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6.异变
    贝蒂低着头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斯卡莱特眼中带着可惜,但更多的是对权利的向往,他温柔的安慰着情绪低落的女儿,“我们混**的,没有一个好下场,当你权利在握时,有数之不尽的人向你献媚,说不完的好话哄你高兴,想要抱你的大腿,舔你的脚,哪怕再脏也不介意。”

    “但是啊,一旦你失去了势力,失去了权利,这些曾经向你献媚的人,哄你高兴的家伙,抱你大腿,舔你脚的人都会翻脸不认人,他们会对你露出凶狠的牙齿,想要扑上来咬掉你一块肉,好填饱他们的肚子。”

    “这些人一直在盯着你,在分析着你,在渴望着你失去自己的势力,权利,他们不会安分,就算是你养的一条狗,也会反过来咬你一口。”

    “贝蒂,我现在看似风光,但如果我一死,你就完蛋了,你会被无数人抓住,他们会对你做出你无法想象的事情,最好的结果可能是被某个人收藏,成为私人物品,或者被卖到中东地区成为妓女,最差的结果,就是被人奸杀,死不瞑目。”

    “甚至在临死前,你还会受到各种各样无法忍受的凌辱,他们不会顾及你的身份,因为我已经死掉了,再也无法给你任何保护。”

    “所以,为了你,我不死能。”

    他这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贝蒂坚固的心也不由被融化了一些。

    她开始后悔自己刚才说的有些重了。

    斯卡莱特是她的父亲,养育了她二十多年,保护她不受任何人的侵犯,让她有吃有穿,生活在普通人之上。

    她应该报答父亲才对。

    但是贝蒂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小小的疙瘩,她一直都在怀疑,父亲这么多年养着自己,就好像养猪的人养的猪一样,一旦成熟就可以杀掉。

    “贝蒂,我很抱歉。”斯卡莱特说道:“这个时候,我不但不能够给你提供保护,反而要靠你度过难关,我很抱歉。”

    贝蒂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误会父亲了。

    看到这个伯明翰市无人招惹的黑帮教父居然会露出如此柔软的表情,会跟自己道歉,贝蒂心底的疙瘩慢慢解开。

    “我会按照你的话做,父亲。”她说道。

    斯卡莱特扭头看着她,贝蒂却看着窗外,没有和自己的父亲对视。

    “我会好好的服侍那个人,用我的身体。”

    “贝蒂……”斯卡莱特哽咽了。

    “别担心,父亲,一切都会好的。”贝蒂安慰他。

    又过了十几分钟,豪华轿车停了下来,贝蒂一下车就发现这里居然是自己工作的地方——环球时代报社。

    “父亲,我们……”

    “别说话,贝蒂。”斯卡莱特下车后,面容一整,低声说道:“跟我来,贝蒂。”

    晚上八点的环球时代报社已经关门,但内部的主编室还亮着灯,斯卡莱特带着自己的女儿来到了主编办公室的门口,轻轻叩响了房门。

    啪啪啪……

    “进来。”贝蒂听到了主编的声音。

    斯卡莱特推开门走进去,贝蒂跟了进来,她十分好奇为什么父亲要来找主编,难道主编可以拯救自己的父亲,怎么可能?

    或者说他在这里约见了什么人?

    “我把人带来了。”斯卡莱特说道。

    贝蒂进来后环视了一圈,发现主编的办公室内除了正在埋头工作的主编后,空无一人,看样子她的父亲真的是来找主编的。

    得到了这个结论,贝蒂不由多看了主编几眼。

    这个平日里十分严肃,让所有记者都畏惧三分的主编到底有什么力量,连伯明翰市的**教父都要礼敬,都要求助。

    主编缓缓抬起头,依旧是那种熟悉的面孔,但贝蒂却看得了几分陌生。

    “按照我们的约定,时间应该还没有到吧。”主编说道。

    斯卡莱特说道:“是的,还差一年,不过我已经等不及了,金并来到了这个城市,我感觉的到他,他太邪恶了,我无力对抗他,只能够提前实现约定了。”

    “我并不介意你提前实现约定。”主编轻轻一推桌子,身体连带身下的椅子向后滑出几十厘米,缓缓站了起来。

    在灯光下,贝蒂看到,主编的影子开始扩大,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蛋壳里破壳而出,逐渐将半个办公室笼罩。

    贝蒂惊讶到了失声,发不出声音。

    主编伸手抓向贝蒂,他的手突然变得很长,抓住了几米外贝蒂的脖子,“按照约定,我给你强大的力量,你将她的灵魂交给我。”

    “什么,父亲?”贝蒂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斯卡莱特一脸冷漠的盯着她,贝蒂大叫道:“救我,父亲,救我。”

    斯卡莱特冷笑道:“救你,自从你的母亲背着我怀上了其他人的孽种,我就恨不得杀死你,若不是这个恶魔找到了我,说你那成熟的灵魂对他有用,可以赐予我更加强大的力量,早在二十年以前,我就杀了你。”

    残忍的真相被一瞬间揭开了。

    自己居然不是斯卡莱特的亲生女儿,他养着自己,只不过是想要获得更加可怕的力量。

    “你这个贱人,去死吧。”斯卡莱特愤怒的诅咒道,“你和你的母亲一样留着下流的血脉,我本来打算给你开苞,在杀死你,但现在不用了,真是可惜,你和你的母亲一样美丽。”

    他不留余力的打击着贝蒂。

    刹那间的变化,让贝蒂不知所措。

    她没有想到一向对自己贪婪的父亲居然会如此仇视着自己,怪不得他看自己的目光是如此赤裸的贪婪,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做是女儿。

    “父亲……你……”

    “我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不知道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混蛋,连我的女人都敢动,我简直无法想象,你的母亲宁死也不肯说出那个男人是谁,贱人,贱人,贱人!”

    斯卡莱特愤怒大吼大叫,对主编说道:“杀了她,立即杀了她,完成我们的约定,赐予我强大的力量。”

    主编冷笑道:“如你所愿,我现在就给予你死亡。”

    “什么?”斯卡莱特顿时愣了。

    主编放开贝蒂,右手朝着斯卡莱特点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射穿了斯卡莱特的眉心,破坏了他的大脑,杀死了他。

    接二连三的异变让贝蒂几乎快要疯掉了,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