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神话入侵 > 37.神话三号
    漆黑中,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小北感觉自己的脑袋炸开了,似乎有无数人在自己的脑袋里争吵,其中涉及了无数神秘的词汇。

    降临,神话,符文,人生,怀疑,背叛,真心……

    随后而来的,是一幅幅神秘的画面。

    有天空碎裂,洪水降临,人类绝望,一位伟男子顶天立地,治理洪水。

    有残破宫殿,战甲争雄,无数士兵浴血奋战,百死不悔。

    有生命起源,一位绝美女子从水里滴入了一滴血液,微生物就此诞生,生命演化开始,诞生多姿多彩的世界……

    古老神秘画面和无数神秘声音钻进了燕小北的脑袋里,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被人塞入了无数数据,突然发生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就此醒来。

    一睁眼,燕小北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一家白色的巨大房子里。

    四周空挡无一物,而在自己面前的墙壁高处,有一扇巨大的玻璃,里面放置着无数科学仪器,墙壁的四周还有一个个摄像头。

    他躺在白色地面,冰冷的地板不停的提醒着燕小北,他现在的处境。

    昏迷前的记忆,如同倒带一样在脑海里回放。

    “对了,我被枪击了,是劳拉小姐用枪击中了我。”

    燕小北此刻已经平静了许多,但还是无法想象,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劳拉小姐会袭击自己,难道她已经被敌人收买了?

    不可能吧,劳拉小姐可是超级英雄的说。这类人,想要被骷髅党收买,可能性微乎其微,几乎没有可能。

    截止到今天为止,被敌人收买的超级英雄屈指可数。

    “醒了吗?”

    就在此时,燕小北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四周的墙壁传来,看样子墙壁内镶嵌着音响,他抬头望向玻璃的地方,查理.塞恩穿着白色的大褂,居高临下的透过玻璃望着自己。

    “查理。”燕小北难以置信。

    不管怎么看,查理都不像是被囚禁的样子。

    “你好,燕小北,不,应该叫你神话三号了吧。”查理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神话三号?”燕小北一脸迷糊。

    “还不肯承认吗?”查理面色淡然,手指在旁边敲击了几下,似乎按下了什么按钮,整个房间的墙壁忽然打开,露出了一个个密密麻麻的音孔。

    翁!

    奇妙的声音从音孔内传递出来,一点也不杂乱,仿佛优美的乐曲,燕小北却好像被人拿着锤头敲击脑袋,痛的咆哮起来。

    脑袋瓜都好像要爆炸一样痛苦,难以忍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回答我,神话三号,你的目的是什么?”查理的声音奇妙的和音乐交融在一起,钻进燕小北的脑海里。

    纵然他的脑袋疼的要爆炸,但还是清楚的明白了查理的意思。

    “我不知道,什么神话三号。”

    “不见棺材不掉泪,神乐对你有效,你还敢说自己不是神话三号吗?”查理冷冰冰的质问,和燕小北知道的那个乐观开朗热情的查理完全不同。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燕小北原本想要说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但他的大脑疼的厉害,连话说都断断续续,无力为继。

    查理眉头微皱,质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应……该……应该知道……什……什么?”燕小北每吐出一个字,就好像要用尽一身的力气。

    “关掉神乐。”犹豫了几秒钟,查理吩咐周围的其他人。

    令燕小北脑袋都要炸裂的声音顿时戈然而止,燕小北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趴在地上打滚,身体已经湿透了。

    短短几十秒钟的时间,就好像几十年一样漫长,让燕小北疼的厉害,甚至想要撞破脑袋直接死掉算了。

    他抬头看向查理,却发现查理已经不再玻璃前了。

    几分钟后,又有一个人走向玻璃前,居高临下的看向燕小北。

    燕小北目光剧烈收缩,身体一震,涩声道:“丽莎。”

    这位对燕小北好像很痴迷的女人一脸木然,穿着和查理一模一样的白大褂,凝视着燕小北。

    燕小北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直视着丽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丽莎,回答我。”

    丽莎一头波浪金发滑落,双手抱在胸前,似乎在思考什么,迟疑了十几秒钟后,才开口说道:“燕,你是否还记得一年前的那场劫持事件。”

    一年前的那场劫持事件?

    燕小北和丽莎,以及自己的前女友,被一个杀人狂魔劫持在缆车里,前女友为了保命,死命的讨好杀人狂魔,但杀人狂魔却执意要杀死他的前女友。

    燕小北在这种关口奋力而起,和杀人狂魔搏斗,差一点死亡。

    最终还是蜂后来袭,救了他和丽莎,以及前女友。

    “我记得,不过那件事情和今天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燕小北问。

    “原本是没有关系的。”丽莎的话让燕小北摸不着头脑,然后又问道:“燕,你可记得你当初和杀人狂魔搏斗,一共被对方捅了几刀吗?”

    这件事情燕小北当然记得,“三刀,一刀大腿,一刀胳膊,还有一刀在腹部。”

    谁知道丽莎却摇了摇头,“不是,燕,你被捅了三刀,一刀心脏,一刀腹部,一刀咽喉,三刀两处致命伤,燕,你已经死了,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你已经死掉了。”

    “这……”燕小北长大了嘴巴,大脑一片空白。

    “这不可能,对吧。”丽莎替燕小北说出了他原本想要说的话,“事实就是这样,燕,你死了,但随后又发生了更加惊世骇俗的事情。”

    她看着大脑空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的燕小北,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复活了,在送往医院的太平间路上,你复活了。”

    丽莎似乎现在还难以忘记,当初那个画面,已经被判死刑,失去了生命气息的男子,居然又诡异的活了下来。

    这种诡异的情况当时就吓到了医院的许多人,包括她和蜂后。

    起死回生这种神话中的场景,诡异的发生在她们的面前,挑战她们的神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