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23章 妖蛮巨石
    方运与苟葆之争暂时平息,除了珠江军,各军之前都有老兵在指点。

    珠江军的将士们静静地站在校场之上,显得有些落寞。

    午饭之后,十四支大军在文界司人员的带领下,向城墙走去。

    走到城墙下,抬头仰望,众人才清晰感受到界山城墙的高大,不过看了几眼,脖子就发酸。

    城墙之上不仅有升降机关,在城墙下端,还有许多大门。

    屈铜对方运附近的将领道:“非战时,我们可以乘坐升降机关上城墙,但现在上面正在战斗,我们只能走城墙内部的楼梯。”

    随后,走在最前面的秦国大军改变队形,以三十人为一排,进入一道大门。

    十四支大军陆续改变队列,开始缓步奔跑,进入不同的大门。

    整齐的跑步声出现在城墙之下。

    脚步踏在地上,也踏在每个士兵的心头。

    跑步踏地的声音在别人耳中并无特别之处,但在这些士兵听来,这是让人心安的声音,意味着自己还活着,意味着兄弟们都在!

    方运等将领早就下了马,一起随着士兵奔跑,不多时进入城墙下的大门。

    城墙之外十分明亮,进入大门的时候,眼前变得昏暗,跑了几步,方运才适应。

    门后两侧是通往城头的阶梯。

    屈铜道:“前面一军从左面上楼梯,我们向右拐。”

    方运向右转,看到一道长长的石梯直通上方的城墙,目测阶梯约有三十度夹角,意味着整条楼梯长四百丈,差不多有两里半。

    爬两里半的阶梯对普通人来说异常艰难,但所有将士一直保持小步奔跑。

    石梯两分,中间是平滑的斜面,可以在升降机关繁忙的时候运送货物。

    两百余万大军分别进入不同的大门,攀登不同的楼梯。

    不多时,方运看到前方的出口,但和所有人一样,面色变得格外沉静。

    方运原本预计出口处会和界山城墙南侧一样,阳光明媚,晴空万里,但怪异的是,前方连通城墙的出口处,根本不是明亮的阳光,而是非常灰暗,好似有乌云压顶,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同时,一阵阵腥臭的气味从入口处向楼梯内蔓延,方运好似看到一条暗红的血河冲刷而下,眨了一下眼,才发现只是错觉。

    那些腥臭的气味钻进鼻子里,在喉咙中滚动,犹如棉絮糊在嗓子里,让人嗓子发痒欲吐。方运只是心念一动,凭借大学士的力量,把这种气味挡在外面。

    “呕……”

    前方的士兵一边继续攀登楼梯,一边不断干呕,很快,有人把午饭吐了出来。

    就见这阶梯之上,成千上万的士兵开始呕吐。

    方运扫视前后的士兵,发现华阳军与尚武军的老兵们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而屈铜与解炳知两个举人脸上带着同样的微笑。

    随后,方运看到不仅是普通士兵在作呕,一些童生甚至秀才也开始呕吐。

    那屈铜舌绽春雷道:“为了节省,不得用才气和文胆之力阻挡外界气味!”

    那些举人、进士和翰林不得不收起才气或文胆之力,随后这些人直皱眉头,有一个举人竟然没忍住,也开始呕吐。

    方运这才明白为何文界司不让新兵在三天内战斗,而是要新兵在城墙观战三天。

    前面的士兵一边干呕一边跑,不多时,方运冲出楼梯,正式踏上两界山的城墙。

    方运一边前行,一边环视周围。

    界山城墙的东西两侧,是两座高耸入云的黑色山峰,而上空却极为怪异。

    两界山南边的天空晴朗湛蓝,一轮太阳当空高挂,但北面的天空却被一颗奇特的血月占据。

    血色的光芒与阳光交织,再加上各种奇异的力量影响,让天地淡红色的薄雾笼罩。

    在看到血月的一刹那,方运便知道,城墙之北是妖界。

    界山城墙宽达一里,长达百里,就见数不清的机关一字排开,巨石乱抛,粗箭飞射,机括的声音犹如雷声轰鸣,连绵不绝。

    嗖嗖嗖……

    在机关与城墙边缘之间,散布百万大军。

    刀枪如林,箭如飞蝗,战诗如雨,或杀向刚刚冲到城头的妖蛮,或落在城外,攻击城外的妖蛮。

    数息之后,方运看到,数百个巨大的黑影从城外飞到半空,向城头飞来,与此同时,大量的读书人改变攻击方向,攻向那些黑影。

    方运定睛一看,每一片黑影都是数以百计的妖蛮连在一起,意识到它们是被妖界机关抛上城墙!

    方运愕然,这是传说中的‘妖蛮巨石’,之前只是在书中见过,可亲眼见到妖蛮被当作巨石抛上城墙,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大部分妖蛮巨石被守城的读书人或机关击溃,可有十几个妖蛮巨石即将落在地面。

    在落在城墙之前,每个妖蛮巨石分为数百个体,扑向最近的人族。这些妖蛮由妖帅与妖将组成,偶尔夹杂着妖侯,一落地就掀起腥风血雨。

    “杀啊!”手持长枪刀斧的士兵们大声喊着,冲向落在城墙的妖蛮,配合其他读书人以最快的速度围杀这些妖蛮。

    这些落在城墙的妖蛮很快被灭杀,但短短的数十息内,为人族造成数以千计的伤亡。

    那些新兵全都看呆了,完全不敢想象妖蛮会用这种疯狂的攻击,若是换成人族,不要说攻击,全都会摔死。

    在这一轮妖蛮巨石出现后,新的妖蛮巨石迟迟没有出现,方运暗暗松了口气,早听说妖界的机关远不如人族,这种机关每抛出一次妖蛮巨石,必然会有零件损坏,需要换新的机关才能继续抛射,非常耗时。

    一轮激战过后,城墙上的血腥味更浓,数不清的新兵捂着嘴和鼻子。

    方运沉着脸,珠江军中也有新兵老兵,新兵呕吐实属正常,可那些杀过蛮族的老兵,竟然被两界山城头的血腥味刺激得呕吐,说明这里非同寻常。

    方运扫视城头,突然明白之前尚武侯之前说的“血城”在何处。

    这里,就是血城。

    大量的血迹渗入组成城墙的岩石之中,整座城墙都被干涸的血液覆盖,每一处都红得发黑,那些血腥的气味,大都源自这些干涸的血液。

    方运眨了一下眼,只觉城墙之上所有人都被血色的薄雾笼罩,每一个人都杀机澎湃。

    城头血气,直裂云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