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45.心魔
    ps:今天第一更,月票,月票,你要去哪啊

    催……催眠了。

    什么时候下的手,什么时候被催眠了,为什么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可能,这种催眠怎么可能?!!!

    朱利安瞬间头皮炸裂,毛骨悚然。

    虽然巴小丽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有战斗恐惧症,晕血症,但实际上她依旧是一个优秀的超级英雄后补,实力过人,整个学院能够匹敌的不超过十个。

    在长期的催眠治疗中,她对催眠有了巨大的抗性。

    到了现在,如果没有她的主动配合,即使是催眠专家想要催眠巴小丽也伤透了脑筋,甚至必须配合一定的药物才能够奇效。

    然而,现在有人不动声色间催眠了巴小丽。

    朱利安冷静的观察着巴小丽,确定她确实被催眠后,心头的震惊可想而知。

    这岂不是说眼前这个西蒙医生,想要催眠自己也不费吹灰之力。

    催眠之后,自己的生死就会被对方掌握,想要杀死自己再简单不过了,朱利安甚至有一种生死皆在对方手掌心的错觉。

    “不用担心。”

    “是……是的。”朱利安虽然几次三番的强迫自己冷静,但嘴唇蠕动间还是暴露出自己心头的波澜。

    燕小北摇了摇头,这种心态,距离超级英雄的心态还差的很远啊。

    “冷静!”他低喝一声,用上来了六字光明咒,神念一震。一股奇妙的波动散发出去,扫过朱利安的身体。对方心头的不安和忐忑顿时不翼而飞。

    整个人瞬间冷静下来。

    “西蒙医生,这是……”朱利安万分惊讶。没有想到对方一句话,自己的心灵就变的如此平静,整个人的情绪都被对方操控于手,玩弄于鼓掌之间。

    “一些催眠的小技巧而已。”

    燕小北自然不会说实话,干脆全部推到了催眠技巧身上。

    “好了。”他拍了拍手,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沉睡的巴小丽的身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顶,“我要开始治疗了,你不要出声。”

    朱利安点了点头。放缓呼吸,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木偶。

    燕小北一边抚摸着巴小丽的头发,一边低声呼唤,“巴小丽,巴小丽,巴小丽~~~~~”

    声音从燕小北嘴里传出,钻进巴小丽的耳朵里,在沉睡的巴小丽耳朵里,她似乎听到了父亲最温尔的呼唤。母亲最关怀的呼唤,朋友最真挚的呼唤,恋人最缠绵的呼唤,不由自主的。她的脸上浮现出最甜蜜的笑容。

    “我在。”被催眠的巴小丽说道:“我在这里。”

    燕小北又说道:“巴小丽,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你可以回答我吗?”

    “当然。”

    “很好。巴小丽,你可很爱。很开朗,很热情。但你的人生却遭遇到了不信,你还记得吗,那一年,你和你的恋人外出旅游,是谁逮住了你和你的恋人。”

    巴小丽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蒙上了一层阴影,“是多变人。”

    多变人,传说中有三十多个身份,遍布全世界各地,每一个身份真实有效,不是伪装的身份,他是毒品大亨,每年走私的毒品就超过百亿米元。

    后来被巴小丽的父亲超能先生逮住,送进了监狱。

    不过多变人很快就出狱了,原因是多变人和监狱里一个快要出狱的家伙对调了身份,所以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监狱,所有警察都不知道。

    后来这件事件爆出,整个监狱都丢尽了脸。

    “多变人逮住了你和你的恋人,他想要报复你们,对吗?”

    “是的。”巴小丽痛楚的说道。

    “他们如何报复你。”燕小北问。

    “西……”在一边一直安静看着的朱利安反射性的想要制止燕小北,以防巴小丽回忆起痛苦的画面,但还没有开口,就看到燕小北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巴,发出嘘的声音。

    朱利安不有按捺下来,冷静的观察着事情的发展。

    “我……我不想……不想说。”

    巴小丽很痛楚,可能当时受到的打击太过于残酷,一会想起来全身都轻微的颤抖,眼皮抖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燕小北不慌不忙,有条不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似乎给予了她巨大的勇气。

    “不要怕,不要害怕,我就在你的身边,我哪里也不会去,所以不要害怕,勇敢的面对,人生总要建立一些风霜和挫折,这些并不会打到你,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巴小丽,你可以对任何人说不。”

    听到燕小北的安慰,巴小丽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沉睡的似乎更加香甜了。

    燕小北趁机问出了刚才的问题。

    犹豫了一会,巴小丽才缓缓的说道:“他们想要强.奸我,多变人找了一百多个黑人,他们甚至想要将这个画面拍摄下来,卖到世界各地。”

    朱利安眼睛怒睁,目眦尽裂,他知道学姐一定遭受到了残酷的对待,但多变人那种可恶的手段,已经让朱利安怒火中烧。

    “多变人……”他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把多变人杀死。

    燕小北叹了口气,朱利安现在多出了一个心结,这个心结就是多变人。

    “这也是心魔的一种啊。”神秘声音趁机跟燕小北说道:“你们的心理学很出色,分析人们的心理,控制思想,在过去,这可是只有我们修行之人才懂的,在我们看来,这些心理问题,就是所谓的心魔。”

    朱利安想要杀死多变人替巴小丽报仇,这是一种心魔。

    巴小丽受到侮辱,得了战斗恐惧症和晕血症。这也是一种心魔。

    燕小北没有想到一番问话,居然让朱利安的心里多出了一个心结。也就是心魔。

    他摇了摇头,没有空理会这个心志不坚的少年。将注意力放在巴小丽的身上,她才是今天的正餐。

    “巴小丽,不要害怕,你很坚强,他们是不会成功的。”他如此安慰巴小丽。

    巴小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骄傲的笑容,“没错,我是刀枪不入的巴小丽,他们拿我没有办法,他们那软弱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插进我的体内。”

    我勒个去。刀枪不入……不愧是刀枪不入。

    燕小北摸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没有想到巴小丽的超能力居然还能够如此使用。

    一想起一百多个黑人轮番上阵,连巴小丽的门都没有进入,燕小北就一阵恶寒。

    这女人也太强了一点吧。

    朱利安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燕小北发现他的心结散去不少,眉宇间的阴霾若有若无。

    “你是刀枪不入的巴小丽,你很勇敢,他们接下来又是如何对付勇敢的你。”

    巴小丽哀鸣道:“他们杀了他,他们杀了他。”

    他?燕小北恍然。这个他应该就是巴小丽的那个恋人吧。

    多变人命令自己的手下在巴小丽的面前肢解了巴小丽的恋人,巴小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恋人从完整的身体变成了一堆零件。

    她痛楚,咆哮,愤怒。但无济于事。

    她被抓住了,敌人无法折磨她,因为她刀枪不入。但是敌人杀死了她的恋人,并且硬生生的把她恋人的心脏挖了出来。塞进了巴小丽的嘴巴里。

    他们让巴小丽吃掉了自己恋人的心脏。

    这种残酷的事情,最终让巴小丽崩溃。

    催眠到了最后。燕小北无奈的发现巴小丽的情绪彻底的失控,泪水纵横,抓着燕小北不停的呼唤着自己恋人的名字。

    多伊尔,多伊尔,多伊尔,多伊尔,多伊尔,多伊尔,多伊尔……

    燕小北怒了,你丫的抓着我,却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大喝一声,如当头喝棒,嗓门和神念同时震动,如佛门古寺钟声跨空耳来,轰入了巴小丽的大脑内部。

    巴小丽因为吃掉了自己男友的心脏,有了心结,心魔从生,从此得了晕血症。

    现在回忆起这件事情,心魔泛滥,情绪失控。

    燕小北一声大吼,双手结印——镇魔印!

    什么心魔,什么心结,被一击即溃,所有泛滥的情绪被强行洗去,巴小丽顿时陷入了更加深沉次的熟睡,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什么都不去想。

    心无杂念,万事皆空。

    这个状态可不容易,燕小北一声吼完,也觉得气喘吁吁,拉了拉有些紧的衣领,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目睹了全过程的朱利安此时小心翼翼的问道:“西蒙医生,学姐她……”

    “暂时没事了。”燕小北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听到了,多变人做的事情惨绝人寰,巴小丽心结太重,我可以解开她的一些心结,却没有办法将心结完全解开。”

    吃掉恋人心脏这种事情,是个人都不会释怀。

    内疚一辈子很正常。

    这可不是催眠一两次就可以忘记的。

    “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学姐一辈子都没有办法重新振作了吗?”朱利安急的团团上火。

    “现在的办法只有一个,洗去她吃掉恋人的记忆,重新换上另一种记忆,这么一来,她自然就会恢复了。”

    燕小北冷静的说道。

    “但是……”玩弄其他人记忆这种事情,朱利安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没有什么但是。”燕小北大手一挥,他可不是要争取这个小子的同意,“不光是巴小丽的记忆,你的记忆我也要清洗一下,妈蛋的,没有想到是这么恶心的记忆,多变人他妈的真不是个东西。”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