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54.激光,重力
    在神秘声音的唆使下,燕小北答应了监狱长的条件。

    事实上,这座监狱确实很厉害,没有经过监狱长的允许,想要离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答应下来也不吃亏。

    于是,燕小北在一群狱警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巨大工坊内,进入了所谓的最终监狱——那是一个十平方米的圆形底台,就好像某座东西的底盘一样。

    圆形底盘除了一张供人休息的单人床之外,什么都没有。

    燕小北在狱警的押送下,站在圆形底盘的正中心。

    狱警退出去后,底盘的周围顿时射出一道道激光,在燕小北的头顶交汇成一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鸟笼。

    燕小北就是笼中之鸟。

    “这就是所谓的最终监狱?”燕小北好奇的扫视了两眼,他可以从激光的牢笼中感受到强大的力量。

    就在这时,狱警们开始后退,如同摩西分海般分成两列,燕小将自己的目光移过去,看到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精神抖擞的向自己走来,他的身后带着一群穿着黑色制服,但看起来更加肃杀的狱警。

    “应该说是初次见面吧,零号。”

    燕小北很熟悉他的声音,因为他们刚才对过话,“你就是监狱长。”

    “是的。”

    “这里就是你嘴里的最终监狱了。”

    “当然。”

    “这个监狱很厉害。”燕小北说道:“这些激光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是的。”监狱长自豪的说道:“这些激光很锋利,可以在一瞬间将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切开,如果你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它们,你的手就会被切掉。”

    燕小北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身体很厉害,但还不能和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相比较,“怪不得你会提出那样的要求,我确实不敢轻举妄动了。”

    “最终监狱还不止这些。”监狱长说道,“也许你会认为,他的底牌是弱点,但我要告诉你,这些不但不是弱点,反而是最强的部分,不信的话,你用力跺一脚试试看。”

    监狱长引诱燕小北出手,嘴角弯起一抹笑意,似乎在等看燕小北的笑话。

    燕小北抬起右脚,问道:“如果我躲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燕小北轻轻的放下右脚,并没有用力跺下去,他想要试探这座最终监狱到底有多么恐怖,但也不会傻到按照监狱长的要求去做。

    燕小北右腿轻轻一抖,一股暗劲瞬间脚心送入底牌。

    嗡!

    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圆形底盘的空气遽然便沉,仿佛有无尽的力量轰然压下,燕小北身体踉跄,扑通一声半跪下去,膝盖和底牌碰撞发出了一声闷响。

    轰!

    圆形底盘仿佛被触怒,越发强大的压力仿佛一只遮天之手,按在了燕小北的身上,将他按在了圆形底盘上,脸部仅仅的贴着冰冷的金属底牌,身体一动不能动。

    “重力空间!”如果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燕小北可以考虑自杀了。

    “没错,是重力空间。”监狱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眼神中闪过一抹得意,“这个重力空间最高可以达到一百倍重力,即使是你,也没有办法在这种压力下,动一根手指头。”

    燕小北现在大约是七十公斤,十倍是七百公斤,一百倍重力就是七千公斤,只不过是七吨的力量而已。

    按理说,燕小北完全可以承受。

    但重力不是负重,重力空间下,燕小北的身体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内脏都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这些重力,完全可以将燕小北压垮,一根指头都动弹不了。

    现在的燕小北只能够狼狈的趴在地上,等待重力空间的接触。

    监狱长指了指牢笼,又指了指底盘,“锋利的激光,沉重的重力,如果这些都拦不住你,我就亲自送你离开黑暗监狱。”

    说罢,转身离开了。

    狱警们跟在他的身后,整齐的排列成两排,如影随形。

    宽阔的房间内,只有下趴在圆形底盘上的燕小北一个人,孤零零的,一动不动。

    监狱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副监狱长已经等候多时了,正在替监狱长处理今天突然发生的紧急文件,这也是他的日常工作内容之一。

    看到监狱长进来,副监狱长停下手头的工作,走到一边的柜台前,拿出咖啡器替监狱长泡了一杯咖啡,亲手端了过去。

    监狱长坐在自己的办工作前,处理副监狱长还没有批阅的文件。

    喝了一口咖啡,监狱长突然叹了口气。

    副监狱长不友好奇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叹气,监狱长阁下。”

    监狱长冷静的说道:“零号很厉害。”

    “能够打残吸血魔,打晕金属人,他确实很厉害。”

    “不,这还不足以形容他的恐怖,最终监狱的重力空间拥有一百倍的重力,却没有将那个家伙压垮。”

    副监狱长一愣,随即看向房间角落的投影,投影显示的正是燕小北被关押到最终监狱的画面,“监狱长阁下,他已经被压制的毫无反抗之力了。”

    监狱长放下手中的咖啡说道:“但他在那一百倍的重力下,却没有受到伤害,普通人承受两倍的重力,器官就会被压裂,从而死亡,但他在一百倍的压力下,非但没有死亡,甚至连受伤都没有,一百倍的重力,仅仅是让他不能动弹。”

    副监狱长了解眼前这个人,他跟在这个人身边十几年,知道他向来都会以最坏的结果为前提,做出任何准备。

    “你担心这个最终监狱,困不住这个犯人。”

    “是的。”监狱长点了点头。

    “那如果他真的脱困了,你会送他离开黑暗监狱?”

    “当然。”

    “但是……”

    监狱长伸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用太过于操心,我是答应过他,亲手送他离开黑暗监狱,但我却没有答应他释放他,我会亲手送他离开黑暗监狱,送他到可以关押他的地方。”

    副监狱长想了想,不禁苦笑起来,“我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连我们黑暗监狱都关押不了的犯人,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关押他。”

    “还有一个地方。”监狱长说道。

    “什么地方。”

    “神盾局,浮空战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