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78章 书山之巅!
    “这……”方运露出迟疑之色,心中似乎陷入挣扎。

    “怎么,你想反悔?若不是我等出手,你早就在楚国被害死!”雷廷真面色如冰。

    方运长叹一声,眼中隐隐闪过一抹悲愤与痛苦之色,道:“罢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另外,我只与方虚圣争文名,若要让我做其他事,宁死不从!”

    雷廷真面色缓和,道:“自然。”

    “能否不用卑劣手段,我想堂堂正正文压方虚圣!”方运昂首道。

    雷廷真冷笑道:“战场无父子,杀敌不分卑劣或高尚。”

    “在下明白了。”方运道。

    “你明白便好。不过,希望你能记住,反悔的代价,你无法承受!”雷廷真的目光如刀,落在方运身上。

    “你放心,我绝不会反悔。”方运道。

    “那便好!告辞!”雷廷真的神色与来时大不一样,与谷俱悟离开。

    方运露出神秘的笑容,继续读书。

    到凌晨四点,方运放下书本,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方运自然醒来,感觉睡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觉,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无比舒坦。

    方运睁开眼,愣了一下,急忙起身。

    方运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两界山的营房,而是在第九山的起始处,身后是一条锁链与第八山相连,而前方依旧是一片迷雾,看不透第九山上到底有什么。

    书山老人浮现在前方。

    方运恭敬地作揖,然后道:“敢问老先生,在下是否已经通过第九山?”

    书山老人微笑点头,目光里满是赞许。

    “呼……”方运长长松了一口气。

    整个第九山的难度,堪称冠绝书山,无论是获得珠江军的军权还是对抗楚王,无论是在两界山鏖战还是获得最终的胜利,对任何人来说几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考验。

    方运做到了!

    “再一次进入书山,感觉很好。”方运脸上浮现怀念之色,这第九山的考验已经过去一年多,之前并没有想到会如此之久。

    书山老人微笑着说:“不错,诗词不错,表现亦不错……”

    “修身之道,重在己身,孔圣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你的修身之道,未必至诚,但亦自诚。”

    “齐家之道,在亲亲,在纲常。张家家破人亡,子视父如仇,父致子陷十年牢狱之灾,人人唾骂。你能重新教子,振父纲,又能立珠江军旗于两界山,续人伦,救父名于水火,乃是至善,齐家有道。”

    “治国之道,周公假王,管仲尊王,实为革新。宁安之变,胜洛邑之变,胜春秋易主,其后千年,宁安当为万界源流。”

    方运微微低下头,一言不发。

    周公曾把周朝国都丰镐改为洛邑,而管仲曾辅佐齐桓公称霸春秋时期,书山老人认定,方运在宁安城对人族的贡献,比周公对周朝和管仲对齐国的贡献更大,未来人族一切的进步,都将起源于宁安城。

    “天下万界,非圣元一处。对内,行王道,对外,当行霸道!宁安城中,王道昭彰;两界山上,霸道尽显!是以平天下。九山,实为一山。”

    “先生谬赞,学生愧不敢当。”方运垂首低语。

    书山老人微笑道:“莫要妄自菲薄。去吧,去接受第九山的奖励与……使命吧。”

    方运微微一愣,发现书山老人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笑容消失,双目如监天之眼,虚虚空空,面色如万古之相,渺渺茫茫,身无金光,天无异象,却好似显圣。

    方运正要说什么,第九山上的浓雾突然猛地扩张,将他淹没。

    方运只觉自己被无形的力量推进浓雾,不断向前直到冲破浓雾,就见前方有一座巨大的圆形古朴祭坛,祭坛之上浮现微型的圣元大陆,一切分毫毕现,惟妙惟肖。

    一道白炽光芒直冲云霄。

    随后,一声声苍茫之音、亘古之语响起,方运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祭坛与神光,面色变幻,最后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喃喃自语。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天地突变,一颗星辰遥遥坠下,直冲方运眉心。

    “每次都……”

    方运一闭眼,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方运睁开眼,立刻神入文宫,看着一颗新的文宫灯火,面带喜悦之色。

    文宫墙壁上,多了一盏较大的灯火,那便是书山第九山的最终奖励,无上文心,一心二用!

    孔家秘地之中,方运得才高八斗。

    学海之中,方运得才思泉涌。

    天树之中,方运曾得残缺的一心二用,现在,方运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

    四大无上文心,已得其三。

    除却孔圣与六位亚圣,无人曾得三颗无上文心。

    即便是孔圣,也未得第四颗无上文心。

    方运缓缓深呼吸,睁开眼,发现自己依旧位于第九山上,而第九山大多数地方依旧被白雾笼罩。

    方运望着白雾出神,脑海中不断浮现之前所见所得,双目越发明亮。

    书山老人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书山完结,你要去何处?”

    “回楚国,主持公道!”方运的声音斩钉截铁。

    “而后呢?”

    “入战界,诛雷重漠!”方运的声音更加坚定。

    “你可是堂堂虚圣。”

    “虚圣亦有怒目时。”方运淡然道。

    “那老夫便送你去楚国荆州。”书山老人道。

    “另外……借我《易传》一用,我想以张龙象的身份,最后看文界一眼。”

    “你离开文界,便是恢复真身之时。去吧。”

    “多谢先生。”

    方运说完,只觉身体被强大的力量包裹,眼睛一眨,发现自己坐在楚国国都荆州城珠江侯府的书房中。

    方运轻声一叹,颇为留恋地环视书房,推门而出。

    门外,隆冬腊月,冰天雪地。

    窗前,寒梅正红。

    家丁看到方运,惊喜万分,正要说话,方运却用舌绽春雷传声张府。

    “本侯回府,不得声张。来人,备马……算了,准备一辆普通的马车,我要四处走走。”

    “小的这就去准备!”

    仆人备好马车,方运正要登车,低头看了一眼身上扎眼的青衣大学士袍,走上马车,换上一套寻常的蓝色布袍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