北,有了长足的进步,已经可以从某个人微妙的反应来推测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

    当然这里面也许还有其他的因素,比如直觉什么的,但也侧面的反应了燕小北在成长。

    摩尔黛丝对自己有敌意,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燕小北觉得里面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秘密的问题,“既然你不肯道歉,那就自己去找吧。”

    “找什么?”

    “我把你要的东西放在了人工湖里,想要的话自己去找。”

    “什么!!!!”摩尔黛丝尖声惊叫起来。

    人工湖的直径有一百五十米左右,深度大约在十米左右,形状是一个完美的圆形,以摩尔黛丝天生近视到眼盲这种程度,跳进能见度不高的湖里找某个东西,简直就是在大海捞针,难为人啊。

    “你……你……你太可恶了!!!”摩尔黛丝气的浑身哆嗦。

    “婊子,这就是你的下场。”卡塔琳兴奋地哈哈大笑起来。

    燕小北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告诉了整个学院,如果你再不快一点,也许就会有人捷足先登,抢走你的千变魔箱,到时候想要拿回来,就困难了。”

    燕小北说罢,转身就走。

    走出十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摩尔黛丝尖锐的大叫:“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上帝之手。”然后传来扑通一声跳水的声音。

    燕小北一转身,就看到摩尔黛丝朝着湖底游了过去。

    燕小北对着小野人招了招手,小野人走过来问道:“干什么?”

    燕小北说道:“几分钟后,看到摩尔黛丝告诉她,我跟她开玩笑的。她的千变魔箱被她的老师拿走了。”

    卡塔琳一愣,再也无法忍耐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根本停不下来。

    小野人古怪的看了燕小北一眼,嘴巴嘟嚷道:“你这个恶魔。”

    惩罚了这一群顽皮的熊孩子之后,燕小北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之中。

    至于上帝之手是小偷。偷走了千变魔箱这个有关抹黑燕小北的帖子,很快就被打破。

    学院的某个老师亲自发帖,解释这件事情。

    前几天他给学院的一年级生上课,给走科技流的学生讲解了一下千变魔箱,于是承诺拿出魔箱的实体给大家一睹为快,于是那天就去向摩尔黛丝借千变魔箱。

    可惜摩尔黛丝不在。老师又着急上课,于是就擅自拿走了摩尔黛丝的千变魔箱。

    当然,他给摩尔黛丝留下来一张借条。

    这种行为虽然不值得提倡,但外国人向来如此,更何况这个老师和摩尔黛丝的关系相当亲密,摩尔黛丝的千变魔箱他也出了不少力。

    否则也不会擅自拿走千变魔箱。

    燕小北只不过是恰好看到这件事情,从而利用了这个时间差。戏耍了摩尔黛丝一把。

    他虽然事后就忘,但摩尔黛丝却把这件事情怪在了燕小北的头顶上。

    并且因为游泳,感冒了,在床上躺了一天才好。好了之后摩尔黛丝就发誓,今生今世和上帝之手西蒙.林,势不两立。

    而这些,燕小北完全不知道,自己居然得罪了一个如此小心眼的女人。

    虽然女人都很小心眼就是了。

    ……

    西欧,法国,巴黎。当地时间,下午一点整。

    埃菲尔铁塔这个世界著名的景点一直都是法国的象征之一,每天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聚集在这里,欣赏参观这个景色。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之中,一个穿着单薄衣衫。带着墨镜的男子背着一个旅行包,从埃菲尔铁塔脚下走过。

    乒!

    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一瓶装满了蓝色液体的试管从他的裤子口袋掉落,摔在地上,摔成了粉碎。男子似乎没有察觉,缓步消失在人群之中,然而铁塔附近的监视器却忠实的记录了这一幕的发生。

    几分钟后,粉碎的试管内迸溅出来的液体开始挥发,变成了气体逐渐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大约有数百人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吸食了这种混合在空气中的奇妙气体。

    于是,异变在八个小时后发生了。

    巴黎最著名的贵族医院赫來兹,在夜晚九点的时候,忽然迎来了高峰期。

    一共有三百多名心律不齐的病人送进了这家医院。

    其中大部分居然是国外的游客。

    这件事情立即惊动了整个巴黎,包括警察局在内,无数人因为这一次的突发事件,夜不能眠。

    显然,这绝对不是一起偶然事件。

    警察局因此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调查这起事件,夜晚十二点左右,三百多名心律不齐的病人很快查出了共同点。

    那就是下午一点到两点之间,他们全部抵达埃菲尔铁塔。

    于是警察们很快就调出了当时的录像,并且看到了某个画面。

    一瓶装满了蓝色液体的试管掉落在地上,摔成粉碎,里面的液体在短短几分钟内挥发的干干净净,消失在空气中。

    专案组的办公室内,投影画面反反复复的播放着这个瞬间。

    一个穿着西装,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毫无疑问,这是由预谋的病毒性袭击事件。”他森然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所有警员,目光幽幽,仿佛恶狼一样。

    “虽然不太清楚到底是谁策划了这起事件,但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

    投影的画面一变。一个穿着单薄衣衫,带着墨镜的男子出现在画面上。

    “逮捕他。”男子恶狠狠的说道:“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要逮捕这个人!”

    “长官,他是谁?”一个警员举手问道。

    “一个人渣,他曾经因为囚禁一个电视台的女主播长达三年的时间。被判处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三个月前刑满释放,本名叫做维尔斯.克莱夫。”

    当然,正在跃跃欲试的警察们并不知道,早在三个小时前。

    晚上九点,当赫來兹医院迎来高峰期时。维尔斯.克莱夫来到了距离医院有半个城市远的一家酒吧内。

    “我要见你们的老板。”进入酒吧后,维尔斯对酒保说道。

    “好的,你稍等。”酒保看了他一眼,叫来了一个服务员,和服务员低声说了几句,服务员点了点头。转身走掉了。

    几分钟后,服务员回来,酒保对维尔斯说道:“你跟着她就可以找到老板。”

    “谢谢。”

    “不客气。”

    维尔斯跟着服务员穿过一扇校门,来到了酒吧的后门,是一条偏僻无人的小黑胡同,维尔斯一眼扫过胡同,问服务员。“你们的老板呢。”

    “就在前面等你。”服务员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维尔斯愕然,目光前往,确实看到了一个男子站在远处,但看不清楚脸,不由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靠近男子之后,维尔斯发现这个人不是自己要找的酒吧老板。

    正在吸烟的男子扭头看到维尔斯,不由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他把手伸进了怀里。

    此时,维尔斯距离男子只有七八步的距离。

    看到男子的动作,维尔斯勃然色变,反射性的想要逃跑。但他硬生生的遏制了这种自找思路的行为,反而冲着男子扑了过去。

    男子愕然,没预想到维尔斯居然会朝着自己扑过来,慌忙的掏出怀里的手枪射击。

    噗!

    因为枪口安装这消声器,发出的声音沉闷。嘶哑。

    维尔斯的肩膀中了一枪,但他却忍着痛楚,狠狠的一脚踹在了男子的裆部,神鬼绝杀的一击重击立即让男子躺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

    双手捂着自己的裤裆,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然而维尔斯又是一脚踢出去,恰好踢中了他的的头部,男子顿时昏迷了过去,凄厉的哀嚎立即停止。

    做完这一切后,维尔斯立即捡起地上的手枪。

    噗噗噗!

    就在此时,又是一连串的闷响,是装了消声器的枪声,几颗子弹擦着维尔斯身体飞出去,打碎了远处的一块玻璃。

    “该死的,你们居然想要杀人灭口。”

    维尔斯抱头就跑,生怕下一秒就死于非命。

    噗噗噗……

    沉闷的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隐藏在暗处的杀手不停的追击着维尔斯,企图把他格杀在这里。

    维尔斯不停的跑,向着人多的大街上跑,只要跑出这条偏僻的小胡同,他就胜利了。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们绝对不敢光明正大的杀死自己。

    维尔斯深吸一口气,捂着被子弹击穿的肩膀,露出果断的神色,脚步不停,反而加快了不少,子弹不时的从他的身边飞过,击打在墙壁上,石块纷纷碎裂。

    快了,快了……

    维尔斯跑出了十几米,听到了汽车鸣笛的声音。

    只要在拐一个弯,就可以跑出这条漆黑的胡同了,他就可以活下来了。

    然而,希望在降临的一瞬间,被浓浓的绝望所覆盖。

    天堂一瞬间掉入地狱。

    扑哧!

    一颗子弹飞来,射穿了维尔斯的膝盖骨,他右腿一麻,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身体前倾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然后是疼,钻心的疼。

    右腿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根本指挥不动。

    他反身举起握枪的右手,扣动扳机,不停的开枪,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然后开始爬。

    他不甘心死在这里,这也太窝囊了,他不愿意死在这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撕心裂肺的咆哮起来,这里距离出口很近,声音可以传达到外面,也许有人听到声音就会进来救助自己。

    忽然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没有枪声,也没有敌人的追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难道他们被自己乱枪打死了吗,为什么没有听到惨叫声,维尔斯忐忑不安的想。

    不对,自己应该跑,自己应该马上就跑。

    右腿失去知觉,钻心的疼,但维尔斯不敢怠慢,虽然不太清楚敌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逃跑最重要。

    他爬的很用力,受伤的右腿在地面留下了一道猩红的血迹。

    十几秒的时间,他爬出了四五米,爬过的拐角,来到了街道外面。

    然而,一瞬间,维尔斯呆住了。

    出现在他面前并不是繁华的街道,一个钢铁的大门,钢铁的大门之后,才是人来人往的街道。钢铁的大门和斑驳的墙壁格格不入,显然是刚刚撞上去的。

    身后,传来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

    “当时装上这扇门时,我还以为是多此一举,没有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维尔斯目光狰狞,猛然回头。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

    这个人,正是维尔斯要找的酒吧老板。

    “是你!”维尔斯大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当然是为了斩断所有的线索。”酒吧老板说道。

    维尔斯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毫无血色,“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这可不行。”酒吧老板说道:“你是警方抓住我们的唯一线索,不杀死你,我们无法逃过警方的抓捕。”

    “警察抓捕你们?对了,是药剂,是那瓶药剂,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临死之前,就让你死的明白一点吧。”酒吧老板说道。

    “那是……”

    乒!

    一颗子弹蓦然射穿了维尔斯的头颅,击穿他的脑壳,从后脑勺飞出来,击中地面。

    维尔斯身体一僵,勉强支撑起的上半身倒下。

    “真以为我会说什么吗,白痴。”

    嘲讽了维尔斯一句,酒吧老板转身就走,然而他没有看到的是,在维尔斯死后,原本僵硬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嘲笑。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警方才接到了举报,匆匆来迟,这个时候的维尔斯,已经死去了十几个小时,身体都僵硬了。

    “该死!该死!该死!”

    最重要的人死后,所有的线索就断掉了,然而更加恐怖的,昨天晚上送入了医院的病人们,出现了死亡。

    当然,这和一直呆在超级学院的燕小北,没有半毛钱关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