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643章 书法三境
    方运刚任总督几日,首先在岳阳楼作诗,之后以法司、刑司和监察院做试点,而后便解决造纸工坊之事,无论何种行动,都指向一个字,稳。

    象州不稳,则诸事无成。

    方运之所以微服私访,就是想寻找导致象州不稳的因素,然后解决,徐徐图之,待自己在象州彻底稳固,再把庆江商行和庆官等那些大钉子一一拔掉。

    所以,方运现在并不想动葛忆明,甚至可以说,先动葛忆明那是知县应该做的事情,把庆江商行在象州连根拔起才是总督做的事。

    但是,方运没想到自己不去找庆江商行的麻烦,庆江商行的小喽啰竟然主动找自己的麻烦。

    看到方运如此镇定,丘秀才越发气急败坏,道:“小小童生,竟然口出狂言,今日本秀才便让你知道,这象州,是我庆江商行的天下!动手,把他打残,然后让他蘸着自己的血写一首诗!”

    丘秀才说完,和所有人一起挥舞着拳头冲向方运。

    与此同时,张宗石与两个好友出现在巷子后方,张宗石的两个好友面露胆怯之色,但张宗石却大喝道:“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动手殴打童生!”说完冲过来帮助方运。

    可惜,张宗石离方运有十数丈远,未等走几步,以丘秀才为首的几人就已经冲到方运身边。

    “放肆!”方运只是微微张口,惊雷般的声音炸响。

    丘秀才愕然发现,眼前的小童生双目中突然生出浩荡天威,唇齿轻动便能搅动天地风云,整个人变得无比高大伟岸,仿佛占满视野,最后丘秀才有些眩晕,仿佛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看清眼前之人的全貌。

    随后,丘秀才看到眼前的世界如镜子破碎,只觉全身遭到撞击,喉咙一甜,喷着血倒飞出去。

    噗……

    包围方运的八个人向各处倒飞,有的撞在墙上,有的直直飞了数丈才落在石板路上。

    小巷之内,场面惨烈。

    丘秀才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但眼前很快一亮,恢复正常,发觉自己撞在墙上,全身发麻,遍体剧痛,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看到前方的小童生缓缓向自己走来。

    丘秀才的嘴角缓缓流着血,双目中充满惊恐,直到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此人绝对不是童生,而是文位极高之人,否则不可能一言引发天地元气。

    “唔……”丘秀才想说话,但身体却不听使唤,无法开口。

    方运伸出食指,蘸着丘秀才嘴角的鲜血,道:“这次被堵,躺下的是你们,所以我就不写新诗了,就把上次写过的旧诗,用你说的方式,蘸着你的血重新写一遍。”

    方运说着,用丘秀才的血,在对面书写。

    “春眠不觉晓……”

    字越写越浅,写到最后一个字,血迹几乎不可见,但是,每个字都有着奇异的力量,竟然仿佛立在墙面之上。

    在围攻方运的八个人飞出去后,远处的张宗石吓得止住脚步,呆呆地看着方运,直到方运写完第一句,他都没反应过来,也因为方运挡着,他不知道写了什么。

    在那五个字的对面,丘秀才先是一愣,随后眼中涌出无尽的恐惧,如同深陷泥沼中的旅人,心中彻底失去求生的意志。

    身为秀才,再蠢也知道这首诗的作者便是方运,再蠢也应该知道,除了方运,全天下没人敢说这是自己写过的诗。

    丘秀才突然想起之前的话,随后想起方运在济县的遭遇,当年,方运的确曾被柳子诚派人堵在小巷中毒打,而且是在童生试的前一天被生生打晕。

    直到现在为止,柳子诚和柳子智兄弟俩都是各地人族嘲弄的对象,污名仅次于计知白。

    丘秀才没想到,方运明明这么年轻,书法却已经晋升三境,字墨成骨。

    丘秀才怒急攻心,嘴角的鲜血流得更多。

    方运写完第一句,转身走到丘秀才面前,伸手戳到丘秀才的嘴角,蘸着鲜血微笑道:“为了让我写全这首诗,你特意多吐一些血,实在太客气了。”

    字墨成骨的力量让“春眠不觉晓”五个字立于墙上,在方运转身后,张宗石与他身后的两个人都看到这行字,想起之前方运说的话,全都愣住了。

    “这……他说《春晓》是他写的?莫非……”

    三个人目瞪口呆。

    随后,方运蘸着丘秀才的血,在墙上写完完整的《春晓》。

    丘秀才望着自己鲜血写成的《春晓》,心中充满悔恨,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总好过留下千年骂名。

    突然,方运无奈轻轻摇头,手中浮现济王印。

    一个恢宏的声音响起,与方运的声音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谁是我们的友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首要问题!”

    这声音带着莫大的威能,向四面八方传播,很快传遍全城。

    大多数人听到后只是觉得好奇,但读书人听到后十分高兴,一旦形成圣道之音,那巴陵城的地位就会有所上升,而且受到圣道之音的影响,巴陵城的人也会获得好处。

    只有少数读书人听出这是方运的声音,有的高兴,有的却不悦。

    之前方运去的那家酒楼原本十分热闹,可在这个圣道之音出现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这个声音好像不是那位方童生的声音,可他说的话,怎么突然变成圣道之音了?”

    “一般来说,只有一句名言在初次出现的时候,才会引发圣道之音,方童生明明更早说,怎么被别人抢了圣道之音?”

    “这里面有问题,诸位集思广益,说不定能发现问题所在。”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声音虽然不是方童生,但也有点耳熟?”

    “咦?说的是,这个人的声音的确有些耳熟,大家好好想想。”

    “我想起来了!是方虚圣!这个圣道之音的主人是方虚圣的!”

    “我明白了!那个方童生,便是方虚圣乔装易容而成!”

    “如果是方虚圣,那就说得通了!之前方虚圣只是与我等闲聊,没想到字句成金、一言圣道,为了防止暴露身份,所以利用圣庙的力量暂时压制,现在压制不住,所以外放出来。”

    “既然有圣道之音,那长江岂不是会出现龙门虚影?走,去看看!”

    酒楼中的人呼啦啦向外跑,酒楼掌柜的也兴奋地跟出去,但跑了几步,他突然停下,愣了刹那,然后发出杀猪般地尖叫。

    “都别走!把帐结了再走!”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