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622章 象州邸报
    “卑职……依旧不明白。”董文丛更加疑惑。

    “当支持景国的象州志士被打成象州贼的那一天,当全天下都嘲笑象州有象州贼的时候,那就意味着,许多人会把打砸抢的罪名扣到所有……记住,是所有支持景国的百姓头上。那些本应该站出来支持景国的百姓,会后退,会闭上嘴,成为沉默的大多数,同时,会有更多的人继续嘲笑象州贼,嘲笑那些用实际行动支持景国的象州人,直到所有象州人都叛出景国。哦,我倒是忘了,你们这些官老爷,从来不在乎百姓如何,即便他们为了维护景国被庆国的奸细骂成象州贼,你们也不在乎。无伤大雅嘛,你们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嘛。”

    方运冷淡地说完,转身离开。

    董文丛望着方运的背影,满面焦急,象州百姓和象州贼什么的他不在乎,但他从方运的语气中感受到浓浓的失望,这让他心里如同被大石头堵住。

    方运通过月之门回到泉园,身体也由月光之体变回原本的身体。

    “你召集象州七品或以上的所有官员前往巴陵府,今日我要前往巴陵府,总督两州!”

    “卑职领命。”董文丛道。

    月之门关闭。

    “来人。”方运道。

    泉园的下人快步跑过来,而方运提笔书写,几息后写完一封信,习惯性地用口一吹墨迹,折叠起来放入信封。

    “把这封信送到皇宫,给太后殿下,就说等我从象州回来,再教小国君读书。”方运道。

    “小的明白。”

    方运命令自己的私兵自行前往巴陵府,然后给京城一些关系较好的友人都发了一些传书,说自己要前往象州,然后把一些必须之物收入吞海贝,脚踏平步青云,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象州。

    收到传书的姜河川等人愕然,没想到方运说走就走。

    在飞行的过程中,方运一心二用,一边警戒,一边思索象州之事,之后,从圣院直接调集近五十年的象州邸报。

    所谓“邸”,便是各府派驻在京城吏员居住的地方,这些人要把京城的大事记载下来,传回各府,于是便有了邸报。后来,圣庙力量完善,邸报便是朝廷官方向官吏定向传达的刊物,记载一国或一地之事。

    景国只有一国邸报,而庆国、蜀国和启国等大国因为州多人密,一份国家邸报难以涵盖到方方面面,为了让各地官员更好了解本地情况,所以还有州邸报。

    方运先看了一眼上个月的邸报,看到一个无比可笑的消息。

    那个消息开头便写着:“象州痛失庆江商行在圣元大陆第二大市场的地位,夕州重回第二”,随后,文章论述象州如何如何不行,夕州如何如何变好。

    庆江商行是庆国出名的大商行,经营书籍、文房四宝、佩剑、古玩和文宝等所有文人用品,庆江商行的大掌柜并非是世家子弟,虽然也算有背景,但家世在庆国只能算三流。

    庆国排名前十的商行,八家是世家主导,一家属于庆国皇室,庆江商行不过成立五十年,能位列其中,即便许多实际产业不属于庆江商行名面上的大掌柜,也足以体现其强大。

    庆江商行的大掌柜人称葛百万,以秀才之身周旋于庆国上层,创立起偌大家业,是人族最传奇的人物之一。

    方运特意看过他的传记,虽然这人主要发迹手段是官商勾结,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很有手腕,远超常人,是极为厉害的人物。

    方运瞪大眼睛看了好几遍,难以想象这份邸报是出自景国人之手。

    这个消息的开头乍一看没什么,但用通俗的话重新解释一遍就是:庆江商行竞争不过象州和景国的其他商行,在象州的收入大减,导致庆江商行在象州的收入排在各州第三,次于庆国的夕州。

    在这份景国象州官方的邸报上,庆江商行简直成了毫无瑕疵的伟大商行,不是庆国商行不行,是象州和象州人无能导致买这个商行的货物少了,所以落后夕州。

    方运看了一下写这个信息的人,轻轻点头赞道:“舔得一手好腚沟,没想到我象州竟然有如此大才,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他,看看一个人怎么能贱到这种程度。”

    但是,方运的面色很严峻。

    在象州官方的报纸上,出现贬低象州却捧高他国商行的消息,这是极为严重的问题,因为象州的许多官吏或实权人物都会阅读这份邸报,看多了,稍加不注意,就会被这种消息影响。

    若是得知真实事件,正常人应该感慨庆江商行不行了,但看了这条消息,大多数人若不仔细思考,定然会觉得象州不行了,象州不如夕州。

    方运心知肚明,写消息的那个人当然不会卑贱到这种程度,而是故意攻击景国,所以即便遇到对庆国不利的事,也能用春秋笔法写成有利于庆国。

    圣庙以传书形式把邸报发送到方运的官印中,方运则把里面的传书送入文宫,然后让奇书天地吸收,凝聚成一套名为《象州邸报》系列丛书。

    象州邸报每一份都有数万字,每五天一份,方运选了五十年的邸报,一共三千六百多份,方运仅仅用了一刻钟便快速通读一遍,经过对比,发现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

    每当景国发生灾难,象州的邸报就会说这是**,是众圣的愤怒,是罪恶土地才能发生的事,可每当庆国发生灾难,象州的邸报马上像死了爹妈一样为庆国灾民祈福,只字不提**或众圣愤怒。

    当年景国国力较差被庆国乒,象州的邸报就嘲笑景国人懒如蜗牛,不知努力,当近年来景国飞速发展拼命追赶强国时,象州邸报继续嘲笑,说景国人只认钱,只知道追求变强却忘了等一等良心。象州邸报从来不说,无论是景国还是那些强国,只有付出足够大的代价才能变强,万界永远没有完美的事。

    当年景国文人不强,象州邸报讥笑景国文人是无能废物,被吞并国土被其他国家或妖蛮欺辱是活该,现在景国出了一个方运,不断展示强大的力量,象州邸报又在酸溜溜说景国再强大又如何,反正也不能反攻妖界,反而会让其他国家感到威胁,反而让友邦惊诧,不如回到那个让他国人放心的时代。

    象州邸报从来不说,正是方运的存在,更多的景国人晋升文位,更多的景国人生活安定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