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2.隐身系统
    赫尔的一番话让在场的大汉们都觉得不寒而栗,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明知道自己面前坐着的男子是伯明翰市的**教父,还敢如此藐视羞辱对方。

    这种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大汉们认为这个人是疯子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但如果这些疯子说的是真的,那么……敌人比想象还的还要恐怖和强大。

    他们真的可以对付这样的敌人吗?

    十几个大汉开始不安,彼此相互对视,似乎要从同伴的目光中发掘什么。

    最终,他们的目光落在了**教父,斯卡莱特的身上。

    教父被对方羞辱,面色却平静的如同波澜不惊的海面没有一丝的涟漪。“来人。”他忽然说道,伸出手指着赫尔,“把他的手指头跟我一根一根的全部剁下来,一根一根的剁。”

    大汉们忠实的执行了他的命令。

    赫尔的手指头被一根一根的剁了下来,无论他如何狰狞,愤怒,叫骂,都无济于事。

    斯卡莱特平静的看着他挣扎,咆哮,歇斯底里的呐喊,仿佛在看一只小虫子,没有半点的动容。这一点点小场面他已经习惯了。

    不多时,赫尔的是跟手指头脱离了他的身体,鲜血流了一地,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房间的每一寸,没有人皱一下眉头,这一点点血迹对于混**的人来说,还不算什么。

    “打一针止血剂,别让他死了。”斯卡莱特的心腹说道。

    一位大汉不友好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一针止血剂,扎进对方的胳膊里,缓缓注射。

    鲜血很快就止住了。

    “杂种,瘪三,小流氓,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家伙,要不了多久,你们的下场就会和我一样。”赫尔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在场所有人。

    他虽然痛楚,但一点也不害怕,即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痛楚折磨的汗水湿透。

    “是个硬汉。”斯卡莱特略微赞许的说道。

    赫尔冷笑起来,脸色苍白的可怕,宛如恶鬼,“爷爷的胆气比你那弟弟还要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尽管使出来,爷爷不会怕你的。”

    “我成全你,把他的十根脚趾头也以此给我剁下来。”

    赫尔脸色一白,大汉们不顾他的挣扎,将他的十个脚趾头也剁了下来,并且打上了止血剂。

    期间,赫尔叫的撕心裂肺,但房间里的隔音措施做的很好,外面没有人听到他的咆哮。

    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衫。

    鲜血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变得十分刺鼻。

    斯卡莱特问道:“现在,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

    赫尔痛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叫的嗓子都喊哑了,止血剂并不是止疼药,十指连心每一根手指头被剁下来,就好像有人在他的心口砍了一刀。

    痛楚的无以复加。

    “你还是没有话要对我说吗?”斯卡莱特眯起了眼睛,眼瞳内杀气若隐若现。

    “滚吧。”他嘶哑着嗓子说。

    “脱掉他的裤子,把他的弟弟给我一寸一寸的割下来,记住,一寸一寸的割下来,不能长也不能断,我倒要看看他可以嘴硬到什么时候。”

    赫尔的脸色白的无以复加,那种地方踢一脚比剁掉一个手指还要痛,若真的一寸一寸的割下来,半途中就会疼死吧。

    当大汉们按住他的手,脱掉他的裤子,拿着锋利的小刀对准了他不雅阁的海绵体时,赫尔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住手,我说,都给我住手,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

    再硬的汉子,遇到这种流氓行为时,也要憋屈的认输。

    “很好。”斯卡莱特一挥手,手下们退了下去。

    赫尔卷曲的躺在地上,仇恨的瞪着他,“你想要知道什么。”他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米国的黑手党。”

    “为什么要来伯明翰市抢劫银行。”

    “米国的**已经被统一,制造出来的利润每年都一样,我们不满足,准备将全世界的**统一,伯明翰市是我们征服大不列颠的第一步。”

    果然如此,斯卡莱特的脸色忍不住微微一沉。

    他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你们是金并的人。”

    “是的。”

    只要是混**的没有人可以无视这个家伙,他是米国的**之王,无冕之王,米国百分之八十的犯罪和他有关,不论是什么犯罪,都脱不了他的影响。

    在他的眼睛里,**的犯罪就好像和商品一样,可以随意买卖。

    和他比起来,统一了伯明翰市**的斯卡莱特就好像一个三流的小混混一样,上不了台面,双方没有平等对话的可能性。这个以超级英雄为对手的家伙,随时都可以杀死他。

    就好像捏死一只蚂蚁。

    他开始惶恐不安,开始愤怒,开始害怕,恐惧,但在此时,他还有一股无言的愤怒,和最后一丝希望。

    “告诉我,你们的人在什么地方。”他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你敢杀了他们?”赫尔阴冷的笑着,“他们可是金并的人。”

    “我不管他们是谁的人,只要得罪了我,就必须死。”

    “我诅咒你被金并杀死。”

    “他在米国呼风唤雨,但在这里只能按照我的规矩来。”斯卡莱特强势的说道:“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统一大不列颠的**,未必不能和他斗一斗。”

    “我不会出卖我的伙伴。”赫尔摇头。

    “那就跟你的弟弟说再见吧。”

    “恩,再见。”赫尔露出了一抹洒脱的微笑,斯卡莱特一惊,急忙喝道:“阻止他,他想要自尽!”但为时已晚,赫尔说完再见,立即咬舌自尽。

    “可恶!!!”愤怒的黑帮教父大发雷霆,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狠狠的训斥了一遍,用来发泄自己心底的不安,以及恐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金并的力量,那是自己无法对抗的力量。

    但是,我还有底牌。

    他心里想到,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发现他们都很害怕,因为敌人是金并,那位米国的**之王,连超级英雄都无法奈何的**之王,他明白,这些人和他一样都在惶恐不安。

    是时候把这种底牌翻开了,虽然早了一些。

    一想到自己将要翻开底牌,斯卡莱特感觉冰冷的手逐渐恢复了一点点温度,他没有从赫尔的嘴里知道其他人的下落,只好吩咐自己的心腹,挖地三尺也要把袭击自己的家伙全部找出来,他们不是上帝,不可能将所有的线索都抹除的干干净净。

    心腹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出他们,然后全灭他们。

    斯卡莱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就和我说的一样,金并并非不可战胜,他也有敌人,也许我们应该告诉他的敌人们,他正在做什么。”

    心腹会意,表示这件事情自己会办的妥妥的。

    斯卡莱特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吩咐了几句,转身离开了酒店,十几个大汉立即化身成为他的保镖,保护着他的安全。

    几分钟后,警察局长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

    ……

    当地时间,下午五点三十七分。

    军情六处的秘密据点之一。

    托尼.史塔克躺在沙发之上,滴着昂贵的眼药水,即使如此,他还是感觉自己的眼睛一阵热辣辣的痛楚,忍不住哦的叫了一声。

    “那个该死的混蛋。”

    “你在说谁?”

    “燕小北。”

    问话的女士自然是劳拉,只不过在劳拉的身边坐着一个坐着一个英俊的男子,挖苦的说道:“你明知道那个逃犯的实力很强,居然没有穿铠甲就去见他,脱了那身铠甲就是一个普通人的你没有被打死,已经是万幸了。”

    劳拉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觉得你有欠考虑。”

    “谁说我没有穿铠甲,我当时穿着铠甲。”托尼.史塔克反驳道。

    “我怎么没有看到。”

    “因为我藏起来了。”

    托尼从沙发上做起来,举起自己的右手,一道光环从上到下扫过,延伸到手肘附近,红色的钢铁手臂紧紧的咬着他的胳膊。

    “哦,天啊,这是什么?”劳拉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最近新开发出来的程序,可以隐藏自己的铠甲,说白了就是隐身系统,虽然你们看不到,但我当时确实把钢铁铠甲穿在身上,只不过当时我恰好把面具打开,让那个家伙有机可乘,把滚疼的咖啡泼在了我的脸上。”

    劳拉和英俊的男子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我只能说这真是太不幸了,托尼。”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两个人说完,就忍不住扑哧大笑了起来。

    托尼.史塔克,黑着一张脸。

    铃……就在此时,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