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圣武星辰 > 0870、比想象的更强
    什么?

    纯阳祖师战死了?

    李牧这一下子,真的是被惊到了。

    局势惨烈到了这种程度?

    风部到底召唤出来了一个什么神,竟然这么可怕?连四大脉之一的掌门,都被杀了。

    这么说来,整个纯阳一脉,岂不是除了不灭,都死绝了?

    呆狗在一边听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吐槽道:“唉,你这师父也是有意思,给俩徒弟,一个起名不死,一个起名不灭,希望你们不死不灭,结果现在,快要变成全死全灭了。”

    滚。

    李牧直接一脚就将呆狗踢飞了。

    这个时候就不要这么腹黑好吗。

    李牧刚要说什么,远处流光闪烁,数十道身影急速而来,瞬间落在了废弃花园之中,异形换位,将李牧和不灭道人,包围了起来。

    为首的之人,赫然正是风部的绝代天才玉惊风。

    还有之前被李牧一刀惊退,落荒而逃的风部神玄境长老风三。

    其余诸人,以风部居多,令李牧感到意外的是,境还有三个身穿纯阳一脉道袍的人,赫然是纯阳弟子。

    “就是他。”

    风三带着恨意,指着李牧:“这个小畜生,又来坏我们的事情,之前被他逃得一命,好像是得到了什么仙缘,实力提升不小,大家小心。”

    他的断臂,竟还未生长出来。

    除了四刃伤神刀的杀伤力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李牧的金色真元力量,对于神玄境,竟也有重伤效果。

    这次来人中,还有两位风部初阶神玄境,让李牧颇为意外的是,玉惊风身上的气息,澎湃流转,犹如汪洋浩瀚激荡,竟是也一只脚跨入了神玄境。

    “李牧,你又来找死。”玉惊风死死盯着李牧,暗中传音,令风部其他强者,悄悄布阵。

    对于之前李牧离奇逃生之事,风部上下都颇为不解,因此他多了一个心眼,直接布阵,设下结界阵法,避免李牧这一次又逃掉。

    人影散开。

    李牧将一切看在眼中,不动声色,也没有理会玉惊风,是看向那三个身穿道袍的纯阳道士。

    “你们是纯阳一脉弟子?竟与风部同流合污,莫不是已经欺师灭祖,背叛纯阳了?”他问道。

    “欺师灭祖?呵呵,我们本就是风部弟子,在纯阳宗中,卧薪尝胆数百年,今日才有机会,立下功勋,何来欺师灭祖之说,哈哈哈。”其中一个黑色长须,道袍映衬之下,颇有清癯仙气的中年道士笑起来,有着风部弟子独有的阴狠。

    其他两个纯阳弟子,也都笑了起来。

    不灭道人双眼已瞎,但从声音,听出来了这三个人的身份,又惊又怒地道:“周师兄,郑师兄,王师兄,你们……师父待你们如亲子,你们竟然……你们……”

    “有如亲子?”那黑色长须的周姓道士,淡淡一笑:“纯阳老贼待你和不死两人,如亲子一般,才是真的,至于我们,他可是一直都戒备的很啊,不过还不是葬在了我手里,我知道,纯阳老子将纯阳一脉的所有秘术功法典籍,都传授给了你,今日,只要拿下你搜魂,整个纯阳一脉的法门仙术,就都归我风部了,嘿嘿。”

    “不灭师弟,你是个聪明人,若你愿意主动交出本门密藏心法,或许可以让你有一个体面的结局。”另一位王师兄面无表情地道。

    李牧听了这三人的话,心中不由得震惊。

    风部竟然还安插了奸细在纯阳一脉?

    这种无间道的手段,玩的这么溜,岂不是说,早在千百年之前,风部就已经开始暗中筹划对付同为天庭神部的其他势力?

    这算是高瞻远瞩吗?

    李牧越发清晰地意识到,天庭各大神部的内部,绝对不是铁板一块,少不了各种勾心斗角。

    “和他们废话这么说干什么,直接捉起来,废掉武功,裂经脉,毁丹田,秘术搜魂,任何心法都可以找出来。”那位身穿道袍的郑师兄,话语之间,杀气很足。

    李牧身边,刀气流转。

    他心念一动,无形的刀意,在地面上镌刻出一个阵法,将已经基本上失去战力的不灭保护在其中,然后才缓缓地走向玉惊风等人。

    “我一直想要问,那样残杀屠戮无辜凡人,你们的心中,就真的没有丝毫的愧疚吗?”

    他一字一句地问道。

    “不过是割草而已,为何愧疚?”玉惊风冷笑道。

    “割草?那是一条条的人命,和你们一样,也有父母亲人,难道你们这些所谓的仙门强者,就真的一点点的恻隐之心都没有吗?”李牧真的是难以理解这些仙门修士的冷血。

    玉惊风冰冷地嗤笑道:“大道本就无情,为成就我道而牺牲一些凡人,又算得了什么?”

    此时,有人给了他一个手势。

    看到暗中布置的阵法已经完毕,玉惊风英俊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冷漠的讥笑,杀机毕露。

    “李牧,你不过是一个一是运气好的凡人杂碎而已,也配来教训我?今日,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仙与凡的差别,就算是你天资卓绝又如何?注定被我踩在脚下,今日,我不但要拿下你,羞辱你,还要一剑一剑的割碎你。”

    玉惊风尽情地表达着自己对于李牧的嫉恨。

    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听说了之前李牧击败风三的事情。

    但能击败一个初阶神玄,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击败三个神玄,外加十几名巅峰王者、上皇,最终要的是,玉惊风自己,也已经是神玄了。

    当日在仙魔大会上,被李牧夺走的荣耀要全部拿回来,而当日他所受的屈辱,要百倍前辈地施加在李牧身上。

    这,就是得罪了他玉惊风的下场。

    “杀!”

    玉惊风胜券在握地挥手。

    他身边,那两大初阶神玄境长老,同时出手。

    李牧右手四刃伤神刀,左手轮回刀,持双刀,没有任何游走缠斗的意思,而是选择了正面硬刚而上。

    “既然如此,那我也来‘割割草’吧。”

    李牧毫无保留地催动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金色的神光,轰地爆发,溢出体外,化作一道道的金色流光,密密麻麻地缭绕在李牧的身边,将他映衬的犹如身着神甲的天神一般。

    咻!

    刀芒划过长空。

    “啊……”第一个照面而已,其中一个神玄境长老,挥剑硬接李牧这一刀,结果剑断,他也被直接一刀拦腰斩为两段,剧痛和震惊让他面容扭曲,鲜血洒落长空。

    “什么?”

    另一位神玄境长老看到这一幕,吓得脸都变了。

    之前只是听凤三说李牧的实力提高了,但没有说提升到了这种程度啊,一刀斩断一位神玄,这样的战绩,简直是丧心病狂了,要知道在仙魔大会的时候,这个李牧不过是王者境未圆满而已,难道这就是双榜第一、天榜题名的绝世天才的可怕之处吗?

    刀光闪烁。

    李牧双刀施展,犹如杀神。

    另一位神玄境强者,节节败退,根本不敢在正面硬接李牧的双刀。

    “这……好像有点儿不对,这个凡人杂碎的力量,竟然变得这么恐怖?”玉惊风一看,情况不对,震惊之余,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愤恨。

    这数十日以来,所谓同龄人中的双壁这种说法,他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他要的是独一无二,是独占鳌头。

    他要的是所有光辉和荣耀,都是属于他一个人,岂能容忍李牧与自己并肩。

    “诸位,一起出手,布阵,用围死他。”

    玉惊风神色阴沉地喝道。

    身为风部之主钦定的传人接班人,地位尊崇而又特殊,便是一般的初阶神玄长老,也得听从玉惊风的吩咐和命令。

    人影闪烁。

    周围众人,同时出手,缔结阵法,蓄力合击。

    之前被李牧已经杀破了胆的凤三,在这个时候,也鼓起余勇,与另一位神玄境长老联手,围攻李牧。

    战事白热化。

    时间流逝。

    李牧只觉得体内的金色真元力量,汹涌澎湃,滔滔不绝,不只是在经脉通道之中穿行,更是在体内肌肉皮膜骨骼之中激荡,无所不在,贯彻全身每一个位置。

    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锁链之力,涌动全身。

    一招一式,施展之间,李牧有着前所未有的舒展顺畅。

    咔嚓!

    凤三手中的长剑,直接被轮回刀斩碎。

    刀光闪烁,他抽身后退已经来不及,金芒流转,风三身形一僵,从左肩到右跨,一道细细的血线浮现,然后瞬间夸大,骤然整个身躯一分为二,垮了下来。

    “这金色的符文锁链真元力量,竟然有如此威力?”

    李牧心中,惊喜万分。

    在昏迷之中,莫名其妙进入上皇境,对于这个过程之中最为重要的经过,毫无所觉,这是李牧刚才一直很担心的事情。

    如鲤鱼跃龙门,对于上皇境武者的重要性,不亚于普通武者感悟内力元气,是上皇境之后修炼之路的奠基,一个武者,在上皇境后的修炼道路上,能够走多远,就取决于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所化之符力奥义的高深程度。

    之前李牧推测,自己在晋入上皇境初阶之后,大概是上皇境之内无敌,遇到神玄境,大致可以和神玄初阶一战,到了神玄境中高阶,估计就不好应付了,

    但是现在看来,当时还是低估自己了。

    神玄初阶遇到自己,应该是被碾压的份儿。

    “杀!”

    李牧对于力量的把握操控,越来越得心应手。

    身形闪烁。

    在不同的位置,留下一个个金色的残影,这是高速移动的视觉骗术,刀光闪烁之间,其他六七个风部的高手,哪怕是布阵了,也难挡刀光之威,一个个如砍瓜切菜一样被砍倒斩杀。

    “不……”

    那位郑师兄绝望的尖嚎,地面上有他半截身躯。

    和神玄境的长老不同,他实力还差一线,被李牧一道斩为两段,那金色的神符锁链真元力量,几乎是瞬间就破灭了他体内所有的生机,令他根本再无恢复的可能。

    噗噗噗!

    刀光流转。

    围攻李牧的数大强者,都已经被李牧砍翻,包括风三等三位神玄境强者,也都丧失了再战之力。

    “你不是要把我踩在脚下吗?来吧,出手,我给你一个机会。”

    李牧如地狱杀神,一步一步,走向玉惊风——

    今天一天都在路上,明天开始补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