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8.混乱的夜晚
    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燕小北一觉睡到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才睁开眼,翻了个身,从床上下来走,走进浴室开始洗漱。洗的干干净净的燕小北从浴室内走出来,换了一件衣服,离开房间,敲响了左侧的房门。

    啪啪啪……

    “请进。”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贝蒂。

    燕小北推开门走了进去,昨天两人在这家酒店开了两个房间,斯卡莱特的死亡让贝蒂没有办法返回自己的家里,燕小北也被女骑士和奥薇儿联手赶了出来,只好在酒店过夜。

    昨天晚上,贝蒂离开环球时代报社不久,斯卡莱特的尸体就从天而降,被不知名的人扔在了大街上,随后被路过的行人认了出来。

    斯卡莱特的死亡震惊了整个伯明翰市,这个统治了多年的**教父死亡之后,其势力在一夜之间垮台,树倒猢狲散,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很快就会成为众人口中的传说,其死亡也会成为一个谜。

    然后在岁月之中,慢慢被人遗忘,直到再也没有人会记得他为止。

    **本来就是这么无情。

    不过他的死亡,也揭开了伯明翰市的动乱。

    燕小北睡觉前听到外面街道不停的响着警车的鸣笛,滴滴滴的吵得人心烦。

    警察局的人估计一宿没睡,都在忙活着镇压这场动乱吧,毕竟死掉的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教父。

    白天是十七家银行被抢,晚上是**教父之死。

    昨天的伯明翰市,可以说是多灾多难。

    燕小北进门一看,发现贝蒂已经穿好衣服站在窗户边,低头在看外面的街道,这里是七层,从上往下,人群小的好像蚂蚁。

    “看什么呢?”

    燕小北走过去和贝蒂并肩而立,低头望着窗户外的街道,发现十几辆警车停在外面,没有刺耳的鸣笛,但车顶的警灯却不停的闪烁。

    几十个警察围绕着一个躺在地上的尸体,似乎在低头默哀。

    “那个男人是谁?”燕小北问。

    “威尔逊警长,他是一个好人。”贝蒂感叹的说道。

    “怎么死的?”

    “不知道。”贝蒂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多说,但眼球却有些湿润。

    “你认识他?”

    “是的,昨天我还接受他的保护,他很风趣,也很有趣,这样的人不应该死。”

    “没有人可以逃过一死,不论是你还是我,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燕小北想了想,这么安慰了她几句。

    但贝蒂依旧闷闷不乐。

    燕小北说道:“对了,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有关酒店的,说的是男人到一酒店投宿,不小心和一个女人撞到了一起。男人连忙道歉‘对不起女士,如果你的心像你的乳房一样软的话,我相信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女人很有礼貌的回答‘不要紧,如果你的小弟弟像你的胳膊肘一样硬的话,我住521房间。’怎么样,好笑吧。”

    “你在暗示我什么?”贝蒂说道。

    “暗示,没有啊,我就是在讲一个笑话,虽然这个笑话黄了一点。”

    贝蒂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答应做你的属下,却没有答应做你的女人。”

    燕小北说道:“我也没有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外国人。”

    “这是种族歧视?”

    “不算……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算是吧。”

    其实燕小北不介意自己的第一次是和谁滚床单,也不在意是米国人,还是中华人,甚至是大不列颠人。

    不过既然贝蒂说不要打她的主意,燕小北也只好这么说了。

    跳过这个尴尬的话题,贝蒂说道:“我打算为威尔逊警长报仇。”

    “什么?”燕小北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贝蒂看着燕小北,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我打算为威尔逊警长报仇,他是一个好人,不应该死,所以我打算逮捕杀死他的人。”

    “但你不是警察,贝蒂。”

    “是的,但我拥有逮捕那个犯人的力量。”

    “你甚至不知道犯人是谁。”

    “不,我知道。”

    燕小北一愣,觉得自己今天惊讶的事情越来越多,不过燕小北不解的是为什么贝蒂执意要为这个威尔逊警长报仇。

    “他是你什么人,你们有什么关系。”

    贝蒂回想到某件事情,喃喃道:“威尔逊警长他……他救过我的命,就在昨天。”

    燕小北一惊,情不自禁的问道:“昨天?什么时候。”

    “昨天你们走了之后,我的父亲……不,斯卡莱特就把我交给了威尔逊警长,他想要威尔逊警长保护我,威尔逊警长答应了他。”

    “斯卡莱特为了寻找到那些袭击自己歹徒开始忙碌,而我被威尔逊警长保护起来,带回了警局,没有人知道的是,警局有人被买通了,是那群袭击了斯卡莱特的人,他们买通了一个警察,给我倒的咖啡里放了致命的毒药。”

    “我差一点就喝了有毒药的咖啡,但威尔逊警长发现了这一点,他打碎了咖啡杯,拯救了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够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原来昨天还发生了这种事情,燕小北认为自己没有理由阻止贝蒂。

    救命之恩大于天,贝蒂拥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他问道:“杀死了那个什么威尔逊警长的人是谁?”

    “他的副手,莱纳.列多。”

    副手?

    这个答案出乎燕小北的意料,一般来说,副手就是心腹,没有人会把一个敌人当做自己的副手,威尔逊警长既然吧莱纳.列多当做自己的副手,就说明对方的关系很亲密,甚至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

    然而,他却死在了自己的副手手里。

    这个副手不简单。

    威尔逊警长既然是警长,说明他绝对是一个精明的家伙,然而这样精明的家伙死在自己的副手手里,种种迹象表面这个副手,莱纳.列多有着出色的智谋。

    不过还有一个疑点。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莱纳.列多是凶手的。”燕小北好奇的问。

    贝蒂说道:“昨天晚上我睡不着,去酒店柜台前要了一杯咖啡,结果在那里看到了莱纳,他和一个年轻的男子交谈,我听得清清楚楚,那个男子问他做好了没有,他说一切ok,你什么时候能够让我当警长,我昨天并没有在意,听到这里就回去了。”

    结果今天上午,贝蒂就发现威尔逊警长死了。

    即使是傻子也知道,莱纳和威尔逊警长的死绝对脱不了关系,可惜听到这段话的只有贝蒂一个人,现在也只有燕小北知道。

    昨天晚上看样子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啊,燕小北心想。

    威尔逊警长,莱纳.列多,年轻男子……

    自从斯卡莱特的尸体被人发现后,整个伯明翰市就陷入了一种十分混乱的状态,无数人对斯卡莱特的遗产虎视眈眈。

    不管是金钱,还是权力。

    每一个有能力的人都企图成为伯明翰市新的**教父。

    而一些终于斯卡莱特的人,要为他报仇。

    燕小北看了看伯明翰市的天空,不详之气越来越浓烈了,似乎再过不久,伯明翰市就会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而这场暴风雨会摧毁伯明翰市。

    ……

    当地时间,上午十一点三十七分钟。

    一架飞机在伯明翰市的机场降落,四个穿着大衣,带着高沿帽,将脸部遮住的奇怪男女从飞机上下来,离开了机场。

    “欢迎来到伯明翰市诸位。”前来接机的男子同样穿戴奇怪,穿着燕尾服,带着蝴蝶面具,打扮的就好像从化装舞会出门后没有卸妆,就匆匆赶来,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真是糟糕的旅行,下一次绝对不要做这种客机,你这么有钱,还是请我们做专机吧。”一个男子冲着接机的人抱怨。

    “当然可以,班纳博士。”接机的男子露出一抹笑容。

    “还有,你这副打扮是怎么回事?托尼。”被称为班纳博士的男子笑着问道。

    “因为我们接下来要去参加一个化装舞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