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52章 杀人如草不闻声
    巨象军几乎全军阵亡,意味着人族重夺优势。

    许多读书人在兴奋之余,最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战诗,因为这种战诗兵将第一次在人族中出现。

    张青枫微笑着舌绽春雷道:“侯爷,现在可以公开了吧,末将可是亲眼看到,您的诗页之上,有原作宝光和传世宝光!”

    界山城墙上的所有人一愣,随后恍然大悟。

    祺山军一干读书人却面无血色,人人都清楚一首诗有原作宝光与传世宝光意味着什么。

    方运身穿青衣,脚踏白云,徐徐下降。

    许多人微微低头,恭迎他回返。

    兵家大学士白继祖笑道:“杀得痛快!一战功成,也就不需隐瞒,诸位直接去文榜或论榜便可看到。”

    “此诗名为《凯歌》。”方运面带微笑,说完便闭嘴,众人无奈只好拿起官印。

    大学士文榜与论榜之上,果然出现这首诗。

    很快,各处的读书人轻轻念诵。

    衔枚夜度五千兵,

    密领军符号令明。

    狭巷短兵相接处,

    杀妖如草不闻声。

    许多读书人几乎是一字一句慢慢读,徐徐体味,诵完全诗后,后背被冷汗打湿。

    “配合之前巨象军营地的那一幕,再读这首诗,我只觉杀气腾腾,好像被五千刺客包围。”

    “这首诗与寻常的战诗大为不同,没有直接描写战斗场面,但一句‘杀妖如草不闻声’让人汗毛竖立,两股战战。前两句是叙述,整支夜袭的大军军纪严明,完全处于秘密状态,然后五千大军口衔枚,如飞鸟一样在漆黑的夜里快速前进。后两句是写五千大军偷袭成功,进入敌人军营,在狭小的巷道之中展开近身搏杀,斩杀敌人如割草一样,干净利落,甚至听不到声音,意味着敌人在正式反抗之前,已经被全歼。这已经不是战斗,而是在屠宰。”

    “那近五十万妖蛮,的确就如同被成批屠宰。”

    “无声之凯歌,妙!”

    “我懂了……”一位翰林兴高采烈大喊,“这首诗应该是多相战诗!诸位大学士写完诗词后,诗页燃烧,但战诗兵将并没有出现,这是一种少见的‘藏诗’,之前也有过,就是可以推迟这首战诗的发动时间。是‘密领军符号令明’这一句形成藏诗的作用,‘密领军符’便是隐藏这支大军。这是第一种诗相。”

    众人轻轻点头。

    随后那翰林继续道:“这些大学士冲到巨象军近处,第二次书写这首《凯歌》的时候,应该激发了第一首《凯歌》的力量,然后利用唤兵诗的特性排兵布阵,让两个五千大军置放在一里外,接近巨象军。与此同时,他们从高空发起攻击,让所有妖蛮只注意到天空,没有注意到地面。这些战诗兵将在冲锋的时候,之所以不被妖蛮发现,是因为他们能隐身,而且速度快,这就是‘衔枚夜度五千兵’的力量。‘衔枚’可无声,‘夜’则如在黑暗中所以隐形,‘度’则是飞快。这是第二种诗相。”

    “至于第三种,在所有战诗兵将现身后,你们也看到了,他们身体的颜色随着周围环境变化而变化,如同变色龙一样,这是这些兵种额外获得的变色效果,是为第三种诗相。”

    另一位翰林接口道:“这支战诗兵将笼罩之处,战斗无声无息,我看,掩盖声音也应当是一种诗相。”

    “的确,这首战诗竟然有四种诗相,在正面战斗中只是普通的大学士战诗,在偷袭中用出,简直是神来之笔!从此以后,我人族大学士的战术便会因此增多。藏诗、隐形、变色、无声,许多战诗都有一种或两种,但四种诗相齐出,足以成为妖蛮的噩梦!”

    “哈哈,妖蛮就算攻到城墙之上,只要在它们后方或军阵之中使用这首诗,足以让它们大乱!”

    “主动偷袭之时,这首诗恐怕无往不利。”

    “关键这是传世战诗!我文界终于有了一首传世战诗!”王黎大笑。

    除了祺山军,其他各国的读书人面露喜色。

    六国联军的大学士本来觉得难堪,毕竟这次行动叫了各地上百位大学士,但除了战诗原作者没有叫任何文界大学士,这让他们感到受到歧视,不过,听到文界人终于创作出战诗词,他们还是很高兴。

    秦国的天水公遥遥向方运喊话:“张鸣州,文界大学士虽稍弱,但我们中有几人丝毫不逊于出战的一些大学士,为何西圣阁不派遣我等?”

    “天水公所言极是!如此盛举,我等却未参加,必然抱憾终生!”

    “我等心中不平啊……”

    各国读书人纷纷抱怨。

    方运先是无奈地看了苟葆一眼,然后向六国大学士诚恳道歉:“在下考虑不周,让诸位受委屈了。之所以没有让诸位参加此战,不是因为诸位实力欠缺,而是文界中有一些败类,西圣阁生怕他们临阵反水,只得严防。你们看,连我珠江军中的张青枫老将军都没参战,就是怕被某些人知晓,实属无奈。”

    这一招祸水东引让六国的大学士心神舒缓,他们本来就只为找回面子而已,现在方运给了台阶下,他们立刻冷冷地望着祺山军的大学士。

    “多亏张鸣州神机妙算,万一他真相信祺山军的那些人,最后或许会功亏一篑。”

    “说楚国大学士临阵逆种是瞧得起他们,以我之见,他们几人若是参战,必然会提前暴露战术,导致被妖蛮发现。”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若是没有他们,我等必然也会因为此战青史留名!”

    “无一伤亡,当着亿万妖蛮的面几乎全歼一支妖军,这等荣耀,足以百世流芳!”

    “算了,不说了,等换防后,我去两界山圣庙学习张鸣州这首诗。”

    “说到学诗,我看这几位楚国的大学士有何脸面学这首诗!”

    六国的大学士们不断冷嘲热讽,把心中的愤怒和不甘全部发泄到苟葆等祺山军身上。

    城墙之上各军将士望着祺山军,毫不掩饰脸上的讥讽或嘲弄,现在张龙象是人族大功臣,传世战诗的作者,身份已经大为不同,谁也不想看到他被苟葆攻击。

    祺山军的众多将士面红耳赤。

    人族刚刚获得巨大的胜利,逼得妖蛮停战,整个祺山军却成了笑柄,这让他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方运依旧淡然,对张青枫道:“明日再从兵部换五十架机关。”

    “是!”

    祺山侯面色微白,传世战诗所得军功,杀几亿妖蛮都难以企及。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