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623章 虚圣临江
    方运轻轻摇头,类似的事情太多太多。

    最让方运恶心的消息是,新历一百八十七年,一个象州人去庆国夕州的边江府做客,在称赞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而边江府的风俗是,已婚男子不能摸小女孩的头,于是惹怒当地人,被人打伤。

    象州邸报发布这个消息的时候,认为象州人去外地,要遵守当地人的风俗习惯。

    但就在前不久,一个象州泰合府的人去了景国江州大源府,大源府的人迎接他们,按照当地风俗赠送白色丝绸包裹的礼物,结果那个泰合府的人大怒,即刻回返象州,因为泰合府的习俗是送礼物不能用白色的东西包裹。

    象州邸报疯狂攻击景国人不懂礼教,认为对待客人就要尊重客人的风俗习惯,不应该把当地风俗强加给外地来客。

    方运每每想到这两条消息,就感到反胃。

    象州书写邸报的人,单纯用无耻和卑贱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

    方运即将成为诚意境大学士,所以毫不掩饰内心的情绪波动,承认自己厌恶这种事,甚至怀疑,自己即便成半圣听到这种恶心的事,大概也会皱眉。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方运的目光稍冷。

    方运飞行极快,渡过长江时,江水突然上涌,一阵阵莫大的威能向上冲击,但在方运感应到的同时,一股无形的伟岸之力瞬间镇封江中的力量。

    江水仅仅升腾一丈高便被压下,随后,百里江面被无数妖血染成红绿之色。

    方运面不改色,因为妖蛮不止一次在圣元大陆偷袭自己,但都被圣院或半圣轻易阻止。

    方运低头淡然看了一眼江面,目光掠过江水下的尸块残骸,再度抬起头,望向长江南岸的一座城市。

    那便是巴陵城,象州首府。

    方运又望向东南方,一望无尽的湖泊在天地间宛如蓝宝石,那便是八百里洞庭湖。洞庭湖中,甚至有长江蛟圣的一处行宫,每次蛟圣巡江,都会进入洞庭湖的行宫中歇息,尝一尝著名的洞庭湖银鱼和君山银针茶。

    巴陵城北面的城门打开,道路两侧站满身披盔甲手持旗帜的士兵,绵延十里。

    在长江岸边的巴陵码头,一艘船都没有,所有的船只无论大小都停留在远处较小的码头。

    方运扫了一眼,突然在距离巴陵码头一里之外停下,脚踏平步青云,舌绽春雷道:“你们亲自去把驱散的船只请回巴陵码头,我方运来象州,是为了让象州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来打扰他们生计!巴陵码头何时恢复正常,本官何时踏上象州的土地。”

    方运的声音传遍全巴陵府。

    在场的官员愕然,不同的官员表现得各有不同。

    那些支持庆国的象州庆官们有的惊讶,有的冷笑,有的皱眉,有的心生慌张。

    那些景官们则更多的是懊恼或着急。

    州牧董文丛忙道:“请方虚圣放心,卑职知错就改,定然不再扰民!”说完,董文丛用极为愤怒的目光扫过那些庆官,然后急忙和都督方守业去让船只回返。

    方守业轻轻向方运点了一下头,发现方运有回应,松了口气,急忙去处理。

    巴陵城中的百姓听到舌绽春雷后先是一愣,然后十分高兴,许多人放下手中的事,小跑着冲向城外的大码头。

    城中的一些老读书人轻轻点头。

    那些被驱赶到远处的船只上的人听到方运的话后,无比感动。

    “还是方虚圣好,那些象州的官老爷,根本没把我们当人看!说赶就赶,都几个时辰了?船舱的鱼烂了怎么办?”

    “我娘正等着俺卖鱼还钱给他买药呢。现在去不了大码头,没人来这里收鱼啊。”

    “怪不得他能当上虚圣,才学不说,单说他心里有咱们百姓,我就佩服!”

    “想想以前庆国那些大官,包括庆君在内,谁来了不是清江封路,怨声载道,谁比得过方虚圣?”

    “怪不得连许多庆国人都跑去宁安县,帮方虚圣对抗妖蛮!”

    “这种虚圣,俺认!庆国那帮土匪,老子不认!”

    “走,开船,拜见方虚圣!有方虚圣在,咱们孩子都能中进士,咱们的船舱都能装满鱼!”

    数以千计的大小船只纷纷启航,前往巴陵大码头。

    一些客船上载着各国的旅客,旅客们低声议论,纷纷称赞。

    许多人在船上向方运弯腰作揖,还有一些人跪在甲板上遥遥给方运磕头。

    董文丛在方守业低声道:“方虚圣果然不一般,咱们差点着了庆官的道!咱们习惯了大场面接待上官,可那些庆官随便动动嘴皮子,就能让方虚圣身染污名。”

    方守业轻轻点头,道:“我这侄子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咱们在官场军伍混迹这么多年,还不如他一个小娃娃,丢脸啊。方才我才明白他为何连面子都不给我等直接开口,庆官极可能会制造一些突发事件,比如让那些渔夫击鼓鸣冤哭诉鱼因为迎接方虚圣而死光,或者干脆让船上的人病死或落水淹死,然后把矛头指向方虚圣,让他一来就惹上一身骚。”

    “是啊,方虚圣就是一眼看出这点,所以干脆停在半空。不能怪他绝情,是咱们没做到。”

    “这哪里算绝情,他要是绝情,就直接舌绽春雷点你我名字斥责。”

    “我突然很高兴,在他手下当官定然能学到很多。”董文丛道。

    “他,本就和我等不一样。”方守业望着远处天空的方运,感慨万千。

    “当年你与他初见时,不会想到会有今天吧?”董文丛道。

    “当年我亲自上门找他,大概是我此生做出最正确之事,也是最重要之事。”方守业更加感慨。

    董文丛笑道:“不知道全景国……不,是全人族有多少人羡慕你。”

    “所以,我这个当伯父的,不能给他丢脸啊。现在倒好,今日给他惹上麻烦。”

    “你说,他会不会修习了传说中曾子的三省圣道?能‘吾日三省吾身’,发现一切与自己有关的问题,否则的话,怎会一到此地就发现问题。”

    方守业道:“不好说,我更相信,他并非是先发现庆官的阴谋诡计才如此,而是他从内心深处没有看低船夫等普通百姓,是真心不喜欢因为迎接自己而打扰到百姓,从让庆官的毒计失效。”

    “这……岂不是说他的境界甚至高于‘三省圣道’,达到‘至诚之道可以前知’的圣人之境?”

    “不好说,不好说啊……”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