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646章 龙族一霸
    随后,又一个舌绽春雷的声音在巴陵城响起。

    “魏老师爷说的是。本将不管别人怎么说,当年本将的二叔被水妖杀死,结果庆国的狗官不仅不讨回公道,还罚没二叔家田产,换成珍宝赔给洞庭蛟王殿。本将当年就发过誓,谁能弄死洞庭湖的蛟王,本将就鞍前马后伺候谁!方虚圣真牛气,比杀了洞庭蛟王还牛!从今天起,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巴陵地界上,谁要是敢害方虚圣,老子第一个搞死你!”

    许多巴陵人哭笑不得,这位是前些年新上任的巴陵府将军戴黎,在巴陵府内很有名气,但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从小到大就是个惹事的主儿,但天资聪颖,考中秀才后不好好读书,竟然想一统巴陵地痞流氓,要建立巴陵城乃至圣元大陆最大的帮会。

    此人虽然是个蛮货,但从不欺压良善,甚至颇有侠名,是巴陵城许多孩子崇拜的对象。

    可惜,没多久就被魏动山的一个弟子发现这孩子是块璞玉,硬是强收戴黎为徒,然后开始严格管教,生生掐灭了戴黎要当圣元大陆****之王的伟大梦想。

    不过,即便现在,戴黎有事没事就在巴陵城转悠,专门教训那些欺负人的流氓地痞,至今巴陵城的小混混还把戴黎当巴陵城的带头大哥。

    此人并非庆官也并非景官,对两国态度一直暧昧,但现在突然支持方运,算是正式的景官。

    巴陵城两位名人先后支持方运,许多暗中的庆官无比焦急,因为民心最容易被收买,一些小恩小惠就会让人忘记大是大非,更何况做的是大快人心的事。至少从今天起,百姓说不出方运什么,即便方运有过错,也不可能掩盖今日大功。

    偏偏庆官们不敢出面针对方运,现在方运携力压洞庭蛟王之威,庆官还不至于蠢到这时候把脑袋送过去,保不准洞庭蛟王为了讨好方运兼泄愤,拿庆官出气。

    方运望着洞庭蛟王,思索片刻,舌绽春雷道:“从今日起,你便每日到州衙门点卯签到,询问需要做什么,以后象州地界排涝防旱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巴陵城的许多人嘿嘿直笑,让堂堂洞庭蛟王跟衙役似的天天跑腿,也只有这位方总督能做到,连一国国君都不行。

    洞庭蛟王抬起头,强压心中的怒火,缓缓道:“文星龙爵陛下,我身为洞庭蛟王,本来便是负责洞庭湖周边气候,您所说的职责,在下会勤恳完成,至于每天去衙门点卯,在下过于繁忙,实在无暇兼顾。”

    众多人看出门道,这洞庭蛟王虽然暂时承认方运的地位,但有自己的底线,绝不受辱。

    方运盯着洞庭蛟王看了熟悉,满不在乎道:“嗯,敖煌正在战界,不久便会来我这里,到时候我让他带着你点卯。”

    洞庭蛟王一愣,目光变得无比坚毅,正色道:“到衙门点卯乃是洞庭蛟王职责所在,即便刀山火海,在下也必定完成!另外,若是见到敖煌……大哥,请一定告诉他,我洞庭水妖一向奉您为爵爷,未有半点差池。洞庭湖水域,敢伤文星龙爵者,万妖共讨!”

    巴陵城的百姓差点翻白眼,这洞庭蛟王的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还以为它能跟方运你来我往斗个几十回合,起码坚持几个月,谁知道几句话就投降认输。

    巴陵城的百姓不清楚,但许多听说过方运事迹的读书人都知道敖煌是谁,那可是堂堂真龙,地位之高超乎想像,就算惹了泼天大祸,四海龙族也得帮忙擦干净。

    许多巴陵城百姓询问敖煌是谁,许多读书人说是真龙,可普通百姓不懂为什么洞庭蛟王怕成这样,后来一个读书人灵机一动,说:“敖煌在龙族的地位,相当于巴陵府将军戴黎在巴陵城的地位。”

    巴陵城百姓立刻明白敖煌的身份原来是龙族一霸,这个说法开始迅速流传。

    方运看着洞庭蛟王,微微一笑,心道敖煌果然没骗人,每次晋升一个龙位,必然去找水族打架,这位洞庭蛟王要么是被敖煌揍过,要么就是被敖煌的恶名震慑,生怕被敖煌找上门揍。

    “今天你便去州衙进行第一次点卯吧,进城前蜕去蛟形。”方运道。

    “遵命!”洞庭蛟王四爪一拍水面,尾巴一摆,掀起滔天巨浪,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飞天,快速飞到江畔的码头,然后摇身一变,化为一个身穿青色锦袍的中年人,头顶有两只小角,鼻子有些塌。

    洞庭蛟王面带不悦之色,上了一辆马车,扔给车夫一颗珍珠,便闭目养神。

    在大量巴陵百姓的围观下,洞庭蛟王坐着马车前往州衙。

    方运下了岳阳楼,缓步离去。

    “痛快!”一些巴陵人大声喊着。

    许多巴陵城百姓议论纷纷,兴高采烈,这可是近年来来仅次于象州回归庆国的大事件,关系着巴陵城的每个人。

    方运叫了一辆马车,抵达州衙门后,恢复本来相貌,门口的士兵兴奋地说洞庭蛟王已经点卯,刚刚离开,只是很不情愿的样子。

    随后,方运向自己居住的院子走去,远远就看到一个进士官员站在院门口。

    方运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巴陵府同知霍陇,一个六品官员,虽然没在名面上反对象州回归景国,但一向与庆官交好,算得上庆官的一员。

    同知是知府的副手,权力可大可小。

    见到方运,霍陇快步赶来,一边走一边拱手笑嘻嘻道:“下官霍陇,见过总督大人。”

    “霍同知来此,有何贵干?”方运问。

    霍陇面露尴尬之色,轻咳一声,看了看周围,道:“此事不宜宣扬,不如私下商谈。”

    “好。”

    方运说完进入院子,走到凉亭中坐下。

    霍陇不敢进凉亭,只是站在台阶下,深深一揖,道:“下官向大人请罪。”

    “哦?何罪之有?”

    霍陇直起身,无奈道:“下官受人所托,前来解释一件事的原委,但又不知当讲不当讲,所以提前请罪。”

    方运心思一动,问:“可是葛忆明所托?”

    霍陇毫不惊讶,无奈一笑,道:“大人料事如神,的确是葛忆明。葛公子知道贸然联系您过于唐突,于是便找上我,想要化解误会。”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