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76.狂风暴雨之前
    当地时间,上午九点钟,伯明翰机场。

    两位世界知名的超级英雄准时抵达了机场,并且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低调的离开了机场,登上了一辆前来接机的豪华宾利汽车。

    司机是军情六处的特派员,专门来接待这两位超级英雄。

    托尼.史塔克,以及劳拉.克劳馥。

    “我至今依旧无法想象,他居然从黑暗监狱里逃了出来。”

    昨天劳拉紧赶慢赶,等她找到神盾局的人,前往黑暗监狱后,还是慢了一步,燕小北已经从那个看守森严,号称另一个次元的监狱里逃了出来。

    “他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托尼.史塔克提起这一点,脸色铁青,已经从监狱长那里得到了所有情报的的他将这件事情当成了一生的耻辱。

    包括神盾局在内,所有人都被耍了。

    这件事情已经让很多超级英雄看轻了神盾局,一些独立独行没有加入神盾局的超级英雄更是大笑三声。

    在许多超级英雄的眼睛里,燕小北的威名已经完全不逊色于变种人之王,万磁王了。

    即使是万磁王,也没有从黑暗监狱里逃出来,而是在押送的过程中,配合他手下发动的袭击,里应外合逃跑了。

    当然的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一点。

    普通人的世界也许还不知道,但超级英雄们的世界却已经闹的沸沸扬扬。

    诸多的超级恶棍对燕小北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并且打算拉拢这位能够从黑暗监狱逃跑出来的狠人,甚至为他取了一个响亮的外号。

    逃狱者。

    这个名字虽然不怎么样,但确实很响亮,能够从黑暗监狱逃出来,代表着燕小北达到了许多超级犯罪,超级恶棍都做不到的事情。

    光凭借这一点,就足以让其他人高看燕小北三分。

    当然,若是燕小北知道这个名字,必定会吐槽没有钢铁侠,神奇四侠这样的名字响亮。

    “两位,你们确定逃狱者已经潜入了这座城市?”军情六处派来的司机问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已经测查了昨天的全世界的飞机航班,发现距离他最近的航班就是昨天早上前往伯明翰市的一架航班,所以我们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认为他搭了顺风车潜入了伯明翰市。”钢铁侠说道。

    军情六处的人问道:“若是他没有潜入伯明翰市呢。”

    “没关系,因为我们已经派遣了其他的超级英雄,前往其他的城市。”

    劳拉.克劳馥补充了一句,“没有人可以逃脱神盾局的追捕。”

    军情六处的人说道:“伯明翰市的人大约有九十万,想要在这里找出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

    “是的,大海捞针,不过没有关系,我们有足够的耐心。”托尼.史塔克说道,接着他脸色一沉,低声道:“最害怕的就是他改变了自己的摸样。”

    一想到燕小北的替身摘下戒指,变成白人狱警的摸样,托尼.史塔克就头疼。

    想要抓住这种可以变装的如此完美的敌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燕小北自然不知道鼎鼎大名的钢铁侠和古墓丽人为了抓捕他,已经低调的来到了这座城市,当然,知道也不会害怕。

    因为比起他现在遇到的麻烦,钢铁侠什么的,完全不算什么。

    今天早上他和奥克塔薇儿出门时,两个人就遭遇了意外。

    从偌大的庄园出来,奥克塔薇儿开着车一路疾驰,却在半路上发现一根巨大的木头横放在路中央挡住了汽车的去路。

    “见鬼,这里怎么会出现一根木头。”奥克塔薇儿这么抱怨着,招呼燕小北下车,将横放在马路中央的木头移开。

    燕小北神念如同风暴一样席卷而出,方圆三千米内看的干干净净。

    没有发现任何敌人。

    疑惑的燕小北和奥克塔薇儿移开木头后,回到车上继续上路。

    开了十几分钟,又有一根巨大的木头横放路中央,挡住了汽车的去路。

    燕小北再次释放出神念,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他不得不和奥克塔薇儿联手将木头移开,奥克塔薇儿因此累的气喘吁吁,燕小北也是一副满头大汗的样子。

    他释放出的神念发现前方三百米的拐角处,依旧有一根木头横放路中央。

    七百米的拐角处,还有一根木头。

    一千两百米的拐角处,依旧有一根木头横放路中央。

    “到底是谁,居然做出这种恶作剧。”

    奥克塔薇儿十分愤怒,燕小北也是一脸无奈,他虽然可以利用神念将这些拦路的木头全部移开,但却不能出手。

    因为他无法确定,是否有人在贯穿着他们。

    他的神念能够将三千米的范围观察的一丝不漏,但现代科技却足以将整个城市纳入观察的范围。

    在城市的北方观察城市的南方,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这就是现代科技的厉害。

    神秘声音说道:“你若是将神念修行到第三阶级,也可以将整个城市的一举一动纳入观察的范围,你若是有一件八品神兵……天之眼,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不论是八品神兵,还是第三阶级,对于燕小北来说,为之甚远,暂时不做考虑。

    两人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一路上耗尽力气,等抵达报社时已经彻底迟到,根据报社的制度,今天的工资休想领了。

    甚至还被主编抓进去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对此,奥克塔薇儿愤怒的见鬼,见鬼,去死去死的大叫起来。

    燕小北见她狂躁的摸样,不由退避三尺,等她冷静下来燕小北才走过去问道:“你应该不会在乎这一天的工资吧。”

    “我当然不在乎,即使是一年的工资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这个恶作剧彻底的毁掉了我没有迟到早退的记录。”

    奥克塔薇儿很是抓狂,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自己多灾多难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厄运诅咒,如同狂风暴雨一样以无匹的姿态席卷而来,在没有杀死她之前,绝对不会停下来,而为了保护她不受厄运的诅咒,燕小北也因此迎来了各种各样的麻烦。

    这些麻烦甚至让他焦头烂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