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108.魔术表演
    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

    察觉到化装舞会的气氛悄然改变的没有几个人,除了燕小北之外,就是几个超级英雄里,也许一些普通人也察觉到了不对,但仅仅是不对,明确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大事的人,少的可怜。

    人类,终究是一种对危险感知退化了的物种。

    尤其是沉浸在化装舞会的气氛中,紫醉金迷,载歌载舞的人们。

    舞会大门的悄然关闭,让燕小北有些后悔,没有在此之前,将隐藏在音乐厅的金属炸弹全部拆除。

    万一这玩意真的爆炸了,燕小北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毫发无损的活下来。

    在场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都会死无全尸。

    想到死,燕小北神念勃发,瞬间找到了同样在化装舞会中的奥克塔薇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燕小北一大跳。

    奥克塔薇儿这家伙眉心的黑气快要凝结成团了。用一句话来讲……看,你头顶的死兆星在闪烁啊。这家伙百分之百会死在这场动乱之中。

    恩,如果没有自己的话。

    想到自己还要保护这个女人一个月的时间,燕小北悄无声息的接近在舞池中,和女骑士艾莉跳舞的奥克塔薇儿。

    这女人为了拒绝男士,居然拉着自己的表姐跳舞,真是太浪费资源了。

    咔嚓……

    就在此时,五颜六色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舞会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曲调优雅的音乐戈然而止,会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随之而来的是前来参加舞会的人们嘈杂吵闹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把灯关了。”

    “是停电了吗,快一点启用备用电源,管理员,管理员在什么地方。”

    忽然间,一道灯光从众人的头顶射来,仿佛劈开了黑暗的第一道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逐着这道光芒。

    光芒从天而降,穿透虚空,然后大家都看到了一个穿着燕尾服,带着面具的男子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安静的俯视着下方的所有人。

    人群顿时掀起了一阵哗然。

    燕小北最开始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后来用神念观察,发现男子的脚下有一根用肉眼看不见的细丝,身上也诶很多细丝吊着。

    看起来就好像静静的悬浮在半空。

    这个男子伸出了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反复摆动,证明自己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忽然一伸手,一根魔术棒出现在他的手里。

    大家意识到这个男子是在变魔术,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杂乱的声音逐渐消失,现场变得安静起来。

    男子双手举起魔术棒,用力一挥,魔术棒炸开,一只白色的鸽子从他的手里飞出。

    随后他搓了搓双手,什么都没有。

    男子将双手展开,放在嘴巴面前,用力一吹,一张张钞票犹如雪花一样从他的手里飞了出来,沸沸扬扬的洒落一地。

    大家都被这个魔术吸引了,男子开始向前迈步,好像在虚空之中行走。

    这时,燕小北注意到几个形迹可疑的男子混入了人群,趁着大家都在看魔术的时候,袭击了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美少妇。

    他们拿着一个装有液体的香水瓶子,对着美少妇的鼻子一喷,美少妇立即被这种奇怪的液体催眠了,她眼瞳内的光彩以惊人的速度暗淡下去,跟着男子走开。

    他们用同样的手法催眠了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一共十七个人。

    这个数字让燕小北想到了十七家被抢的银行。

    敌人终于要行动了吗?

    燕小北心头一动,让黄蜂侠化作蜜蜂大小,趁着敌人不注意躲进了美少妇的胸口,悄悄地跟了上去。他留在这里,继续看看这里有什么变化。

    不知名男子的魔术表演还在继续。

    宛如土豪一样扔了一堆的钱之后,男子不在发钱,而是发情……哦不对,是发糖。

    他展开双手,然后轻轻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一大堆的糖果从天空掉落下来,随手又是一拍,啪的一声脆响,又是一大堆糖果从天空掉落。

    男子随手抓住一块掉落的糖果,撕开包装,将糖果扔到嘴里,把包装扔到空中,糖果的外包装顿时无火自燃,化作漫天火星。

    随后男子张口一吐,一道火焰被吐了出来,犹如龙的吐息。

    再然后,男子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拇指和中指摩擦,一团火焰浮现在右手的中指之上,下一秒,中指两侧的手指同时悬浮一团火焰,在下一秒,小指和拇指也悬浮其两团火焰,五团火焰悬浮在右手五根手指之上。

    男子将五根手指一一合拢,握成拳头,五团火焰以此融入彼此,形成一个篮球大的火焰,悬浮在拳头上空。

    这样神乎其技的表演已经完全征服了观众们。

    男子对着火焰一吹,火焰怦然炸裂,化作瀑布般的雪花从天而降,洒落人们的头顶后,变成了白色的纸片剪成的雪花。

    另外,十七个被俘虏的男女从大厅左侧的小门依次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黄蜂侠躲在美少妇的乳.沟之中,虽然被控制了思考,她却可以跟燕小北交流。

    不过最开始她却完全拒绝和燕小北交流,直到此刻才决定和燕小北对话。

    “这些是什么人?”

    “我猜他们是金并的人。”燕小北说道,“我刚才数了一下,一共十七个人,应该是被抢劫的十七家银行的负责人。”

    “金并的人,他们绑架这些人做什么?”

    “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被擅自对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而且居然让我躲在这种地方。”黄蜂侠绝对不承认,自己之所以不想躲在这种地步,是因为对方的胸部比她大。

    “俗话说,有沟必火。”

    “闭嘴,你这个下流胚。”

    “多谢夸奖。看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燕小北下达了命令。

    黄蜂侠珍妮特·凡戴恩虽然不情愿,但身体却自动动了起来,爬出美少妇的深沟,悄然的观察这里。

    “我们来到了音乐厅的二楼,如果没有猜错,目标是左侧最偏僻的一个房间。”

    “左侧最偏僻的一间?”燕小北的目光扫过二楼的贵宾室,神念浮动,犹如大网一般洒落,窥视着二楼左侧最偏僻的几个房间。

    很快,燕小北就找到了答案。

    在二楼左侧最后一个房间里面,有几个男子正在窃窃私语,燕小北认出了佐罗打扮的年轻男子,好像叫什么莫里·坎贝尔,被自己催眠过,差一点连内裤是什么颜色都交代出来,如果燕小北有兴趣问的话。

    遗憾的是,燕小北真心对男人的内裤颜色没有任何兴趣。

    在这个房间内部,除了年轻的男子莫里之外,还有一个阴沉的中年人,燕小北没有见过,不过这个中年人身边站着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

    燕小北认识这个年轻人,舞会开场前遇到贝蒂时,喋喋不休祈求贝蒂离开舞会,被贝蒂一连按上了几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名字,真正的名字好像叫……亚林。

    贝蒂说他的父亲是伯明翰市的第二魁首,连伯明翰市死去的老大,斯卡莱特都不愿意和他翻脸。

    纯正的**太子。

    他出现在这里,说明他身边阴沉的中年人就是他的父亲,伯明翰市的第二魁首了。

    仔细看到话,这两个人还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一个脸色阴沉,一个却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没有一点**太子嚣张跋扈的张狂感。

    白瞎了这么一个好的身份。

    除开这三个人之外,房间里还有一个大胖子。

    带着墨镜,穿着名贵的手工制作西服,叼着雪茄,一副狂赚酷炫掉渣天的摸样,凶悍之气犹如战场猛将,令人望而生畏。

    毫无理由的,燕小北知道,这个人就是米国的**教父,将整个米国的**都握于手中的超级恶棍。

    金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