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5.羞耻POSS
    燕小北把被自己的神念缠住无法动弹的女骑士艾莉拽起来,安放在椅子上,摆成一个沉思者的造型。

    “杀了我吧。”女骑士说道。

    “不要。”燕小北想也不想的拒绝了,“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干嘛杀了你,还是说你把我当初了那张杀人不眨眼,穷凶极恶的坏蛋了,我虽然和恶魔有过交易,但也不代表我是坏人的说。”

    “真亏你敢这么说。”女骑士冷笑不断。“和恶魔交易的又有几个是好人。”

    燕小北脸色一黑,“落在我手里还敢挑衅我,你胆子不小啊。”他坏笑着把女骑士摆成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的姿态。

    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左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

    被神念缠住的女骑士就好像一个人偶,任由燕小北摆弄。

    “杀了我啊啊啊……”

    被摆出如此羞耻的姿态,女骑士的耳朵都红的可怕,不要说脸蛋了。

    “这是你讽刺我的惩罚。”

    “你这个家伙。”

    “对了,干脆把你摆成一个金刚打飞机的姿态吧,这样会不会更加好笑。”

    “不……不要。”

    “反对无效。”燕小北毫不犹豫的把女骑士摆成那样的姿态,顺便从女骑士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可恶,你这个混蛋,恶魔。”女骑士破口大骂。

    燕小北哼哼着说道:“看样子你还没有居人之下的觉悟,换句话说就是调教不够啊。”

    “你……你想要做什么?”女骑士的声音结结巴巴,她被吓到了。

    燕小北二话不说选了一个骑乘位的姿态,给女骑士艾莉拍了一张照,随后又把女骑士摆出十几种姿态,一种比一种难为情,一种比一种羞耻,看的人面红耳赤,觉得大开眼界,拍了几十张照片,然后……群发!

    “不要啊!!!!!!!!!!!!!!”

    女骑士艾莉咆哮起来,那叫一个凄厉,听的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惜,燕小北已经群发完毕。

    她还摆着羞耻的姿态,眼中噙泪,死死的盯着燕小北,这个表情可爱到爆,燕小北顺手拍了一张,作为珍藏。

    “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铃……

    就在此时,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燕小北一看来电,是一个叫做约翰.南德的男子。

    “别接,求求你别接。”眼尖的女骑士也看到了来电,连忙恳求燕小北。

    燕小北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趁着女骑士松口气的刹那,接通电话,“喂,你好,这里是欧文家,你找谁。”

    女骑士双眼蓦然瞪圆,愤怒的瞪着燕小北,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将燕小北打死打死打死打死打死打死打死。

    世界上怎么还有他这种恶劣的家伙。

    燕小北若是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嗤之以鼻,世界上比他恶劣的家伙多如牛毛啊。

    “你是谁,为什么会有艾莉的电话。”打电话过来的男子操着一口成熟的男人腔,非常有磁性,就好像那种身经百战不倒的男子,听到他的声音,燕小北的脑袋里就有一个模糊的男子印象。

    坚毅,强大,冷静,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绝对不会轻易动摇。

    燕小北有些惊讶,只不过是一个声音就给人这种感觉,这个男子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若是见到他本人,说不定还会被震惊的一塌糊涂。

    “你好,我是艾莉的朋友。”

    “朋友?”约翰.南德问道:“什么样的朋友。”

    “你猜?”

    对方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燕小北不知道,“艾莉什么时候有你这样轻浮的朋友了。”

    “轻浮,我轻浮吗?”燕小北反问。

    “在我的眼睛里,确实如此。”约翰.南德如实说道,声音不容动摇。“好了,我不管你是不是艾莉的朋友,现在立即把电话交给艾莉。”

    “不行,话说你是谁啊,大叔,我干嘛要听你的。”

    “我是艾莉的上司。”

    “上司,这么所你也是一个骑士了。”

    “如假包换。”

    “那么再见。”燕小北随即挂掉了电话。

    艾莉见到燕小北没有说什么扯淡的话,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燕小北看她如释重负的样子,不由问道:“那个人是谁?”

    “我的顶头上司,现任十二圆桌骑士,第七骑士,约翰.南德。”

    女骑士停顿了一下,愤恨的看着燕小北,“一定是你刚才发的照片到了南德大人的手机里,所以他电话过来询问了,可恶,我一辈子都毁在了你的手里。”

    “什么一辈子啊,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的骑士早已经和过去的骑士不一样了,时代变迁,骑士道也在悄然变迁,你这种羞耻的照片被群发,顶多是被人耻笑几天,根本不会有人拿这个当借口来攻击你。”

    “这已经很严重了,我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女骑士艾莉抗议。

    “谁叫你对我出手,既然战败了,就有战败的觉悟。”燕小北如此说道。

    他被人骗了,就被关在黑暗监狱里暗无天日的零号监狱内部,又被囚禁在最终监狱,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大意。

    若是他当初多几个心眼,也不会如此被动,差一点被永远的关押,老死在里面。

    若不是神秘声音的帮助,仅仅凭借燕小北想要从黑暗监狱里逃出来?

    下辈子吧。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够傻,太容易相信别人,这也让燕小北悟出了一个道理,既然做了,就必须为这件事的后果买单。

    用佛家的道理来讲,有因必有果。

    女骑士攻击自己,被自己抓住,只不过是摆了十几个羞耻的poss而已,连一块肉都没有掉,自己也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哒哒哒……

    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燕小北刚刚扭头,餐厅的大门就被人轰然推开,洗澡完毕的奥薇儿裹着浴衣跑了进来,手里还挥舞着自己的手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艾莉。”手机里毫无疑问是她表姐羞耻的照片。

    “你……你们……”

    奥薇儿跑进来后,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燕小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用神念困住了女骑士艾莉,她现在还保持着羞耻的姿态,没有任何变化。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当地时间,晚七点五十。

    贝蒂跟着自己的父亲离开警局后,坐着汽车在市里面转了快一个小时还没有停车,贝蒂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父亲。”

    斯卡莱特回答道:“一个安全的地方。”

    “是吗,我们还要走多久。”

    “快了。”斯卡莱特说。

    他扭头看了一眼贝蒂,自己的女儿,眼瞳里除了贪婪之外,还隐藏着一抹可惜。

    贝蒂假装没有看到,将头扭到一边,通过窗户欣赏着夜晚伯明翰市的街道。

    “贝蒂。”斯卡莱特叫道。

    “什么,父亲。”

    “你知道吗,我这一次的对手很强大,强大到可以轻松的捏死我。”斯卡莱特似感叹,似不安的说。

    “真的,难道父亲的敌人是超级英雄?”

    “不,比超级英雄还要可怕,超级英雄也奈何不了这个混蛋。”

    “那是谁?”贝蒂好奇的问。

    “金并,一个超级恶棍中的恶棍,他的人脉,实力,都远在我之上,我可以感觉到,他就在这座城市,狰狞的望着我,随时都可以出手,把我钉死在墙壁上。”

    “别担心,父亲,一切都会过去的。”贝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的父亲,她虽然讨厌他,但却不希望他死。

    这是一个女儿的矛盾心情。

    “现在,只有你能够救我了,贝蒂。”

    “什么?”

    贝蒂心头一惊,难道自己获得了超凡的力量的事情,被父亲知道了。

    “我现在带你去见一个人,如果有他的帮助,贝蒂,我就可以活下来,甚至达到金并的高度,贝蒂,你要帮助我。”斯卡莱特说道。

    “什么?你要出卖我。”贝蒂大吃一惊,她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居然要出卖自己。

    “我没有出卖你。”

    “但你就是这个意思,你带我去见那个人,一定是想要我跟他上床,让他保护你,父亲,你……”

    “贝蒂,难道为了你的父亲,你就不能牺牲一次吗?”斯卡莱特阴沉的说道。

    “母亲说的没错,你这头禽兽!”贝蒂愤怒的叫骂起来。

    “别跟我提你的母亲,那个贱人,那个贱人,那个贱人……”

    原本还很阴沉的斯卡莱特一听到贝蒂提起自己的母亲,顿时暴怒了,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狮子,血腥的杀气瞬间弥漫,汽车内狭窄的空间变得十分冰冷,令人窒息,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按在贝蒂的胸口,让她呼吸困难。

    她愤怒的瞪着斯卡莱特,自己的父亲,最后冷笑起来。

    “如你所愿,父亲,我会听从你的吩咐,我会和那个人上床,然后让他保护你,让你尽享……荣华富贵!”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