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22.不死不休的仇恨
    怎么会这样?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情?佛骨舍利有什么不对吗?

    难不成是假的?

    燕小北的思绪在电光火石之间,不停变化。

    过了几秒中,神秘声音冷静了下来,燕小北不得不赞叹他调节情绪的速度好快,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冷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才好失态。”燕小北问。“难不成这个佛骨舍利是假的吗?”

    “不是假的,是真的,你也感觉到了吧,佛骨舍利其中蕴含的力量。”

    燕小北恩了一声,确实,他从上面感觉到了一股浩大的力量,平和,宏大,如同那天空的太阳,滋养万物。

    神秘声音问道:“在你的心里面,佛骨舍利是什么样子?”

    “应该是一颗金色的圆形的珠子吧。”燕小北说,电视剧和漫画中都是这种形象,接着感叹道:“没有想到真是的佛骨舍利居然是一根小拇指一样的几近透明的骨头。”

    “那就是一截小拇指的骨头。”神秘声音平静的说。

    “什么?”

    “真正的佛骨舍利,其实就是燃灯古佛的骨架,按照书籍里面的记载,又被称之为……不灭金身!”

    “不灭金身?”燕小北好奇的看了透明的指骨几眼,“为什么我看到的不是金色,而是几近透明的颜色。不是不灭金身吗?”

    神秘声音用平静到令燕小北都心寒的声音说道:“那是因为,佛骨舍利被人破坏了,燃灯古佛的不灭金身被人拆掉了。”

    这……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坏人先祖尸骨可不是简单的仇恨。那是破天大仇,要不死不休的。

    下一刻燕小北就听到神秘声音说:“燕小北。从现在开始,我正式承认你大雷音寺传人的身份。你要找到那个破坏了燃灯古佛的家伙,把他找出来,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从这一刻开始,燕小北就知道,自己正式和那个神秘的敌人卯上了。

    双方之间,你死我活,再也没有第二种选择。

    “不过,万一那个家伙死掉了呢。”燕小北忍不住问。

    “能够破坏燃灯古佛的不灭金身,绝对不是泛泛之辈。现在活着的可能性很大。”神秘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其中所蕴含的仇恨和愤怒,让燕小北头破发麻,几乎要炸开。

    思绪的交流电光火石,现实时间只过去了短短两三秒。

    燕小北一剑劈开陈列柜的玻璃,从里面取出佛骨舍利。

    “把那件东西放下。”

    就在此时,一个威严,不容反抗的声音从燕小北的背后传来,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让燕小北浑身汗毛倒竖。

    这个威严的声音堂堂正正。光明浩大,仿佛一把无可匹敌的利剑,朝着自己斩了下来。

    燕小北身体一僵,缓缓转过身来。右手紧握佛骨舍利,一点放下的意思都没有。

    “我再说一次,放下那件东西。”

    不容置疑。不容狡辩,不容反悔。不容抗争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股强大的气场扩展。将燕小北包裹进来,空气都变得沉重,难以呼吸。

    燕小北抬头望去,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站在陈列室门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中年男子目光如电,仿佛有两把利剑从眼瞳内射出,刺的人睁不开眼。

    神秘声音提醒道:“小心,这个家伙无限接近第二阶级的强者。”

    “这可不行。”燕小北认真的说道:“佛骨舍利原本就是属于我们的东西,今天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他双手垂落,一把把小剑从袖口飞出,悬浮在自身四周,与地面平行,剑尖对准中年骑士,散发出令人心惊胆寒的气息。

    中年骑士抛弃了浪费口舌的必要,采取了实质性的行动。拔出腰间的佩剑,金色的火焰如同漫天的烟花,在一瞬间展开,绽放,美不胜收,他紧握的骑士剑燃烧着璀璨的金色之火,驱逐了黑暗和邪恶。

    燕小北不会剑术,但并不妨碍他操控小剑。

    三十三把小剑,留下十二把小剑防身,二十一把小剑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因为速度过快,普通人的目光已经跟不上。

    叮叮叮叮……

    虚空中传来狂风暴雨一样的金属撞击声,一股无形的风暴掀起。

    中年骑士手持骑士剑,不停的挥砍,速度快的惊人,一道道残影停留在虚空,交错,纵横,重合,一眨眼间他的周身出现了数之不尽的剑影。

    被燕小北神念操控的二十一把小剑如同狂风暴雨般从二十一个不同的角度攻击中年骑士,却被对方尽数拦截下来。

    “好厉害。”

    燕小北的神念速度快的惊人,尤其是小剑破空,几乎达到了音速,但这样的速度还无法奈何对方。

    中年骑士长剑所及的范围,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制空圈,将所有的攻击尽数拦截。

    他的剑术很强。

    燕小北心想,他操控着二十一把利剑同时发起了攻击,朝着中年骑士的肩膀,膝盖,胳膊,背后,胸口,小腿等等地方,二十一把小剑如同二十一道寒芒,不分先后而至。

    “天真。”

    中年骑士双手倒握骑士剑,大喝一声,璀璨的金色火焰倒卷回来,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光圈,将他自身笼罩在内。

    噼里啪啦!

    所有袭击的小剑都被弹开。

    好厉害,好厉害。燕小北不停赞叹,弹指一瞬,二十一把小剑在虚空中啪啪啪合体,形成了一把华丽的长剑,笔直的朝着中年骑士斩了下去。

    快的如电光雷闪,猛的如山岳倾倒,偏大的力量撕裂了空气,劈开了真空。

    中年骑士一声大喝,挥舞着骑士剑一下而上,斩了过去。

    叮!

    两把长剑对碰的瞬间,房间内顿时掀起了一股骇人的气流,周围的陈列品全部都席卷了进去,一些保存完好,但十分脆弱的古董,如字画之类的,全部被撕裂,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一击至少有几千万被毁掉了。

    燕小北和中年骑士同时收手,暴动的气流逐渐消失。

    “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中年骑士心痛的看着在战斗中被毁坏的古董,缓缓说道:“至少这里的古董不应该被我们的战斗摧毁。”

    燕小北也说道:“这是文明的延续,是历史的见证,我也不想要摧毁这些宝物。”

    中年骑士微微点头,“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光明磊落。”

    燕小北微笑道:“所以,如果你不放我走,我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毁掉。”

    中年骑士:“……卑鄙。”

    “多谢夸奖。”

    在陈列室里大部分的宝物,古董,都是大不列颠帝国从其他的地方掠夺回来的,但大不列颠帝国早已经把这些宝物当做是自己的宝物,平时舍不得毁掉一个,每一个都会精心保养,刚才战斗中毁掉了一些宝物,已经让中年骑士心痛的无以复加了。

    燕小北操控着而是一把小剑,剑尖指向一件件宝物。

    有青铜的兵器,有法老的棺材,有梵高的画像,有古老的乐器,还有黄金器,以及非常古老,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奇异石头碎片……

    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如果被摧毁,损失可就大了。

    中年骑士铁青着一张脸说道:“我刚才说漏了一句话。”

    “什么?”

    “你卑鄙的如此光明磊落,简直让我觉得丧心病狂。”

    燕小北不以为意,说道:“你也看到了,我们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他一指悬浮在半空的二十一把小剑,“如果真的战斗起来,这里可能会全部毁掉。”

    “我知道。”

    “如果我丧心病狂一点,甚至可以把大不列颠博物馆彻底破坏。”

    “那样你将受到大不列颠帝国的通缉,世界之大,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中年骑士森然开口,冷酷的盯着燕小北。

    “别逗我了,世界之大,我要是真的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你奈何我。”

    “我会在这里阻止你,即使付出这条性命。”中年骑士神色肃然,目光坚定,没有一丝的动摇,哪怕因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所以,你不要太过于放肆了。”

    燕小北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回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的东西绝对不容流失,这是我们千百年来的宿命。”

    他举起手中的佛骨舍利,“为了这一点,我们即使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接受,即使是自己的生命。”

    中年骑士脸色阴晴不定,他知道燕小北手中的东西是什么,那是大不列颠博物馆内也十分罕见的宝物之一,是神话中某位神的遗骨。

    他奉命守护这里,就不允许任何一件东西被人拿走,哪怕是原主人也不行。

    但是这个家伙……

    中年骑士深吸了一口气,心头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的两个同伴还没有出现。

    燕小北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了,但正因为如此,心头才苦笑不止。

    妈蛋的,不是说好了由你拦着眼前这个人,我去堵截那两个骑士,为什么我们的任务突然被反过来了,你这么搞我们以后怎么做朋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