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33章 换鹅笔
    咚……咚……咚……

    两界山城头的战鼓响起,那苍凉悠长的鼓声,犹如火焰,让每个将士的血液沸腾起来。

    一位紫袍老者脚踏平步青云立于天空,手持一支金光灿灿的兼毫毛笔,毛笔除却金光,各处十分寻常,唯独顶端竟然有一只半透明的大白鹅正在拍打着翅膀,引吭高歌,似乎要用嘴去叼那些妖蛮。

    强大的文宝形成的灵物一般都是龙虎之类的凶物,而这支文宝笔形成的灵物却是一只鹅,看似有些可笑,但方运望着这支笔喜出望外,没想到一上两界山,就见到一件半圣文宝。

    书圣王羲之的三支圣笔之一,换鹅笔。

    王羲之极爱鹅,曾在会稽见一队漂亮的鹅群,找其主人想要买下。鹅主是一位老秀才,见是王羲之,也不要钱,只求王羲之亲书《周易》换鹅。王羲之应允,于是留下书成换鹅的佳话。

    换鹅笔甫一出现,只是发出照耀一丈范围的金光,在紫袍老者把换鹅笔举到的一刹那,白鹅振翅,方运仿佛看到,白色的两翼覆压三万里,天地为之一暗,令人窒息。

    随后,换鹅笔下落,方运心中一紧,本能感到危机,因为此刻的换鹅笔仿佛一座万丈高山从高空砸下,入地则地裂,入海则海空,这支笔若是落在两界山,整座两界山都会崩灭。

    笔落圣页,万星垂光。

    紫衣大儒被浓浓的星光包围,犹如天地之主。

    这支换鹅笔,仿佛吸纳万界星光化为诗篇。

    笔尖点纸,战诗瞬成,宝光连闪。

    出征诗《常武》。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

    南仲大祖,大师皇父。

    整我六师,以修我戎,

    既敬既戒,惠此南国……

    圣页燃烧,天空赫然铺开十万里半透明的战场,一位天子率领亿万雄兵,御驾亲征。

    十万里浩荡战场轰然炸裂,化为无数灿烂星光,如雨洒落,遍布两界山城墙。

    两界山城墙一段七万人迎战,十四万人备战,共五十段,总人数超过千万,不过刹那间,所有人获得出征诗的力量,所有人的身体瞬间变大,骨骼增强,肌肉鼓起,暗疾消失,力量变大。

    方运只觉身上的大学士服几乎要被撑破,轻轻握拳,感觉体内有无穷的力量在流淌,若是妖侯不使用气血之力,自己可以手撕无数妖侯。

    文界士兵们兴奋地看看自己,看看身边的人,文界得到的出征壮行效果和这里的简直有天壤之别。

    至少要童生的身体才能跟妖民比,秀才才能跟妖兵比,但现在每个士兵都感到自己可以跟妖兵对战而不落下风。

    方运微笑着看向那些吃惊的文界将士,若无这种力量,人族的普通士兵根本无法对抗妖蛮,更何况,这只是大儒书写,若是半圣亲手书写,普通士兵甚至堪比不用气血之力的妖将。

    感受体内的力量,城墙上的每个人都充满了信心。

    战诗临身,远比任何话语的鼓舞更有力量。

    城头的各军开始布阵,大都很相似,所有的士兵都离北面城墙三十丈,到时候这里会被战诗兵将填满。

    最靠前的士兵全部一手持盾一手持刀,他们之后是手握长枪的士兵。

    再往后,就是清一色的弓弩手,这些弓弩手身上都有佩刀,队伍的后方摆放着大量的长枪刀斧,一旦妖蛮逼近,这些弓弩手会迅速换武器。

    方运最后看了一眼城外冲锋的妖蛮,转身远离北城墙,脚踏平步青云,向大军的后方飞去。

    “布阵!”方运一边飞行一边下令。

    珠江军布阵一开始与其他各军毫无区别,最前面的士兵距离北城墙三十丈,其后是近战士兵,再之后是弓弩手。

    但是,和其他各军整整齐齐的弓弩手不同,珠江军的弓弩手分成两大军,两军之间有一定的夹角,形成近“v”字形。

    附近的各军将士诧异地看了几眼,随后轻轻摇头,不再管珠江军,而祺山军的众多将领忍不住哂笑。

    祺山侯苟葆正要开口嘲讽,但想起现在是战时,老实地闭上嘴,露出轻蔑一笑。

    一个祺山军将领低声道:“听说张龙象在珠城在研究阵形,前些天在两界山的校场也一直演练,本以为他只是研究,谁曾想竟然真敢用在两界山。看那些古地和圣元大陆将领的眼神,就像在看耍猴儿似的。”

    苟葆轻笑道:“他远比你看到的更蠢,你们看,各军之中,七万大军弓弩手只占四万,即便是以弓弩为主的无当飞军,也只有五万弓弩手,可是他珠江军的七万人中竟然有六万弓弩手。看看那些弓手,很多只是训练一两个月的新手。好在有壮行诗加持,可以掩盖弓手技巧方面的不足,否则的话,定然会成为笑柄。”

    “他成为万界笑柄无所谓,关键是别连累咱们。七万大军有六万弓弩手,万一妖蛮冲入阵营中,必将全军覆没,毫无还手之力。早在很多年前,各军就试过这种极端的方式,但血一般的事实告诉我们,凡是比例失衡的大军,都会成为妖蛮的突破口,然后被灭军!”

    “老夫以为,珠江军坚持不了三天!”

    “三天?您太高看张龙象,我看,最多一天半!”

    方运平静地看着城北的妖蛮迅速靠近。

    六万弓弩手排列好阵形后,靠前的弩手只是进行准备,而靠后的弓手已经开始拉弓。

    读书人将校均匀散布在各处,在弓手搭弓的时候,他们开始纸上谈兵,书写各自拿手的强弓诗。

    数息之后,就见城墙之上各式各样的光华闪烁,那些光华落在弓弩手身上,随后,他们碰触的弓弩箭矢也多了极淡的光芒。

    每一支弓弩手大队,都由一位举人统领,每一位举人都在使用舌绽春雷下达命令,他们准确控制舌绽春雷的范围,相互之间不干扰,让每一个士兵都可以听到清晰的命令。

    “取箭!”

    “挽弓!”

    “扬弓!”

    随后,各军之中负责测量的工家读书人手持鲁班尺,配合十几位善射之人射击测量距离,宣布距离和射击角度,由各军军官传达。

    “试射!”

    嗖嗖嗖……

    漫天长箭飞射长空,在强弓诗等各种战诗词的力量下,这些长箭仿佛视空气如无物,飞到最高点后,凭借战诗的力量,开始以更快的速度向下方落下。

    大多数长箭落在五里之外!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