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32.滚
    ps:三更,三更,接下来还有一更,如果月票达到七十五,明天依旧四更。

    谢利医生毫无疑问是一个热情的人,听到这句话后立即展现出了足够的热情。

    “请进,请进,请坐!”

    又是搬椅子,又是倒水,表现的十分好客,让人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热情的男子,燕小北也有些羡慕,谢利医生这种人一定拥有很多朋友。

    热情,开朗,喜欢为他人着想。

    当然,并不否认谢利医生有其他的缺点,八卦,唠叨,爱钻牛角尖,但这些并不能掩饰他身上的闪光点。

    瑕不掩瑜。

    “海瑟薇小姐这一次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他开口问道,同时递上一杯热水。

    海瑟薇接过热水说道:“我这一次来,是找西蒙医生的。”

    燕小北听到这里,才开口问道:“找我?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海瑟薇目光纠结,嘴唇微张,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燕小北一眼就看出她的纠结,说道:“有什么事情海瑟薇小姐直说吧,我可不是什么心胸狭窄,喜欢生气的人。”

    听到燕小北这么说,海瑟薇立即放松了不少,喝了一口热水,开口说道:“今天早上你拒绝加入了医学会后,我就返回去跟斯芬里尔教授汇报,但他好像误会了什么,说是要警告你,不允许在污蔑医学会的名声,否则会对你将来的职业生涯不利。”

    燕小北愕然,谢利医生也有些不知所措了。慌忙的问道:“斯芬里尔教授真的这么说了,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海瑟薇苦笑道:“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不过当时他十分生气,我也不敢多言。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给西蒙医生你提个醒,如果有什么误会,希望你可以让斯芬里尔医生解释一下。”

    “对啊对啊,如果有误会,真的要跟斯芬里尔教授解释一下。”谢利医生连忙说道。

    燕小北轻轻挣脱谢利医生的手,拒绝了他拉自己去向那什么斯芬里尔教授解释的好意,“既然是他误会了,那为什么不亲自来问我。让我去向他解释,凭什么。”

    海瑟薇看到燕小北轻描淡写的表情和嚣张的话,恨不得一脚直接踹开过,凭什么,当然是凭人家的社会地位,出神入化的医术,以及在医学会的身份了。

    谢利医生焦急的说道:“西蒙医生,你刚来也许不太清楚,斯芬里尔教授和我们不同。他是世界医学会的委员之一,在医学界的地位很高,如果真的有什么误会,最好现在就解开。否则吃亏的是我们啊。”

    燕小北听出来了,世界医学会的委员和成员,似乎不太一样啊。

    “当然不一样了。”谢利医生解释道:“成员只是其中的一员。而委员却拥有着巨大的权利,比如剔除那个成员。或者拒绝某个医生的加入,即使我提名让你成为世界医学会的成员。你也必须通过委员们的认可才行。”

    听起来很牛逼,不过和我无关。

    “我又没有想过成为世界医学会的一员,就算是产生了误会,也不需要向他解释。”

    海瑟薇没有想到燕小北居然如此油盐不进,心想他终究是治疗过自己的妹妹,就帮他一把吧,于是主动说道:“斯芬里尔教授不光是世界医学会的委员,他在医学界的地位也只有几个人才能够比得上,如果他公开表示对某个医生的不满,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大型医院会接受这个医生。”

    燕小北眉头一皱,没有想到这个斯芬里尔教授居然如此厉害。

    断人前路只需要一句话。

    咚咚咚……

    就在此时,又有人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敲门了。

    一个同样穿着护士服,带着眼镜的女人走了进来,虽然身材比海瑟薇略逊一筹,但气冷艳的气场却压制着海瑟薇,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冰山之花的感觉。

    “哪位是西蒙.林医生。”

    她虽然开口发问,但目光却盯着燕小北,十八层的医生和护士就那么多人,看到一个生面孔自然会怀疑,尤其是燕小北的胸口还带有铭牌。

    “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琳达护士长,这一次来,是为了转告斯芬里尔教授的一句话。”

    斯芬里尔,又是他?

    这个家伙怎么如此阴魂不散,燕小北懒得装了,厌恶的问道:“他说了什么?”

    “他让我警告你,让你收敛一点,不要再表现出自己的愚蠢,如果你还敢继续恬不知耻的表演,污蔑轻视我们医学会,他会让你付出代价,沉重到你无法承受的代价。”

    谢利一听就慌了,不等燕小北开口,赶紧说道:“琳达护士长,我们刚才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这里面有误会,真的有误会,我们现在就去向斯芬里尔教授解释……”

    “这个不归我管。”琳达护士长打断了谢利医生的话,“我只不过是一个传话的,抱歉,我现在要去工作了。”

    “站住!”

    燕小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个叫做斯芬里尔教授的老家伙已经惹怒他了,“既然你是传话的,那就给我也传一句话,告诉那个什么斯芬里尔教授,叫他……能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这一句话的杀伤力大的惊人,谢利医生和海瑟薇当然就被ko了。

    这已经不是挑衅,而是打脸了,而且打的劈啪作响。

    琳达护士长目光微微闪烁,上下打量了几眼这个桀骜不驯的医生,最终点了点头,“好的,这句话我会原封不动的转达给斯芬里尔教授。”

    燕小北轻笑道:“你要是不这么做,我会十分困扰的。”

    于是,这一天很多人都听到了斯芬里尔教授那撕心裂肺的咆哮,宛如恶鬼,无数路过他办公室的医护人员,都觉得头破发麻。

    送走了琳达护士长,谢利医生百米冲刺全力以赴的冲上来抓住燕小北的衣领,使劲摇晃,“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说什么啊,居然对斯芬里尔教授说出这样的话,快一点,快一点把琳达护士长追回来,恳请她忘掉这句话。”

    海瑟薇也在一边猛劝燕小北,她觉得自己的大脑都快要炸掉了,居然有人敢如此打斯芬里尔教授的脸,而且打的如此兴高采烈。

    不可思议,简直无法想象,太凶残了,太丧心病狂了。

    “不用担心,不就是一个斯芬里尔教授吗?”燕小北一点也不担心。

    “什么叫做不就是一个斯芬里尔教授,你知不知道斯芬里尔教授在医学界的地位,你知不知道你如此羞辱他,会让你们的关系恶化到什么地步,你知不知道这样一来,你的前路就可能终止了!”

    谢利医生恨不得敲开燕小北的大脑,看一看他的大脑到底是什么构造。

    燕小北安慰道:“前路断绝,怎么可能,你觉得我的医术怎么样,谢利医生。”

    谢利想了想,说道:“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从卡塔琳的伤口判断,西蒙医生,你的医术前所未有,神乎其技。”

    燕小北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怕什么,那个什么狗屁教授倚老卖老,在医学界的地位很高,那又如何,只要我的医术比高他,我还怕什么。”

    谢利医生顿时哑然。

    神秘声音这时开口说道:“在我们修行界有一句话,断人前路不共戴天,这种事情比杀人妻子,灭人全家还要大,既然他敢挑衅你,你就踩他的脸,踩的他无力翻身为止。”

    燕小北失笑,有时候他真心觉得,这个神秘声音真的是大雷音寺的传人?

    真的是一个和尚吗?

    “你该不会是假和尚吧。”

    “贫僧是如假包换的和尚。”神秘声音拽文。

    “但出家人不是以慈悲为怀吗?你动不动就劝我踩人,要我杀人报复,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和尚的行为吧。”

    “你又不是和尚,守什么清规戒律,我教授你的都是经验之谈,这些经验能够让你在这个世界更加自由的生活而已。”

    燕小北打了一个响指,了解。

    这个家伙说他的医术领先现如今世界三百年,出家人不打诳语,燕小北相信,有了这三百年的医术,还踩不了区区一个教授?

    “西蒙医生,工作的时间到了。”

    谢利医生看到燕小北坚定不可动摇的神色,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叫了燕小北一声。

    早上九点,三年a班会有一场训练,他们两个要跟着班级一起去,随时治疗那些在训练中受伤的学生。

    燕小北也拿起白大褂,穿在身上,和海瑟薇护士道别后,跟着谢利医生走出了办公室。

    教学楼第二十六层,城市模拟指挥部。

    当燕小北和谢利医生抵达时,三年a班的人已经聚集在一起,开始分队。

    两位医生抵达之后,学生们的训练正式开始。

    人群中,被燕小北治疗的卡塔琳使劲的冲燕小北挥手,满脸兴奋的笑容。

    谢利医生不有打趣道:“西蒙医生很受欢迎呢,我从过去到现在,也治疗了不少学生,却还从来没有一个对我如此热情。”

    燕小北笑了笑,没有答话,岔开话题问道:“谢利医生,这个城市模拟指挥部是什么意思?这个训练又是什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