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91.凶残教父
    因为庄园内有英灵的守护,燕小北放弃了偷偷潜入进去的打算。

    要是在潜入的过程中被英灵发现,闹出什么麻烦就不好了,他变回三十岁胡子拉碴的大叔摸样,大摇大摆的按下了庄园的门铃。

    “是谁?”一个可爱的声音从门铃中传了出来。

    “我是奥薇儿的朋友。”

    “奥薇儿小姐?好的,请稍等一下。”

    脚步声逐渐离开,几分钟后,燕小北听到一个脚步声回来了。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毫无疑问是奥克塔薇儿的声音。

    “哟,是我。”燕小北说道。

    “庄……是你吗庄,你没事吧庄,不要走开,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接你!”

    燕小北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奥克塔薇儿很快就从庄园里跑了出来,将燕小北带到了庄园里,回到了庄园中心的别墅内。

    大厅,穿着铠甲去女骑士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看到奥克塔薇儿带着燕小北进来后,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在笑什么啊。”

    “没什么,只不过我们的奥薇儿也终于长大了呢。”

    奥克塔薇儿脸色一红,急忙辩解道:“完全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回事好不好,你误会了。”

    “是吗?”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表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艾莉,你要是在这么笑我真的要跟你翻脸了。”她气急败坏的朝着金发的女骑士扑了上去,两个人打闹成一团,完全不在乎一边的燕小北。

    燕小北只好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打闹了一阵,奥克塔薇儿才意识到燕小北,急忙推开女骑士,咳咳了几声,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表姐,艾莉.欧文,我的叔叔的女儿,这位是我的救命恩人,来自于东方的庄明歌,艾莉,你可以叫他庄。”

    “你好,庄。”

    “恩,你好,欧文小姐。”燕小北点了点头。

    “叫我艾莉就好,你可是薇儿的救命恩人,无需拘礼。”女骑士大大方方的说道,展现出了豪爽的一面。

    这是和奥克塔薇儿截然不同的一面。

    对于某些抱有特殊爱好的男士来说,女骑士的杀伤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

    当地时间,下午五点整。

    伯明翰市的**教父,斯卡莱特先生来到了一家酒店,这家名为【旅客】的酒店老板,就是他本人。

    这是他洗黑钱的手段之一。

    “老大,我们已经抓到那个家伙了。”斯卡莱特一进门,一个心腹就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现在我们把他关在三零一号房间,有人正在好好的招呼他。”

    “恩,你们从他的嘴里得到了什么吗?”

    “只是得到了一点点,现在我们肯定,这群家伙是米国人。”

    两人边走边说,进入电梯,按下了三楼的按钮。

    “你们怎么抓住他的?”斯卡莱特问。

    “很简单,我们找到这个家伙的时候,他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打昏在地上,我让医生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是轻微脑震荡,刚刚苏醒没多久,挖出来的消息少了一点,不过老大你放心,我们的手段你是最清楚的,就算是铁人,我们也能敲开他的嘴。”

    斯卡莱特的心腹将自己的胸口拍的劈啪作响,就差赌咒发誓做保证了。

    “恩。”斯卡莱特微微点头,越是愤怒,他的表情越是平稳,“其他的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目前就这些了。”心腹低声说道。

    他十分清楚这个嗜血狮子愤怒的时候,谁也承受不起,心腹这种东西,随时都可以培养,太多的人盯着他的位置,想要取而代之。

    但预想之中的暴怒和劈头盖脸的怒骂并没有出现,斯卡莱特说道:“这次不怪你,敌人很强,那群家伙堂而皇之的进攻我的别墅,黑掉我的防御系统,不是一般人,是一群凶狠的狼,米国……难道真的和那个家伙有关?”

    最后一句话,他喃喃自语,心腹耳朵尖,听得清清楚楚,稍微一琢磨,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大,你是说他……”

    “不要伸张,现在还不确定。”斯卡莱特脸色也不是很好,阴霾很重。

    混**的,没有人可以在那个人的面前保持冷静。

    叮!电梯打开,两人走出电梯,一个男子站在门口恭候多时。

    “老大,跟我来。”男子在前面带路。

    到了三零一号房间的门口,推开门走进去后,斯卡莱特看到十几个大汉呆在房间里,中间跪着一个脸色扭曲的男子。

    他的嘴巴被人堵住,发不出声音,连呜呜的声音都发不出。

    斯卡莱特走进去后,十几个大汉同时起身,低头,齐声道:“老大。”

    “恩,都坐下。”斯卡莱特脱开上衣,心腹会意的接过上衣,挂在衣架上。

    “是,老大。”大汉们回答。

    斯卡莱特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问道:“审问出什么来了没有。”

    十几个大汉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鼓着勇气说道:“没有,这个家伙的最很硬,什么都不肯说。”

    斯卡莱特冷笑,“我这辈子见过不知道多少的硬汉,没有一个可以在我面前死活不开口,自白剂用了没有?”

    “用了,不管用。”

    “迷幻粉呢。”

    “这个还没有,迷幻粉对脑袋的摧残比较厉害,我们害怕把这个家伙弄错白痴。”一个大汉恭敬的回答道。

    斯卡莱特微微点头,轻轻举了举手,心腹会意的走过去,将跪在地上脸色扭曲的男子嘴巴的透明胶撕掉。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耗在这里,我问你答,超过三秒没有回答,我就让人剁掉你一根手指头,手指头跺完了跺脚趾头,手脚都跺完了,就削掉你一块肉,慢慢的将你全身上下的肉全部削掉,在东方,这种刑罚叫做……凌迟!”

    脸色扭曲的男子愤怒的瞪着斯卡莱特,说道:“大爷我叫赫尔,你们有种的,就杀掉我,我的伙伴会替我报仇,你们敢怎么对我,他们就怎么对你们。”

    他用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所有人,“你们都逃不掉,伯明翰市的**,早晚有一天会被我们吞并,我们可不是你们这种三流的小混混可以匹敌的。”

    “三流的小混混?”斯卡莱特愤怒的笑了起来。

    “没错,在我们的眼睛里,你就是一个三流的小混混,一个小瘪三,什么都不是,什么嗜血的狮子,我看只是一只嗜血的野狗而已,像你这样的家伙,大爷我杀了不止十个八个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