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27章 无休无止
    仅仅一瞬间,三万四千人族将士死亡!

    城墙上的妖王蛮王站稳后,身后各浮现一尊妖蛮半圣的虚影。

    两百二十三头妖王蛮王,想同时发动圣相之击!

    它们若是得逞,至少可灭百万大军,所有大学士都会阵亡。

    但是,在它们凝聚足够的力量前,人族的攻击已经抵达。

    所有读书人的唇枪舌剑都杀向他们,所有的机关都瞄准它们,所有的大学士文台攻向它们。

    三百架一直没有动的大型机关突然同时启动,整整三百根六尺粗、两丈长的铁柱被强大的机关弹射而出,携带恐怖的冲击力突破音速。

    这些铁柱的前端,被雕刻成牛头的模样。

    过半的妖蛮诸王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躲开如此近的攻击,它们如同被巨木砸中的野兽一样,惨叫着被撞飞到城外,在发动圣相之击的时候,它们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强横的冲击力。

    这些妖王蛮王大口吐着血,但除了少数几个倒霉鬼被击碎心核或头颅,大都只是伤而不死。

    也就是在粗大的铁柱展开撞击的时候,第三轮光铁毒箭出击。

    还有七十九头妖王蛮王留在城墙之上,他们的圣相之击马上就要形成,但是,大量的光铁毒箭、唇枪舌剑与文台攻击将它们淹没。

    最后,仅仅有五头巅峰妖王发出了圣相之击。

    就见两界山城墙之上有五处地方如同星辰撞击、山河崩塌,狂暴的气血力量爆开。

    三位大儒突然出手,没人看到他们用了什么手段,就见五道圣相之击都被压制在十丈范围内,而那五头妖王十丈之内的人族早就被杀死。

    轰轰轰轰轰!

    五道圣相之击连爆,力量没有向四面宣泄,血红的气血之力如喷泉一样直上云霄,冲到五百余丈的高空,如烟花四散,残酷而美丽。

    但是,一头濒临死亡的狼妖王趁大儒出手的时候,突然暗中发动圣相之击。

    它的狼爪携带无尽凶威,拍击在城墙的地面上。

    城墙的地面毫发无伤,但是,恐怖的力量沿着城墙的地面蔓延,瞬间遍布方圆百丈内。

    它所在的地方正是人族大军较为密集之处,百丈内整整有两万人!

    就见方圆百丈内突然化为血色湖泊,湖泊内的两万人被莫大的力量束缚,随后,众人看到,那两万人齐齐爆开,整片血色湖泊也随之炸开。

    界山城墙的上空,下起了血肉之雨,迸溅在众多将士身上。

    有人被溅了一脸血,有人的脖子上挂着肠子,有人被飞来的断拳打在脸上,还有人被手指戳瞎。

    一些血肉落在珠江军新兵的身上,新兵们当场大吐,可之前吐得太多,什么也吐不出来,只能干呕。

    妖蛮的攻城还在继续。

    众多士兵扔掉粘在身上的同袍血肉,继续杀妖蛮。

    操控那些机关的工家读书人不断叹息,随后一边交谈一边动手处理机关。

    “那些‘飞撞铁牛’果然强大,不追求多强的杀伤力,只要撞飞妖王蛮王即可,足以让它们在短时间内无法继续攻城。一块废铁换妖王蛮王受伤,很合算。”

    “这种铁是不要钱,但你们看看发射的机关,过半已经出现破损。幸亏有方虚圣设计的强大机关部件,否则的话,这些飞撞铁牛的速度根本不足以撞飞妖王蛮王。”

    “为了妖王攻城,咱们也算准备了不少手段,可最终还是有五头妖王漏网。若没有三位大儒出手,它们的圣相之击能杀死十几万士兵。”

    “此次差不多杀死三百头妖王蛮王,也算是大捷。”

    “人死的是不多,可加上光铁毒箭和机关的消耗,也不算大捷,只能算小胜。”

    “快点下令,让各军捡回光铁箭,光铁可是真正的神物,今天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真是让人心疼。这也得感谢方虚圣,多亏他提供那么多光铁,不然此次最多只能发射一半数量的光铁箭,仅今天就可能多死一百万人。”

    “唉,光铁毒箭虽好,可数量有限,制作缓慢,若是妖界真铁了心攻城,圣院的光铁毒箭恐怕只能坚持一两个月。没了光铁箭,人族的伤亡会加重十倍。”

    工家的读书人埋头检查、修理或调节机关,而城墙上各段的大军快速寻找光铁箭以及妖蛮诸王的尸骸,这些都是宝贝。

    至于那些飞到城墙外的光铁毒箭,谁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妖蛮抢走,送回妖蛮城中。

    妖界最恨光铁毒箭,因为这是能威胁王者的力量,哪怕妖皇被足够多的光铁毒箭击中,也会死亡。

    方运扫视那些机关和工家人,界山城墙上的机关大小种类不同,有上万台,而操纵这些机关的工家之人超过五万。

    上万台机关杀死的妖王蛮王远远多于城墙上的百万大军,方运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人族在这些机关上的花费,足以供养数亿大军,这些机关毕竟集合了人族各家的力量。

    战斗还在继续。

    不断有妖蛮冲上城墙,不断被杀,也不断有人族被杀,尸骸被迅速拖走,但地面的鲜血却无人打扫。

    城墙地面有可以供雨水流动的沟槽,而现在,被凝固的血液填满。

    城墙上的血腥味越发浓烈。

    正在城墙前端作战的士兵仿佛闻不到,不为所动,而数百万文界士兵却被强烈的血腥味冲击得反胃,不停呕吐,一些人想捂着鼻子,但被文界司的人严令禁止。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到了深夜,而城墙上的大军也已经换防,第三轮换防的士兵刚刚登上城墙。

    “文界士兵,就地入睡!”文界司的人舌绽春雷,发布命令。

    众多将士一愣,然后很自然地看了看四周,没有帐篷,没有被褥。

    军令如山,没有人反对,于是将官开始督促手下的士兵睡觉。

    文界士兵们低声抱怨着,运气好的背靠城墙的南端睡觉,运气不好的,只能躺在城墙的地面,蜷缩身体枕着手臂或随身的物品。

    上百万士兵在界山城墙上席地而睡。

    城墙北面的战斗永无止歇。

    人族的喊杀声,妖蛮的怒吼声,战诗词的破空声,刀枪撞击声,机关的运转声……

    明亮的文曲星与妖月,刺目的血腥味,而最让士兵们无法放心的,是随时可能杀到城墙的妖蛮。

    没人知道妖蛮何时会冲到熟睡的大军之中大肆杀戮。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