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607章 择英院之争
    圣元大陆,孔城,倒峰山,圣院。

    择英院的正殿中,九位大儒与众多大学士在座,如同日常工作一般,继续讨论四大才子之首的人选。

    之前每位大学士都来,但现在,只有十九位大学士,少了小一半,皆因许多大学士已经厌倦了冗长的争执。

    圣院从来不是一个高效率的地方,但是,此次的四大才子评定,绝对突破了圣院的下限。

    清晨的时候和往常一样,诸位大儒或大学士各说各的,一部分人不断吹捧雷重漠,几乎把雷重漠吹成接近衣知世或方运的贤良,另外一部分人不断打击雷重漠,反反复复揭雷重漠的老底,若雷重漠在这里,在去战界前就已经被气得文胆炸裂。

    还有一部分人当和事佬,希望双方各退一步,但双方并不相让,一方必须要雷重漠担任四大才子之首,一方宁可选最不出名的大学士也不让雷重漠担任。

    到了下午,双方似乎争出真火,开始争论起来。

    礼殿阁老云骆轻咳一声,众人立刻闭嘴,云骆是择英院中最为保守之人,他很少说话,但因为身为礼殿地位最高的阁老,每当他说话,所有人都必须要给予足够的尊重。

    评选四大才子,礼殿的意见最为重要,若礼殿不通过,即便东圣施压都没用。

    “四大才子,首重才,诸位可有异议?”云骆道。

    众人轻轻点头,无人反对。

    “但,四大才子之首,当首重德。都说德才兼备,可有多少人说才德兼备?风城绝有大才,妖皇有大才,万界各族都有大才,但配上‘德’的异族,并不多。”

    云骆说完,大儒雷廷真忙道:“云先生以妖蛮逆种为例,未免过于极端。既然是评选四大才子之首,定然是首重才,毕竟我等选的不是‘四大德子’。论才,四人之首非雷重漠莫属。”

    云骆抬了抬眼皮,瞥了雷廷真一眼,道:“哦?廷真兄这是承认雷重漠无德?”

    一些人暗笑,这云骆虽然是老实人,可也挖了一个陷阱,雷廷真太过急切,一疏忽便跳了进去。

    雷廷真知道自己中了语言陷阱,但依旧面色不变,接口道:“老夫话未说完,即便是选‘四大才德之首’,雷重漠依旧可以胜任。德有大德与小德之分,云先生岂能不知。”

    “请廷真兄赐教。”云骆虚心请教,有君子之姿。

    “何为小德?《易经》云‘君子进德修业’,此德为‘德行’,你我平日之言谈举止、处事待人,都要有德行,否则便会被认为无德。这种德,便是私人之德,乃是小德。重小德者,是私之君子。”

    “何为大德?《史记》记载‘刻石颂秦德’,秦有何德?可曾待人友善?可曾轻言慢语?可曾步步守礼?皆不曾。秦之德,在车同轨、书同文、行同轮,度量衡,救万民于水火之中。此非君子之得,是国之恩德,人族之大德。重大德者,是公之君子。”

    “老夫以为,一个人,纵然小德有瑕,但大德无亏,便依旧是谦谦君子,依旧是有德之人。且不说雷重漠私德如何,只说他的大德,与龙族联姻,铸就蛟龙文台,皆有功于人族。纵观其余三位才子,有何大德能与雷重漠相提并论?”

    雷廷真说完,许多人沉默不语。

    突然,云骆低头,似是伸手去触摸官印,面色出现细微的变化。

    在场的都是大儒或大学士,一切细节都瞒不过他们,众人都十分好奇,是什么事能让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儒云骆为之改变。

    随后,许多人发现,医家大儒张藏象也突然低下头,似乎在看传书。

    数息后,张藏象突然轻叹一声,道:“老夫同意雷重漠为四大才子之首。”

    众人大惊,张藏象极为推崇方运,而雷家又与方运敌对,所以他一直反对雷重漠担任四大才子之首。

    一位景国出身的大学士刘白洛忍不住问:“藏象先生可否说出原因?”

    张藏象眼中闪过一抹怒色,看了一眼雷廷真,然后长叹一声,道:“当年老夫欠下故友一份大人情,今日,故友之子传书于老夫,老夫不得不还这个人情。”

    众人一愣,齐齐看向雷廷真,雷廷真面不改色,悠然自得。

    “雷家人简直是一帮老鼠,蝇营狗苟,下贱下流!”年过八十的刘白洛忍不住骂道。

    雷廷真看都不看刘白洛,道:“有人当众侮辱虚圣家族,老夫以为,此人无才无德,当逐出择英院。何人反对?”

    怪异的是,所有大儒都没有反对,众人这才发现,不止张藏象与云骆看过传书,战殿阁老何琼海也在看传书。

    无人反对,一股强大的力量降临,把刘白洛驱逐出择英院。

    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雷家这些天一直在暗中运作,已经找到云骆、张藏象与何琼海三位大儒的弱点,并使用针对手段。

    许多大学士无比愤怒,但敢怒不敢言,现在事情未分胜负,若是像刘白洛一样冲动,等于白白便宜了雷家,不如先等待,若是最后无力回天,再大骂雷家泄愤不迟。

    数息后,雷廷真看向何琼海,微笑道:“何兄,关于雷重漠当选四大才子之首,你意下如何?”

    何琼海沉默许久,缓缓道:“一些旧友或许知道,老夫年轻时因一时挫折而放纵数年,声名狼藉,后得南圣陛下指点,幡然悔悟,浪子回头。今日,当年老夫误伤之人发来传书,老夫思索良久,当年之错,今日偿还。只是,雷重漠此人绝非善类,此人若当选四大才子之首,老夫便自我流放两界山,永不回圣元大陆。”

    众多大学士面露悲色,心中没有怪张藏象与何琼海临阵倒戈,因为谁都犯过错、都欠过他人人情,只要没有做出大奸大恶之事,只要洗心革面,即便不称赞,也没有理由指责。两人干脆利落地说出自己之事,反而值得敬佩。

    尤其是何琼海,此人是战殿大儒,脾气暴烈,不知杀过多少妖蛮,年过百岁入战殿尊享阁老之位,其实算是养老,也是圣院的褒奖,可就是这样的人,却被雷家逼出圣元大陆,年过百岁还要去两界山死战。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