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73.奥克塔薇儿的先祖
    采访二十分钟后准时结束。

    燕小北和意犹未尽的奥克塔薇儿离开了伯明翰大学。

    奥克塔薇儿翻来覆去都想着应该如何炮制出一篇出色的新闻报道,一路上显得十分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们应该立即回去,你知道吗,庄,我现在脑海里涌出了许多的念头,每一个都是十分棒的点子,莱昂教授十分厉害,我已经深刻的理解了为什么他这样的人会获得成功,是因为他的自律,一丝不苟,认真。”

    “奥薇儿。”燕小北叫住了他。

    “什么?”奥克塔薇儿反射性的停下脚步,往头顶上看,似乎对来时发生的一幕有了心理阴影。“你想说什么,庄。”确定头顶上没有任何杂物,奥克塔薇儿才问燕小北。

    “我们应该换一条路。”燕小北脸色古怪的说道。

    “为什么?”

    “因为汽车要来了。”燕小北说。

    “汽车,汽车要来了?什么意思,庄。”

    轰隆!

    旁边街道的一辆汽车失控,笔直的穿过了一家服装店,然后撞塌了墙壁,如同一匹发狂的野马,悍然冲出,来到燕小北两人所在的街道,从奥克塔薇儿的面前穿过,然后潇洒的一转弯,碰的一声撞击在电线杆上,岿然不动。

    奥克塔薇儿被吓的脸色发白,双腿一软,差一点瘫坐在地上……如果没有燕小北伸出扶住她的话。

    “你又救了我,庄。”

    过来好一会儿,奥克塔薇儿才镇静下来,对燕小北的感激无以复加,不过让她疑惑的是为什么燕小北会知道汽车来了。

    当然是用神念看到的。

    不过燕小北却回答道:“我的耳朵很好,奥薇儿小姐。”

    “不想说就算了。”奥克塔薇儿白了燕小北一眼,换了一条路返回报社。

    燕小北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用天眼偷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身上的不详之气依旧缠绕在她的身上,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招来灾难。

    不愧是中了厄运诅咒的人。

    这种人即使喝冷水都会塞牙缝吧,甚至被呛死也有可能。

    返回报社,奥克塔薇儿就一门心思的进入了工作状态,专心致志的码字,写文章,燕小北坐在她的身边,眼观鼻,鼻观心,开始登天台。

    一层又一层,一阶又一阶,步步高升。

    损失的神念以惊人的速度补了回来,登天台的燕小北浑然不知时间流逝,神秘声音也没有打扰他,一直到……

    “嘿,你在做什么,庄。”写好文章,觉得没有问题的奥克塔薇儿将自己的采访交给主编后,回来一看,发现燕小北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样。

    于是走过去,轻轻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燕小北顿时从天台上摔落下来,意识回到体内。

    “没什么,就是在发呆,这是我的爱好。”

    “是吗,奇怪的爱好。”

    奥克塔薇儿奇怪的看了燕小北一眼,很快就把这一点点心思抛到脑后,“庄,我现在要去吃晚餐,你要一起来吗?”

    “当然,如果你请客的话。”燕小北知道外国人一向推崇aa制,可惜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没问题,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奥克塔薇儿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我们去吃什么。”她穿上外套,将挂在椅子上的皮包跨在肩膀上,居然是lv的。

    “去吃中华菜吧。”燕小北知道大不列颠的主食除了土豆就是炸鱼,简直就是黑暗料理界中的极品,真亏他们能够吃这种东西长大。

    “中华菜,不错的主意。”奥克塔薇儿说道:“说起来我也很久都没有吃过中国菜了。”

    “那还等什么,走你。”

    于是两个人找到了一家中华饭店,美美的吃了一顿,被关押在黑暗监狱一个多月的时间,燕小北一天吃一顿饭,而且不怎么好吃,久违的一个多月吃到如此美味的饭菜,差一点感动的流出泪来。

    真是不容易啊。

    自己终究从那个地方出来了。

    从此之后龙入大海,虎归山林,谁也拦不住自己,欺骗自己的,得罪自己的,终将付出代价,不论敌人是谁。

    燕小北下定决心,铲除一切阻拦在自己面前的敌人。

    “奥薇儿。”晚餐结束后,燕小北问道:“奥薇儿你现在和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吗?”

    “不,没有,我一个人住。”

    “真是太好了,我正好没有地方住,今夜就去你家休息吧。”

    “什么?”

    奥克塔薇儿虽然很感激燕小北救了自己,但还没有大方到和刚认识一天的男人同居。

    “我没有说清楚吗,我才来这个国家没有多久,现在还没有下榻的地方,不如今夜先去你家休息如何。”他面不改色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庄,我……”

    “你不同意?”燕小北用你居然如此薄情寡义的眼神盯着奥克塔薇儿。

    这位金发美人被燕小北盯的不好意思,涌到嘴边的话几次三番都没有说出口,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庄,反正我家很大,有很多空房间。”

    “是吗,我拭目以待。”燕小北不以为意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燕小北总算是理解到我家很大,有很多空房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奥克塔薇儿的家确实很大,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庄园。

    她的家居然是一座十八世纪存留下来,几经翻修,保存完好的古老庄园,走进这座庄园,燕小北仿佛来到了十八世纪,维多利亚女王时期,那个日不落帝国。

    每一条走廊,每一块砖瓦都留下了时间的刻痕,古老的气息弥漫在每一座房间内。

    斑驳的墙壁,满园的爬墙虎,姹紫嫣红的花园,以及古老的别墅,异国的风情在这一刻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别墅的走廊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古老的画像,每一个都是穿着古老铠甲的骑士。

    “没有想到奥薇儿你的祖先居然是骑士。”燕小北有些惊讶。

    “哦,拜托,庄,我的父亲现在依旧是骑士,而且欧文这个姓氏,你应该知道吧。”

    “欧文,我应该知道吗?”燕小北奇怪的说道。

    奥克塔薇儿惊讶的目瞪口呆。

    燕小北说道:“抱歉,如果欧文这个姓氏如同爱因斯坦,牛顿,哥白尼,伽利略一样出名的话,我想我会记住,但很显然不是。”

    “我的祖先确实没有这些人出名,不过我的祖先和这些人在同一个时代的时候,这些人面对我的祖先,绝对不会傲慢的抬起自己的头颅。”

    燕小北恍然大悟,“你的祖先在当时一定是贵族吧。”

    “是的,圆桌骑士里面,有我的祖先。”

    提起圆桌骑士,大家都会想起圆桌十二骑士,但实际上圆桌骑士远远不止十二个,但最出名的大概就是这十二个人了吧。

    久而久之,大家都会称呼圆桌骑士为十二圆桌骑士。

    “好了,庄,讨论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这里就是你的房间,而我的房间就在隔壁,不过我要提醒你,庄。”

    说到这里,奥克塔薇儿语气一变。

    “什么?”燕小北云淡风轻是问道。

    “虽然我很感激你救了我的命,但如果你敢不敲门就擅闯我的房间,我一定会踢爆你的下体,然后养你一辈子。”

    燕小北忍不住笑了起来。

    奥克塔薇儿觉得自己被小看了,说道:“别小看我,我的剑术很厉害的。”

    燕小北不觉得诧异,骑士的后代如果不会剑术那就太糟糕了。

    奥克塔薇儿会剑术理所当然。

    圆桌骑士的剑术一定有出人意料的地方,说不定会是非常厉害的剑术。

    不过失去了剑,这些人的战斗力就会消弱的可怕,比如今天早上,奥克塔薇儿被三个持刀的歹徒打劫,若有剑在手,三个歹徒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但实际上她不但没有剑,周围甚至连木棍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如不是燕小北出手相助,她早已经被劫财劫色了。

    “我知道了,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情,我绝对不会闯入你的房间。”燕小北说道。

    奥克塔薇儿满意的点了点头。

    “感谢你的理解,庄,你真是一个绅士。”

    “我也如此认为。”

    两个人道别之后,燕小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奥克塔薇儿走了她的房间。

    曾经的圆桌骑士吗?怪不得奥克塔薇儿会触碰到厄运魔器这种东西。

    神秘声音这时候提醒道:“你应该检查一下这座庄园,这里阴森森的,应该还有其他的魔器存在,这些魔器并不逊色于神兵,如果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只要掌握用法,更是如虎添翼,别忘了,纽约圣约翰大教堂,你如果想要去捣乱,敌人一定会将那里布置成龙潭虎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